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6章:7.6 身不由己(下)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66章7.6 身不由己(下)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酥油灯微弱的光晕在墙壁上映射出一个影子,一把利刃,拉芭亥已经昏了过去。

云卓迅速回头,发着寒冷光芒的剑令她吓得瞪大双眼。“啊!”她本能地伸手保护拉芭亥,剑锋离她的脖子只有咫尺的距离。

“你……”云卓用手捏住剑尖:“无论是怎样的责罚与质问,她现在都不能承受,她还在生死之间挣扎。”

达卡握着剑的手没有动,回头望向诺桑,诺桑的表情显示暴风雨即将来临!他从头至尾注视着云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云卓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诺桑又转向索妮玛:“那个男人是谁?”诺桑盯着索妮玛:“是你为他们安排相会偷欢的吗?如果我不是现在回来,她打算生下那孽种吗?”他嘴唇抿成紧紧的一条线。

“不!不……”索妮玛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饶命啊!王子!饶命啊……”

诺桑下令:“把她拖出去,鞭刑一百下——”索妮玛闻言,吓得不能动弹。

“不!你不能这样。”云卓激烈地顶撞。“她是无辜的,你不能让一名小女孩接受成人残酷的刑罚。”

“那是谁有罪呢?”诺桑爆发出恶魔的气息。云卓咬住下唇,沉默不语。

赶来的曲玛冲过来,先按下达卡的剑,幽幽地说:“这都是我不好,没有在你不在的时候管理好,出了这样的事情,请责罚我吧。”

诺桑冷哼:“我才懒得追究这等丑事,交给你解决就好了。”他的灰眸涌上愤怒,拉起云卓:“你若要救人,应该先看看这个人值不值得救。”

“她不是y*妇。”云卓努力争取着:“她只是一位失去孩子,身心受创的可怜母亲……”

“这是她咎由自取!”诺桑勃然大怒。

“她因为你才不敢要孩子。”云卓咽下所有的恐惧:“既然你不爱她,就应该还她自由,让她享有爱的权利,她已经失去她与自己所爱的人的孩子了。”尽管大难当头,她还是继续“谏言”。

“住口!”诺桑的手臂挥舞了一下,却不想拨掉了达卡的剑,云卓本能地向右撇头,长长的发尾散落一地,剑刃割断了她的秀发。剑尖直指向云卓眉心处,诺桑连忙挥手挡开,却依旧愤怒地瞪着云卓。

曲玛尖叫一声:“天呀,这么多血,那个是什么?”

云卓和诺桑都转头看过去,原来是流产的胎儿还来不及处理掉。诺桑厌恶地拖着云卓向外走去:“谁也不许医治她,让她自生自灭,曲玛!快把这里的污秽处理干净。”

冲到门口正撞上端了汤药而来的格桑,诺桑一把拨掉汤药的碗,怒气冲冲地拖着云卓继续走出去。

格桑有些惊愕,蹲下身去捡拾一地的碎片。曲玛连忙走过来:“不用你收拾了,还是我来吧。”说着唤来了仆役,并让人把索妮玛带去牢房看管起来。转头看向格桑,问:“你们怎么会来拉芭亥的寝室呢?她们隐藏得这么好,我都没有觉察到,你们到预知了。”

格桑想起索妮玛曾说这里已经风传云卓是女巫了,连忙解释:“不是,并不预先知道。”但又想到索妮玛将要面临悲惨的处境,禁了声,不再解释。

被拖到宽敞的院落中,诺桑才停下来,云卓想挣脱他的桎梏,却觉得手上粘乎乎的,低头一看,血正从诺桑的袖口流出来。

“让我看看你的手,你需要止血上药!”云卓反手要拉住他的左手。

“你还在乎我吗?”他甩开她说:“你若在乎我,就不应该公然反抗我的权威,抵制我的号令。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他的女人公然的背叛,你竟然还敢要求我还她自由,让她与自己爱的人相会。你管我的手流血,那么我的心呢?它受到的伤害、它的痛,你能感受吗?”

“诺桑!”她再次按住他的手臂。他总算不再拒绝,只是气呼呼地任她清理包扎。幸好他的皮袍够厚实,划的伤口并不很深,处理一下就好。

诺桑看着云卓为自己包扎伤口的手,叹了口气:“算了,不再为不相干的人生气了,我只要你的爱、你的一生,你要为我而活就好了。”

“那你同意放过拉芭亥?”云卓抬头迎上他的眸。

诺桑摇头:“看她的造化吧,如果她能活下来,就放了她,但你不许去救治她。”

“那你让我回小岛上去,如果我在这里,我就会给她救治,我不可能放着病人不管。”云卓放下他的手,尽量平淡地说。

“别做违反我命令的事,我是这里的邦主,我要有统辖这里的绝对权威。”

云卓转身就走,诺桑生气地追上来,抓住她的胳膊,扭转过她的身体。云卓忍住疼,却忍不住悲愤的眼泪:“你是这里的邦主吗?十年前,这里是我的家,我的父亲是这里的邦主,你的权威就是让我家破人亡?你的权威就是顾及自己的颜面,剥夺别人幸福的权利吗?”云卓奋力推开诺桑,转身向儿时熟悉城堡最高的建筑跑去,诺桑想要追过去,这时几个卫兵过来,向他汇报了一个情报,他的脸色阴郁起来,云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他握紧了手,沉思片刻,只得先去处理一下突发的状况。

云卓站在整个城堡的最高处,看着整个希薇城,它比10年前繁华多了,却少了温馨的感觉。

许久,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云卓的肩,云卓回头:“哦,黑惹祭司。”

“昨天我听说诺桑带来了个名字叫云卓的法力无边的女巫,就一直担心,今天一来,果真是你,怎么弄成这样?女巫?这个风传中的称呼太危险了,你会有麻烦的。”

“也许是有误会,也许,我就不该来,一到这里就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慌乱又惶恐。”云卓叹气了。

“你能得到诺桑的信任在他身边也是好事,等春天来了,黑吉丹也会来这里,你会有机会,沉住气,不过这女巫的传言一定要消除了才好,免得被人利用了。”黑惹语重心长地说。

云卓点头,颓然坐了下来,从新审视整个希薇城与自己,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城堡前的广场向这里走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7.7 生命凋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