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6章:5.6 祭祀大典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46章5.6 祭祀大典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飞奔到了城外,诺桑把马勒住,下马。云卓也跟着滑下马背,感到天旋地转,非常难受,但胸中的气愤难平。

“我讨厌现在的你,讨厌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诺桑背对着云卓并不言语。

云卓更生气了:“你回去吧,我不会再在你身边,我自己回普兰。”说完就要走。

诺桑回身一把揽住云卓,那眼神中充满矛盾和挣扎:“我没有办法不这样做,我不能一下改变我以往的作风,任何细小的转变都会传到叔叔那里,如果他起了疑心,我又该怎么实施计划呢?”

云卓愣在那里,确实,她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也不确定诺桑能够对黑吉丹宣战。听了诺桑此刻的话,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不过你不应该牵扯到无辜的人。”云卓低语。

“无可奈何。”诺桑看向云卓乌黑的眸,眼底浮现出笑意:“你说你讨厌现在的我,意思是喜欢这半年多朝夕相处的我了?其实,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多年来,诺桑一直活在唯我独尊的孤立世界,他眼中所见的不是卑贱的奴仆嘴脸,就是充满算计的馅媚奉承,最多再加上对手死前的恐惧求饶,那全都令人讨厌!

云卓挣开他的怀抱,怒道:“你一样是我的仇人。”

蓦然间,他有一种感觉,云卓是针对他而存在的,他们两个人的命运早在某个时刻.就紧紧的连系在一起了。诺桑的笑意更深了:“次仁和甘珠一开始也是仇人。”

云卓白了他一眼:“我们不同。”

诺桑不再反驳,只是看着云卓,云卓只得把眼眸望向宝蓝色的天空,上面缀满了金色的星星,一弯弯弯的新月挂在远山的峰顶上。

这里的夜是美的,而云卓的心更沉了。

天已经快亮了,云卓与诺桑默默地回到巴却城,城中寂静平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云卓回到城堡中的客房,立即把门在诺桑面前掩上,他在门外叹了口气,没有多言。云卓在炉火前坐了下来,想着将要进行的斗虎。当金色的阳光终于倾泻进屋中,突然灵光一现,有了主意。

云卓支撑起麻木的身体,走到床边,拿起昨晚侍女送来的衣袍,这是一件不常见的白袍,是由轻纱层层裁制而成的,在胸前领口镶着极昂贵的白貂皮。

她把头发分别扎了6根辫子,发梢中缀以水晶珠链,再覆上白色的长纱。这样的服饰令她的肌肤更如雪般白皙,眸子也黑得不可思议,唇红得仿若耀目的宝石,那头褐发像极了泼洒而出的美酒。

云卓不自觉地遮起面纱,只露出一双我见犹怜的漂亮眸子,她不愿别人一眼就望穿她二十岁的脆弱与无助。

外面的气氛早已浓烈得不成样子,入冬的祭祀是一年中最隆重的,因为一年的辛劳换来了收获。冬天是象雄人欢乐的休息日,从入冬的大祭祀起,大小节日就不会间断了。

诺桑推开了木门,看到云卓的时候心竟漏跳了半拍……同样忧郁难解的神情,可今天如此的打扮更增加了女人致命的吸引力。

迎着诺桑专注的神情,云卓走出了房门,随诺桑走出了城堡。

外面的天蓝得空灵,没有一丝云彩,蓝如宝石,纯若处子。暖暖的阳光抚摸着满山遍野的纯白,远处巍峨雄壮的山脉,隐约飘浮着淡蓝色的雾岚。

城堡外的广场上早已是人海茫茫,云卓随诺桑坐在了最高、视野最好的地方,葛江也挨着诺桑坐了下来。云卓四处张望,寻找着熟悉的身影。

终于看到了泥婆罗族人聚集的地方,云卓找了个借口离开座位,向城堡走去,诺桑不疑有他,继续在那里观看第一项祭祀——拉则祭祀

云卓先拉住一个小孩,给了他2块上等的肉干,然后请他找来泥婆罗族的族长。云卓就在城堡的阴影中伫立,这感觉并不好,似乎又回到了穹隆银城,她连忙摇头,甩开可怕的回忆。

这时,老族长走了来,云卓把自己的计策告诉了族长,族长连连称好,便去安排,云卓则走向老虎的牢笼,

她曾和泥婆罗族人住过许多年,熟知一切欺骗和说谎的伎俩,很容易就让士兵们相信她,并且喝下她掺了迷*的酒。老族长安排的人也来了,他们顺利的做好一切,云卓回到了看台,正赶上插彩箭的盛大场面。

紧接着就是放风马这个众人快乐舞蹈的祭祀了。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诺桑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让赤伦邦主颇感欣慰。

终于到了祭祀大典的高[chao]——牲祭了。往年都是祭神牛,今年的神牛却死了,诺桑王子下令,改为祭虎。这样的决定让贵族们兴奋异常,虎比牛要厉害得多了,角斗起来,当然会更精彩。

昨夜那个打死神牛的青年被押进斗兽区,下层民众很担心这个角斗的人会丧命,都默默地给予他祝福。当他扫视众人的目光与云卓相对的时候,他们相视一笑。而这笑容被诺桑收入眼底,脸色阴郁起来。

老虎被放了出来,那老虎生得威严雄健,先低吼一声,似晴空霹雳一般。那些贵族们开始呼喊,迫切地期待精彩的场景。

那老虎左撺右扑,那青年左躲右闪,每次似乎都要被老虎扑到,却有精巧得逃脱,众人看得惊险,甚至有女眷昏厥过去。

而诺桑却若有所思地看着云卓,手中揉攥着她的褐发,力道重了起来。云卓扭头看他,他把头伏下来,低语:“你又做了什么手脚,让那老虎开始驯服?”

云卓浅笑不语,诺桑心下了然,不再多言,脸色更加难看。

赤伦也看出些名堂,他转头吩咐卫兵,取了弓箭,拉弓搭箭,瞄准了那只老虎。众人还沉浸在摄人心魄、神秘雄壮的气氛中,并没有看向这里。

云卓连忙站起来恳求:“请你不要伤害任何生灵,他们都有生存的权利。”

场中的老虎与青年停了下来,众人也都看向这里。赤伦憋红了脸,看向诺桑。

“演得很好。”随着“好”字一出口,他露出了一个不及眼底的微笑,再加一句:“今后的牲祭都改成这样,今天就到此为止。”

众人不解,贵族们没有看到流血,没有见到死亡,心下不平,下层人们想到以后都要与老虎角斗,颤栗不止。

云卓看向场中的青年,对他略点了下头,他走到老虎身边,转瞬,从虎皮中走出两个人来。众人鼓掌欢呼起来,贵族们也为这种奇特的表演感到惊讶。

诺桑不再理会众人,霸道地揽了云卓就向城堡走去……

注释:

拉则是来祭祀山神的古老习俗,其他的用途也有多种,如为部落保平安、家族的繁衍、求得财富、消除灾难等,另外,有些拉则专门是两个部落地理分界而建的标志。

插彩箭:

神箭长约1米,箭尾削成箭镞状,箭首装3块彩绘木板,象征箭羽,其上彩绘象、龙、狮、虎、种动物图案箭是献给山神的重要礼物,即给山神贡献守护神山的兵器。

放风马:风马——藏语称龙达,祭祀山神活动中的主要内容之一。所谓风马一种是指印在红、黄、白、绿、蓝五色纸上的一种图案,纸呈四方形,长宽两寸左右。中央印有一匹驮摩尼宝珠的骏乌,上有日月,四角印有龙、鹏、虎、狮4种动物,有的在四角只印龙等动物的藏文名称,有的只印六字真言等,有的则刻印有好几匹宝马。每当祭祀山神时,向空中抛撒风马就成为一项不可少的重要内容,既是向山神奉轨献坐骑宝马,也是向山神乞求福运吉祥。

……本章完结,下一章“5.7 排练新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