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灰姑娘之星灿桃花 [目录] > 第30章: 小池故事

《灰姑娘之星灿桃花》

第30章 小池故事

小米丘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个夜晚,是一个属于女孩子的夜晚。在方星凌温馨的小屋子里,零小池抱着云鹏送给方星凌的抱抱熊,迷茫的双眼满是哀伤。

“对我而言,我宁愿自己没有父母,因为他们亲手毁了我所有的幸福。所以,我对我所有的朋友都说,我是一个孤儿。星凌,请原谅我骗了你和崎峰。”零小池声音悠悠,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我和何刚是大学的同学。我们俩人很相爱,但是我的父母都反对我们在一起,因为何刚只是一个县城中等家庭出身的孩子。毕业的时候,我不顾父母的阻扰,和何刚一起到了深圳。在没有找到工作以前的那段日子,付了房租以后,我们只靠着2个人每天10块钱的日子生活,而这10元钱,还是我和何刚每天一边找工作一边买报纸挣回来的。”

“小池,我真没有办法想像。”方星凌在感动之余还有着深深的钦佩,“你们一定好爱好爱对方。”

“我们曾经发誓过要和对方同甘共苦,不论什么样的困难都要一起去克服。我们还曾经说过,到我们老的时候,会有许许多多快乐、痛苦让我们用一辈子慢慢地去回味。可这些誓言,还有这些美好的愿望,在现实生活是多么地苍白。”

看到零小池的盈盈泪光,方星凌忍不住握紧了她的手,零小池的手冰凉冰凉,让方星凌感觉得到,这些回忆对零小池来说,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每天为了让我吃得好一些,何刚总是省下大部分钱给我买吃的,而自己总是骗我说,他在外边吃过了。我总是信以为真,每天都开开心心地吃着他为我买回来的东西。两个月以后,他找到了一份业务员的工作,而我则到一家公司作会计,日子不再像以前这么难过了,可是,何刚却……”

一定是一股锥心的疼,才让零小池泣不成声,方星凌唯有抱住零小池,才渐渐舒缓了她紊乱的心情。

“他在学校时的胃一直不怎么好,但我们一直认为是普通的胃病,没想到……没想到却是胃癌中晚期了。”零小池一字一泪,泪泪动情。

“小池,怎么会这样的?”早已红了眼眶的方星凌,泪水也忍不住落了下来,一直以为零小池是一个快乐简单的女孩,没想到她曾经经历过这么痛苦的事情。自己从小几乎是一直生活在衣食无忧的环境里,江家殷实的家境让自己早已忘记了童年的那些苦难,而似乎,零小池的故事只有在《知音》之类的文章才寻觅得见,没有想到,这样的故事竟然就这么近距离地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好朋友零小池身上。

“每次我到医院陪伴他的时候,我看着他苍白的脸,我心里就想,我一定要好好陪着他,我要用爱情的力量战胜病魔。”

“那后来怎么样了?”方星凌忧心忡忡地问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好傻的问题。

“后来,我爸爸妈妈过来了。他们瞒着我找到了何刚,要求他不要拖累我,我不知道我的父母和他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后来的几天,他的脾气变得很古怪,每次都用很粗暴的方式把我赶走。终于有一天,他偷偷离开了我,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可以联系到他的方式。”

“那他后来怎样了?他的病治好了吗?”方星凌听了心里有一种说不难受,仔细端详着零小池钱包里珍藏的照片,上面是年轻而神采飞扬的男孩与女孩,想像着他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江其强。

“没有,这几年来我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我们的同学没有一个知道他的消息,他的父母也没有他的消息。后来,我再也没有勇气找他,我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我宁愿想像他正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安安静静的生活着。”零小池的神情凄婉。

“可是,你怎么又到了法国呢?”方星凌在替零小池难过之余还是有些奇怪,不是没有钱吗?生病不是也要花钱吗?这些生活的难关是怎么渡过的?怎么又会有钱去了法国呢?

零小池的脸上有一丝丝不自然,“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大老板,他资助了我。我就选择了到法国学习,我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小池,我想,何刚离开你,他一定是希望你过得更好,他没有告诉你和他的父母自己的去向,也许是不想让他爱的人担心。所以,小池,如果你爱何刚,就要好好地生活,快快乐乐地生活,这是你回报他的爱的最好方式。还有,原谅你的父母吧,他们也是为你好,天下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的。”

“不,我不会原谅他们,一天不见何刚,我就一天不原谅他们。”零小池擦掉脸上的泪水,语气坚决。

“有时候,我好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因为,从我懂事起,我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父母之爱。小池,何刚的离开,他也是不想让你和你的父母之间有隔阂,为了他的良苦用心,你应该原谅你的父母。原谅别人的错误,自己也可以获得一种心安理得的快乐。”

“这道理我也明白,可是人有时候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连表面上没有办法去面对,感情上又如何去面对呢?”零小池一脸迷茫。

方星凌也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零小池的感情之路如此坎坷,直到现在还在苦守着这一份无望的感情,而自己和江崎峰虽然一路顺畅,却没有好好珍惜和呵护,如今是人在咫尺,心却在远方了。

“星凌,你今天只顾听我倾述了,你的作业怎么办?”零小池担心地问。

想起王以翔布置的那50题作业,方星凌无所谓地笑了笑,“他没规定我时间是吗?过几天再给他吧!”

“你似乎一点也不怕他。而且,他好像对你挺好的?”零小池试探性地问。

“有吗?我没感觉。”方星凌起身,帮零小池倒满一杯水。

“我到办公室这么久,还没见他笑过呢!现在,我觉得他一见你,就笑得乱七八糟的。”零小池感慨着说。

“你傻喔”,方星凌笑道,“不要这样说领导。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他也不像大家传言的那么可怕。”

“你还是不要和他走这么近,很容易引起别人的闲言闲语的。”零小池语重心长。

“我和他纯粹是工作上的来来往往,怎么也会飞长流短?”方星凌不以为然。

“是啊,现在行里已经有传言了,说你想利用美色往上爬呢!”

“什么?”乍听此言,方星凌只觉得气愤,“是谁这么无聊,简直是一派胡言。”

“所以,星凌,你还是和行长保持点距离比较好。毕竟你是行里的员工,和上级领导关系过于密切,对你的工作影响不好。如果你以前被未婚夫抛弃的事再传出去,你会很难过的。”

方星凌一怔,零小池的一番话,虽然听起来似乎是为了自己好,可是为什么在自己听来,这么刺耳,还有着隐隐的警告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境过情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