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3章:8.3 身陷囹圄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73章8.3 身陷囹圄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诺桑来到云卓的休息的院落,思忖着怎样对她说旺杰的事,正巧碰到要外出采药的格桑。格桑看到诺桑的身影很是吃惊,没有答话,立即转身又回到了房中,叫醒云卓,复又离开。

云卓连忙穿了外衣,又披了件雪狐皮袍来到院中,同样是一身雪白的诺桑站在寂静的黑暗中,却独自散发着光芒。云卓有短暂的恍惚,就那样定定地望着诺桑,诺桑灰色的蛑也深情地望着云卓黑色的眸,仿佛这样对望就可以永恒。

出去采药的格桑又跑了回来,看了看云卓,质问诺桑:“旺杰做错了什么?怎么整个城堡里的人都说他会死得很惨?”

诺桑润了润喉咙,低声说:“他就是黑骑侠,今夜他来窃取我的财物,被我抓到了。”

惊愕、难以置信一下让云卓说不出话来,她连忙扶了柱子,稳住自己的身体,让思想恢复思考。

“不会的,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云卓喃喃自语,可心下却渐渐了然,旺杰多年漂泊在外,闯荡出了一片新的天地,成为了人人景仰的英雄,可为了帮助自己报仇,他放弃了自由的天地,回到这个充满阴谋的肮脏地方。旺杰的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而自己却在梦想什么爱情。

心冷得让人抵不住晨风,云卓的手都在抖,她上前拉住诺桑的衣袖:“放了他好吗?他是为了帮我报仇。”

诺桑摇头:“他是抱着侠客梦才去做的,但我很欣赏这样的他,我不会为难他,我还需要他的帮助。”

“他能帮你什么?”格桑防备地问。

诺桑没有理会格桑的问话,继续对云卓说:“相信我好吗?”

云卓望着他的眸,久久……点头。诺桑露出阳光般的笑容,转身离开。

格桑也被那笑容感染了,低声问云卓:“他真的可以信任吗?”

云卓叹气:“我希望他可以信任。”

格桑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先去看看旺杰吧。”

云卓点头。

中午时分,格桑匆匆赶了回来,带着悲愤:“诺桑把旺杰关在黑暗的地牢里,那里又脏又臭。而且,我还听说,他很有可能被处以车裂之刑。”格桑流下眼泪,说不下去了。

云卓拍了拍她的肩,心里也没有了底,颓然坐在院落的中央,想着对策。

这时曲玛走了进来,对云卓说:“邦主请你过去。”

云卓起身,曲玛问:“你不担心你哥哥吗?落在诺桑手里的犯人,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我在诺桑身边有15年了,我了解他。虽然现在旺杰还死不了,那是因为他还有利用的价值,他能引出他的团伙,来搭救他,到时一网打尽。如果是那样,你该怎么办?反贼的妹妹?恐怕也难逃干系,即便没有关系,也不能成为诺桑的女人了。他的母妃和叔叔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说完,她得意地走了。

云卓强压下怒火,快步走到诺桑所在的议事厅,刚到门外就听到达卡在说:“邦主怎么还不下令处置旺杰,留着他还有什么好处吗?”听此,云卓闪在门外倾听。

诺桑没有答话,达卡继续说:“难道你是想把他的那个什么烂骑士团一网打尽?这到是留着他的最好理由。”

“我是要他的整个骑士团。”诺桑端起水杯低头轻饮,云卓转身就走,心彻底的冷了。躲在暗处的曲玛终于笑了。

诺桑继续说:“这样我们就可以集合贵族、奴隶、平民的力量,谁也不能忽视我们。”曲玛进来撤走空了的水杯,诺桑不再说话,达卡看到曲玛的笑容,心下了然,亦笑。

云卓奔回房间,把自己闷在毛毯里默默地流泪,暗下决心。

夜半的地牢里有很多怪声,云卓跨过已经被迷倒的士兵身体,很快就找到瞪着眼睛无法成眠的旺杰。

“怎么是你?不要落了什么圈套才好。”旺杰诧异地问。

“嘘!这里谁也不能信任,只能相信自己。而我的心告诉我,我必须救你离开,从这里出去以后,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她轻声地说。

两人跨过几个倒卧在地的士兵,来到街道上。在令人瑟缩的冷风中,旺杰把云卓拥在怀里:“我一定会回来,你要等着我。”说完,松开手,隐入黑暗中。

云卓看着那身影摇头,这就是诀别,因为她转身将要面对的就是决裂。

云卓所料不错,当她回到她居住的院落时,只见四边长廊灯火通明,诺桑、曲玛、达卡的侍卫队,都个个面目凝肃地在等待她。

诺桑没让她有说话的机会,一见到她,就将燃得极旺的火把晃到她脸上。云卓感觉到那灼热的痛,本能地往后退,却被他狠狠地抓住,他的力道大得快将她的骨头捏碎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诺桑咬着牙说,靠近的火把,使她的脸看起来如烧融在赤焰中。

“云卓并不知道,人是我放的!”格桑跪在地上抢着回答。

“你们还想包庇她?”曲玛忙对诺桑说:“我看他们三个人本来就是一伙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难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你,公然践踏我对你的真心,这个世界上上,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诺桑,只有你,只有你……”

他说着,火把又靠近了些,云卓头一偏,发丝飞入火焰,由尾端开始燃烧。诺桑的手对着着火处一按,火灭了,但他仍不放松,一直扯着她的头发,扯到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为什么?”他吼着。

“我只相信我能信任的人”她说的时候,嘴边仿佛带着一抹冷笑。此时,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身白衣,表情美丽却冷漠。

诺桑的心猛地坠落,她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付出的真心还不够得到她的信任吗?难道自己的爱不够炽热吗?还无法融化她心底的寒冰?还是她一直就是在利用自己?不能这样,我诺桑是无往不利的王子,怎么能这样被这个女人轻视?

他怒的大吼一声:“把她们全打入地牢,立即把旺杰抓回来,要他们死也要死在一块儿!”

云卓的脸色倏地刷白,诺桑则是难看的铁青着一张脸,手锤在墙壁上,血滴落在了云卓的脸上。

在场的人只有曲玛和达卡是带着笑脸的,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云卓就自已把自己除掉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8.4 冰蚕剧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