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8章:1.7 生死茫茫

《普兰誓言 (全本)已出版》

第8章1.7 生死茫茫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清晨,旺杰轻轻推醒沉睡的云卓:“你要保证随时跟着我,我就带你去趟希薇城。”

云卓乌黑的大眼睛眨着,有些不能相信。

“快点吧,也许能看见你阿爸最后一面。”

云卓听罢立即坐了起来,来不及穿好外衣,急匆匆冲了出去。旺杰追了上去,抓住云卓,把她的手紧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样,我才能带你去,我要确保你的安全。”

云卓没有理会旺杰的郑重表达,而是继续望前跑着,旺杰只好拉着她向希薇城跑去。

终于进了城门,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小小的身影。他们不顾长途奔跑的气息不匀,终于跑到了那个处死囚犯的广场。

云卓感觉喉咙里甜甜的,她扫视四周,这里在阿爸统治的时候,并不常用。在她的记忆里,只处死过2个十恶不赦的人。而此时,这里将要处死的是她的阿爸,曾经的头人——坚赞。

这里已经被人潮围了个水泄不通,已经有人开始饮泣,也有人的目光里似乎冒出火。残暴的现任城邦邦主让人们更加怀念曾经仁厚的邦主。

云卓不顾一切的往前钻。当她从许多腿间爬出来时,最先看到的是骑马的武士,那个带头的人,正是在那可怕之夜来抄她家的魔鬼。足有一间石屋高的干柴上,阿爸被绑在粗大的竿子上,他的脚下是已经死去的阿妈。他们静静地在那里,清晨的阳光把他们照在金色的光圈里,他们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希薇部落的首领吗?云卓的心碎了,低头才发现自己竟然穿了件血红色的外衣,彻骨的痛楚啃噬着她的心和身体。

那个武士看到人群越聚越多,一丝不安掠过脸庞。他大声地对人群宣布:“希薇城的人都听着,这里原来的邦主和祭司是被魔鬼附体的人,诺桑王子是来解救你们的,现在就要把被魔鬼附体的他们烧死,让你们远离灾祸。”

说罢他点燃了早已泼满了酥油的柴堆,红色的火苗一下窜了起来,还有浓浓的烟。云卓再也无法承受,所有的痛苦哀伤都迸裂成一声尖叫!

马匹闻声嘶呜,现场无由地混乱起来。武士一边安抚马,一边举剑及鞭子挥向窜动的人潮。

这时,在烈火中的坚赞高声唱起了歌:“

雪域的雄鹰哦,是我灵魂的翅膀,

山崖的格桑花,是我灵动的双眸,

我将在风中摇曳,在无尽的轮回中等候,

我悲凉的歌声呵,唤起满天满地的凄怆,

我的哀泣呵,将沿着蜿蜒的孔雀河到达往生的彼岸,

我的憾恨呵,将随着飘悠的风直上云霄传达给上苍,

于是我们一同沉睡,再一同苏醒,不再悲伤。”

那苍凉浑厚的声音让所有的人动容,很多人跟着和起那悲凉的曲调,人群自发的围着柴堆转动,为即将步入下一个轮回的坚赞和白玛祈祷。

此刻,云卓根本不管天翻还是地覆,只是哭,哭得肝肠寸断,几乎要断气。她的脑海中什么都不存在了,只剩下烈火中断魂的情景,以及那悲凉的歌声……

她软软地倒了下去,仿佛死了般没有生息,此刻,她可说是神魂尽失,她甚至忘了自己是谁,是一直在帐篷中长大的黛拉,还是在石屋里被以贵族方式教养的云卓呢?

她的母亲到底是满口算命草药的艾玛,还是优雅有着格桑花香味的白玛呢?

她有一个黝黑粗野的哥哥旺杰,还是有一个精致美丽的姐姐茜玛呢?

一切本来都很清楚,但在看到方才那残忍的一幕时,她的意识完全倾覆破碎了。

她茫然的被旺杰拉着回到营地,远远地听到艾玛婉转的歌声“

不再梦时爱恨缠绵,

不再醒时泪水涟涟,

不再云雾里旋转,

不再森林里留连,

我的情遗忘在最深的山谷,

我的爱遗失在最广的荒漠,

从此生死具茫然。”

云卓从来没听过这么美、这么柔的歌曲,像和内心的灵魂在对话,那一刻,她跨过童稚的十岁、变成一个心思深沉的女人。

流完最后一滴泪,她哑着声问艾玛说:“阿妈,这是什么歌?”

“是我的歌,叫做‘忘情’,如果你喜欢,听了不再悲伤,我就教你唱。”艾玛温柔地说。

“你也要忘情吗?”云卓说。

“是的,忘了才能活着。”艾玛的眼睛看向云卓:“尤其是我们泥婆罗族的女人,更要学会遗忘。”

“为什么?”云卓不解。

“曾经的泥婆罗族并不是奴隶,更不是小偷、骗子的化身,他们曾经拥有高贵的血统,但一切都毁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那是泥婆罗族最美的女人,她深爱着我们的王子,可是,在与小勃律部族的征战中,我们的王子被俘了。她用自己换回了王子,她用美貌诱惑了小勃律部族的头领,最后将他杀了,引了我们的王子血洗了小勃律部族。小勃律部族中最后一个死去的巫师下了最恶毒的诅咒,让我们泥婆罗族人从此沦为流浪的部族,四处被人驱逐,因为男人是小偷、骗子,女人是娼妓、奴隶。”艾玛忧伤地继续说:“我们泥婆罗族的女人只能供男人们享乐,永远不会有人明媒正娶,即使他们相爱。”

“你也爱过吗?”

“是的,所以痛苦,所以要遗忘。”

“不,我不会选择遗忘,你以为遗忘爱才能活着,而我是要记着那曾经的爱,以及让我的爱失落的恨才能活下去,我不是泥婆罗族人,所以我不许自己遗忘。”

艾玛惊恐地抱着云卓:“我的黛拉呀,你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语冒犯神灵,你是泥婆罗族的女人,你一定要选择遗忘。”

云卓挣扎着从那股腥臭的味道中挣脱出来,跑到一旁落泪。她想起了阿爸临死前唱的歌,她走到一株**树下,在这个黄昏,如血的霞光和她血色的衣裙相辉映。她开始绕树而行,一圈又一圈,同时吟唱着阿爸最后的歌。

迷失无措的脚步,如同幽灵般,徘徊在另一个世界。

族人全停止工作,在慢慢晦暗的夕影下,看着云卓旁若无人地以歌舞抒怀。

她让他们想起那些来不及长大及遗失的孩子,有些妇人开始掉眼泪。

林间无声地走出一匹纯黑矫健的骏马。当云卓抬起头来,看见骑马的人时,蓦地愣住了。

他看起来高高在上,恍如由冈底斯山降下的天神。一身紫红的绒长袍,头上戴着星冠,胸前挂着金质铸有鹰的长链,腰间的剑亦有雄鹰的标志。

有人倒抽了一口气,已猜出他的身分。

他微俯着身,直视着云卓问:“刚才的歌是你唱的吗?”云卓黑色的眸子凝聚不动,对他不躲亦不避。她太震惊了,她从未看过这样一双明锐的眼睛,那年轻英俊的脸庞带着天生的威仪。

灰色眼眸渐渐地眯了起来,也为黑色眼眸的专注所迷惑……

……本章完结,下一章“1.8 初见仇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