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7章:4.7 婚礼迫婚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37章4.7 婚礼迫婚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个月下来,云卓知道了这里是车凌国,是身毒国十八国王之一的戒南国王的统辖地。这里国泰民安,国王宠爱的小女儿就要成婚了,婚礼就在下个月。所有车凌国的人都期待这场婚礼,不仅他们美丽的公主可以找到好的归宿,也能使他们伟大的国王从失去爱妃的痛苦中走出来。

而云卓这里的舞姬们更是人人努力,想要成为领舞,因为只有领舞是可以不带面纱,身着红色的纱丽,直接面对国王,那样得到国王的欢心的机会会大得多。

因为众人以为云卓是哑巴,最没有威胁的一个,反而对她很是照顾,而云卓巴不得遮住面容,远离那国王。只有舞蹈能让她暂时忘记烦恼,舞蹈能带来的快乐远比其他重要得多。

这天,正在骄阳下排练的云卓,远远看到曾经把自己和诺桑抓来的那个军官,她不由自主地跑过去,想要问问诺桑的下落,也想知道婚礼程序,这样就可以盘算逃跑的计划。

云卓跑到那军官面前停下,军官早已注意到那一身洁白的纱丽在微风中飞扬的云卓。因为不能言语,云卓蹲下来,在土地上写下问话:“和我一起抓来的人在哪里?”

那军官看了问话,微微一笑:“他已经成为我们车凌国尊贵的驸马。”

云卓听了一愣,指尖被地上的石尖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点点,再来不及问后面的话,云卓跑回了练舞的场地。

虽然包扎了伤口,可指尖的疼痛似乎并没有减轻。云卓的舞步有些烦乱起来,她想停下,却不自觉地又划出当年泥婆罗族人的舞步。

飞旋、游走中云卓忘了疼痛,忘了周遭的一切,忘我地舞动,终于感到体力不支,停下时,却发现周围的人定定地望着自己,既而潮水般的掌声。

一个黑色衣衫的男子走到云卓面前,对云卓说:“你来做红衣领舞吧,非你莫属。”

云卓望着那道浓眉,摇了摇头,用手比画着自己不能言语,周围响起了叹息声,她们为她不能唱歌,成为领舞而感到惋惜。

而拥有那道浓眉的英俊男子遮了金色的阳光,揭开云卓的面纱,直视她乌黑的眸:“你可以的,虽然以前都是歌舞助兴,但你的舞却是最美的,无人能及。你来和我配舞,我来唱歌就好。”云卓一时不解,眼中充满了疑惑。

其他人早已叫起好来,云卓正自惊讶,一个蓝衣女子气鼓鼓地过来撞了她,又狠狠地瞪了那黑衣男人,扭头跑开了。

和云卓睡在一间屋子的丽达走过来,拉了云卓低语:“真是太棒了,你能和莫罕一起跳舞,他可是我们车凌国最棒的歌舞师,歌唱得动人心魄,舞跳得勾人神魂。好羡慕你哦,能被他选上做领舞,即便国王看不上你,你有了他也是……”

云卓红了脸,连忙摆手,丽达继续说:“你没有看到尼卡有多生气吗,那是她向往的,也是我们所向往的,而被你得到了,你可不能放弃,也不能驳了莫罕的请求,那样我们都会讨厌你的。”

云卓叹气了,心下埋怨,都是那个该死的诺桑,把她弄到如此窘迫的地步,如果不来这里,他们应该还在普兰吧,那里的冰雪也应该融化了,不知道格桑和洛洛怎么样了,还有旺杰,他一定会应2年之约来找她的,如果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们会怎样呢……

再也想不下去了,云卓转身,正撞到等她回复的莫罕。他微笑着,却像整个太阳般温暖,云卓在那阳光下,也微笑起来,莫罕拉起她的手,跳出欢快的舞步,云卓很快跟上了那脚步,其他人也随着音乐,莫罕的歌声跳起来,快乐是可以感染的。

又一个月过去了,云卓的舞跳得更美了,和莫罕也越来越默契,他的歌声真的很动人,几次,云卓险些也放声歌唱。就这样天天的排练,婚礼的日子终于到了。

在盛装的花园中,美丽的公主在鲜花的包围中脉脉含情地望着沿湖边走来的诺桑,他被装扮成了典型的车凌国贵族的样子,却比他们都要高大英俊。国王坐在白色的亭子里看着小女儿欣喜的样子,略显宽慰。

仪式就要开始了,云卓他们站在了亭子两边的**树下,准备载歌载舞来庆祝。今天的云卓,一身红艳的纱丽,漂亮的金色头饰把她衬托得更加美艳,只是这里的服装有些暴露,让云卓感到不自在。

云卓在**树下,搜寻着诺桑的身影,而诺桑早已看到了她,不顾他人的拦阻,怒气冲冲地走来,拉起她走到树后面:“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

云卓瞪了他一眼,不语,诺桑扯下自己的白色围巾,蹲下来系在云卓裸露的腰上,抬头看着云卓:“为什么只有你不带面纱?”

云卓推开他的手,他反扣过来:“你生气了吗?你是气我又要结婚,还是没有去解救你而生气?”

“我怎么会因为你而生气,这段时间是我少有的快乐时光。”云卓想从他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可他不肯:“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我的计划了,只有在今天,逃跑的机会才是最大的。”

云卓闭了眼睛不理他,这时莫罕走了过来,诺桑送了手,转身离开。莫罕看见云卓腰间的围巾有些惊讶,但音乐声已经响起,他拉了云卓向花园广场中央舞去。

花园里到处都是快乐的人们,云卓叹气了,诺桑想要在这时逃跑,还不如早些的好,让这么多人在狂欢的时候突然伤心吗?他的专长。

身边莫罕的脸时而是他,时而是诺桑,云卓的舞步有些凌乱,莫罕感觉到了她内心的慌乱,唱了起来:

无论你的眼睛是张开还是闭上的,

你都会梦见你的所爱,

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的爱人,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

当你沐浴在爱河你不会清醒,

也不会沉睡,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如何遇到他的爱人,

可在你心上的那位就是你的所爱的,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的爱人,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的爱人,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

云卓渐渐抛开了心中的烦闷,忘我地舞动起来。新娘和新郎也被拉进了舞蹈的行列,诺桑游移到云卓身旁低语:“你的舞步真是美丽,为我而跳的吗?”

云卓白了他一眼,转到莫罕的身后,莫罕拉起诺桑边歌边舞,诺桑无奈地舞着,眼神随着云卓的身影游移。

一曲终了,漫天的花瓣飞洒下来,不知何时,国王已经走到了云卓的身边,抬起她的下巴,凝视了许久:“你是谁?从天上来吗?回到我的身边吗?”

云卓愣在那里,突然想起,抓她来的人曾经说过自己长得和他的王妃很像,慌乱无措中,诺桑冲了过来,一把拉开云卓。公主也跑了过来,仔细端详着云卓,突然扬手,诺桑抓住那手,瞪视。

广场上欢乐的人群一下静了下来,国王凝视着云卓,又转眼看去诺桑,然后说:“她将是我的王妃。”

广场上的人又沸腾起来,莫罕拉了云卓从那里抽离,且歌且舞,可这些再也燃不起云卓的快乐……

……本章完结,下一章“4.8 身临绝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