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2章:7.2 真挚告白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62章7.2 真挚告白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云卓的笑容有些疼痛了,为那誓言微笑,为那等待疼痛。眼下的自己又将面临什么呢?

诺桑抓起云卓冰冷的手说:“我不喜欢他们的故事,如果是我,不会因为其他而阻挡我的心,造成这样的等待。”

云卓不语,他怎懂得那些痛楚与无奈,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王子,怎么会理解那些呢?

诺桑见云卓不语,故做轻松地笑笑:“离开这里有大半年了,还真是想念这里的一草一木了。你呢?”

云卓一惊,时间过得太快了,离别就在眼前了。时光太快,转瞬就是十年,那十年用的是仇恨来积累生命,而这大半年的朝夕相处,使那十年的积累似乎都消失了,再多的挣扎和迷茫都无法抵抗内心的倾慕。而经历了众多的险阻和阴谋后,也许赤西说得很对,因为太接近他,才会遇到,这也是一种无可奈何。所以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再不离开,接下来的阴谋也许更大,伤害的人更多,而且也会有自己的参与。所以,必须离开,对己对他都有好处,那么就珍惜这最后相聚的时刻吧,再不能相见了。想到此,云卓的心重重的疼了,却努力展开笑颜:“黑夜马上就会过去,再走一个时辰就能到希薇城了,你回去后最想做什么?”

诺桑迎上那闪亮的眸子,凝视良久后才说:“举办一场婚礼,属于你我的。”

云卓的笑凝固在嘴边,一种凄凉从心中升起:“我并不期盼婚礼,甚至一提到婚礼都会打冷战。从洛泽到茜玛,再到颜米,都是婚礼演变成葬礼。”

诺桑的右手抬起云卓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脸,然后说:“面对满天的星斗,面对徐徐的夜风,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对于那些已经发生了的,我只能说抱歉,除了抱歉我也无话可说。曾经的我在阴谋中想要生存就只能也去制造阴谋来保全自己,或是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我现在再也不想过那样的生活,更想把阴谋的根源一举剪除,让阳光照得到的地方都祥和快乐。相信我,好吗?有你在我身边,我才知道快乐是什么样子,才知道以前的生活是多么可怕和残忍。”

云卓惊住了,他的话语那么真挚,他的灰眼珠逐渐向她靠近,一个炽热的亲吻┅┅

由于他的举动、触碰及重重的心跳,一下一下地从云卓的指间、手臂传来的,是她未曾经历过的强大热力,在焚烧她的面颊,凝住她的心,彷佛一道永远解不开的魔咒。

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让云卓突然惊醒了,她向后退了一大步,一只大鸟从头顶掠过。

诺桑的眼中闪过不快:“为什么像逃避魔鬼般离开我的怀抱?”

云卓微喘:“我们不能这样。”

“为什么?”诺桑再次拥住云卓。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的身份地位都决定了这些,而且你已经有了数不清的女人,还有,为了我,你要与亲叔叔作对,你的母妃也不会接纳我的,所以,到此为止吧,这样,我们彼此的伤害还能小些。”

诺桑的神情收敛起来,变得十分严肃,良久才发出简短的一句:“我需要你在我身边。”

那样深沉的眼神,她没见过,诺桑不曾有过,像无底的潭水,引诱着她潜入。

不!太危险了!云卓眼眸尽是排斥及猜疑。

“你还看不出来吗?”深深的潭水变了,充满阳光及暖流,他热切地说:“很久以前,我受你动听的歌声所吸引,这几个月来,我被你所救治,更被你神秘的眸子所蛊惑,你的一切一切,在我眼,在我心都是如云如花般动人。云卓,我从未对任何女孩有过这种感觉,我的血液为你沸腾,我的心为你狂跳。我爱你,我紧追着不放,就是因为爱你!”

“爱我?”她喃喃地说:“真的吗?如同我爱你那样爱我吗?你是我仇恨的对象,所以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成了我的习惯,我生命的动力,却发现你也有很多的苦衷和无奈,心开始动摇。在明知道不能靠近的情况下,却还是因为温暖而靠近;明知道应该离开,却在转身那刻起开始拼命思念,我该怎么办?会不会遭到报应,我天上的亲人能否答应啊?”云卓落下泪来。

诺桑为她抹去滚烫的泪水,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前:“你今天说的话是我听过最动听的话,我的心在跳,在为你跳。相信我,天神会给人改过的机会,为了你,我会从新来过。”

云卓透过泪眼,模糊地看见他的坚毅与爱怜,心如刀绞,如此真挚的告白,在以后分离的日子里会是怎样的回忆?

……

夜不再完全是黑的,四周的天际开始透出深深浅浅的蓝色,云卓与诺桑携手在山谷中穿行,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希薇城就在眼前了。

云卓压抑住内心的悲伤,微笑着对诺桑说:“我要先回拉昂错的小岛上去,在那里等你来接我。”

诺桑点头,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唇间残留着她的芬芳,嘴角写满笑意。

云卓几乎是步履蹒跚地回到小岛上,洛洛狂叫着冲她跑来。拥住这个久违的伙伴,云卓隐忍了半天的泪终是落了下来。

格桑听到洛洛的吠声也跟了出来,看到是云卓,大声喊着她的名字跑了过来,拥抱在一起时,才发现都是泪流满面。

来覆2年之约的旺杰站在木屋前,看着云卓的泪眼,直觉让他觉得云卓的泪并不是因为久别重逢而流的。他慢慢走上前,云卓也看到了他,歉然地点点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到了屋中,终于平静下来的云卓说:“赶紧收拾一下吧,我们要离开这里,越快越好。别问我为什么?也别我离开后去哪里,只要离开就好。”

旺杰点头,示意满是疑惑的格桑收拾行囊。

午后,阳光正浓,却是再一次的匆匆地离开,云卓在湖面的冰上走着,强迫着自己只望前看。她人生中的离开,为什么都属于永不回头式的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7.3 去而复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