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章:1.2 彼岸の花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3章1.2 彼岸の花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对宗教没有热情,但恰恰是它构成藏文化的主要部分。我们去了布达拉宫,这是达赖喇嘛的驻地。随着颂经声,苦苦地追寻另一种我感知而又无法预知的回音。在布达拉宫外围狭长的转经廊里,我默默地注视着围墙上挂着的被信徒们抚摩得光铮铮亮晶晶的经桶,它在终年不断咿咿呀呀地轮回信徒们的快乐和痛苦;几个僧侣在围墙边打坐,几个老者手里摇着小巧的转经筒,口里念着“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还有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朝觐者,正在一丝不苟地三步一仆伏地绕着布达拉宫叩行……那一脸的虔诚,达到旁若无人的境界,着实令人感动。

当我登上布达拉宫陡峭回转的天梯的时候,一种攀天的感觉油然腾升。四周是拉萨河谷地带,外围是延绵起伏的山峦,布达拉宫是这河谷地带崛起的一座山峰,一镗天梯。狭长回转的深宫内,酥油灯在幽幽地闪烁着灵光,像守护神的眼睛在神秘地注视来者;映入眼帘满目皆是鎏金的佛像,千姿百态、层层叠嶂分不清彼此,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酥油味,令人有呼吸窒息、血液凝固的感觉;又如时光倒流,进入了一个古老神秘的异域宫殿,让人迷茫,这人世间还有这般的神殿?

还在恍惚中,我又被带到了文成公主主持搭建的大昭寺中,在香烟缭绕游人密集的门口,依旧有很多匍匐叩拜的信徒,我感受到他们在以一种超越自我的方式寄托今生的愿望。

在大昭寺幽暗的殿堂里,我踏在粘着酥油痕迹的地板上失去了方向性地神游,一不留神就碰在柱子上,伸手一摸,也是粘乎乎的酥油,这里是充溢着酥油味的神像世界。我在似懂非懂地听着一个喇嘛释经,讲述人生的修行和生命轮回的意义。这位身穿紫袈裟的喇嘛很年轻,普通话讲得不错,“人生就是苦海,苦海无崖,一切苦的根源是人的贪念和欲望。只有在觉悟中修炼和修行得以轮回才是解决苦恼人生的途径”这个喇嘛在循循诱导人们。

轮回?我突然有所悟,走上去问他,“什么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红黑浓艳?”

他转头看我,有转瞬的错愕,既而答道;“传说中的引魂之花——彼岸花。它生长在三途河岸边,花香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此花只开于黄泉,在那儿就绽放着这种妖异浓艳得近于红黑色的花朵,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听罢,我不语,觉得心底有一丝酸楚在扩大,连忙跑出大殿,重新看到头顶的蓝天,我长出一口气,那种窒息的感觉渐渐消散。

那个喇嘛也走了出来,在我身后说:“你回来了吗?”

我回头,一脸的不解,他摇头:“忘情水应该喝,喝了才不会痛苦。”说完他走了,我愣在原地,久久不语。这里一定有什么故事发生过,且与我有关,这种感觉很强烈,却又无奈。

第三天清晨,我们在星光中出发了,去阿里经过日喀则,我们当然不会放过那个有世界上最多高峰聚集的地方。从拉萨到日喀则,当天可以到达。我们是要从浪卡子绕过去,看羊卓雍湖,看卡若拉冰川,看白居寺的十万佛塔。

刚过了流沙河的铁桥,司机的眼尖,就看见远处的山腰上有团熊熊烈火。司机熄了引擎,我们不解,当地的藏族导游说,那里是大北郊天zàng台,现在正好有仪式,引擎声会惊飞神鹰,所以我们必须停下。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天zàng呀,虽然不能近前看,我们都取了望远镜出来看。

天zàng仪式已经开始了,尸体怎样处理并没有看到,天zàng师已经向周围的鹰示意。鹰鹫纷纷上前,不多时,所有的肌肉和内脏都被子吃得干干净净……

导游说:“天zàng自然有其特定的程序,人死后,天zàng师首先要将死者脱尽衣裤,把死者的头部弯到膝盖处,使之蜷曲如初生婴儿状,再用白布包裹尸体,放上一条哈达,这样做的意思是生如斯,逝如斯,使死者以新生儿的姿态进入新的轮回。时辰多择在清晨四至八时太阳未升起之前。”

那对德国夫妇觉得很残忍,问导游“天zàng这样把人撕碎了给鹰吃,不残忍吗?”

“土葬把人埋在地下让蛆啃,不可悲吗?”导游反问。

他们的对话让我震惊,我沉默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里有熟悉的感觉,就连这仪式,似乎也在我脑海中出现过。

瓦蓝色的天空衬托着几抹游走着灰边的橙色云朵,太阳就要出来了。死去的人已经死去,活着的人依然活着,生命在茫茫的宇宙中永无休止地轮回,谁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又有谁能够把握好时机?为什么活着?死去又怎么样?永远是人类探索生命价值的话题。

沉思中我们继续上路了,这是一条怎么样的路啊。车子的正前方时而出现层峦叠嶂的高山,让人感觉车子快撞上去了;时而是悬崖峭壁,令人胆战心惊到极点;又忽然什么都不见了,仿佛公路的尽头便是佛祖开启的门。唯一执着地陪伴着孤独的公路的,是雅鲁藏布江的江,她一直默默地沿着公路静静地,不张扬却急促地朝着她认为该去的方向努力使劲地流着。

盘山道依旧弯弯曲曲的,羊卓雍错就在山下了,从山上俯瞰,犹如欣赏一位绰约仙子躺卧在群峰怀抱中。湖水的颜色是碧蓝碧蓝的,如同童话和梦幻的色彩。羊卓雍也是三大圣湖之一,意思是“天鹅之湖”,优美蜿蜒的弧线确实有几分天鹅的优雅。车子一路下山,就一路绕着湖边走,近距离地接触,它更显得晶莹妩媚……

因为电影《红河谷》,游客到了江孜一般便要停留,看看宗山抗英炮台。炮台远远地建在山上,只能远眺。山脊上的围墙几乎把一整座山给围了起来。行程中还有白居寺,寺内光线暗淡,但隐约能看到满墙黑色的小方盒,那都是很有些年头的经书了,也验证了这个集黄教、红教、白教、花教和苯教于一身的佛寺的非同等闲。

日暮时抵达了日喀则,没法看清这个城市的轮廓,月色迷蒙,但已退去了红色。次日一早直奔扎什伦布寺,逛了半天仍只走马观花地看了小部分殿堂,足以证明扎寺的庞大。任何一本西藏旅游书都会介绍扎什伦布寺的地位,简单地说就是班禅的驻锡地。对扎什伦布寺最深的印象只不过是它就像布达拉宫的一面镜子,看上去金光闪闪的。

吃过午饭继续赶路,行至一处,司机告诉我们,前面那座在云中忽隐忽现的山峰就是珠穆朗玛峰,我们突然兴奋起来,纷纷下车拍照。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也有一车游客在拍照,许多赶路的游人,和珠峰的缘分就到这里。

在萨嘎这个小小的城镇,我们停留了一晚。清晨继续上路。旅游有的时候也是受罪,就象我们这个团中的其他人,都抱着氧气袋还嚷头痛。说来也怪,我还是一点难受的迹象也没有,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怎样?

下午经过了马攸木拉,日喀则地区和阿里地区的交界,从此就真正进入阿里了,地广人稀的圣地阿里,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世界屋脊的屋脊”。3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6万人口。但每年,都有络绎不绝的信徒从世界各地长途跋涉到这里朝圣,这里是印度教、藏传佛教、苯教、耆那教一致尊崇的“世界中心”。

这个世界的中心,就是神山冈仁波齐峰,许多人到阿里的唯一目的。

冈仁波齐就在普兰县。阿里地貌在历史上被概括为“三围”:冰雪围绕的“普兰”、岩石围绕的“古格”、湖泊围绕的“玛宇”。过了马攸木拉,就进入普兰境内。普兰,“独毛”的意思,地位却相当超然,因为神山圣湖都在这里,普兰的吸引力无与伦比。

下午6点多,到达一个特别的经幡群,第一次见到在平地上也有这么巨大的经幡群,我有些奇怪,直到司机大哥指着前方说:“那就是神山。”我才恍然大悟。

司机和导游下了车绕着经幡群转了一圈,又走下来,虔诚地朝着神山的方向跪下,深深地磕头!——第一次见到他们做这些动作,我终于明白神山在藏族人心中的地位!

神山、圣湖离得不远,在这里就可以一起远眺。这个时候,神山被大片乌云遮盖,显然正在下雪,而圣湖闪着悠悠的光,让人迷醉。

这一路的风景确实都比不了这里,这里就是普兰了,它将告诉我什么呢?我的心开始不规则的运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1.3 神山雪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