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情夫狠专一 [目录] > 第33章: 探亲(九)

《复仇情夫狠专一》

第33章 探亲(九)

摩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沙滩上的那帮人玩疯了,吉惠客栈却阴云密布。

先是陶母熬汤端错锅,她腌制的酸芋头苗坛子被错放到煤气炉上煮,整个厨房散发着酸酸臭臭的味道,才发现汤锅还放在置物架。

再来,陶曦哲去冰箱里拿食材,却发现一排碗碟整齐地码在里面,他问过服务员,不是她们放的,母亲以前也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实在找不出理由来为母亲辩驳,她只是记性不好。

看着母亲佝偻着身子不停地忙碌,他的心一抽一抽,如坠冰窖,他敢肯定,妈妈有心事隐瞒他。

待到吃晚饭,母亲满面愁容,心不在焉的扒饭,他紧揪的心头肉欲撕裂般的疼,刻意的隐忍使得眉头紧蹙,周身弥漫一股怨恨之气。

他恨那只背后的黑手,害他与父亲阴阳两隔,害他母亲积虑成病,害他母子多年寝不能安,害他们再提及往事食不下咽,他凤眸幽深诡异,极度隐忍着一股乱窜欲喷的怒火。

陶曦哲放在桌子底下的拳头紧握,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稳,“妈,我们聊一聊你心里藏的秘密吧。”

陶母诚惶诚恐地仰视着儿子,暗自紧张,手不自觉地抓紧衣角,不知如何是好,儿子看穿了些什么吗?。

他将母亲局促不安的神情尽收眼底,更加坚持要挖出母亲心中的恶瘤,“妈,该让我来承担的事情,你一定要让我知道,你还不够苦吗!”

陶母听到儿子体恤的暖语,刹那间老泪纵横,歪颈抽噎,“妈是一夜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多一个人知道,多一分操心,何必呢。”隐瞒了二十年,她该和儿子说吗?

陶曦哲听出了点门道,猜想那事一定跟父亲有关,“你让它烂在肚子里,对我未必是公平的,您老舐犊情深,我懂,但是我有权利知道。”

瞅见儿子怨气冲天,对自己大声咆哮,陶母双手捂嘴,泣不成声,一旁的服务员小梅尴尬地悄然离去。

“妈…我不再是毫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仔,如今将近而立之年,你要知道,我的肩膀能扛大事,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据理力争,一定要让母亲抖出肚子里藏的事。

“我们回后院吧,到我房里去。”拗不过儿子的胡搅蛮缠,她承认,儿子说的有道理,怪她收敛不周,暴露了情绪,她知道儿子不放弃追查丈夫过世的真相,她真的定不下神来,忧心忡忡。

中途从沙滩上撤回来的苏昕月与他们擦肩而过,她瞅见那个混血男额头青筋暴浮,似乎没注意到自己。

心里有点小失落,还夹杂着淡淡的怒火,哼,中午还对本小姐求爱,现在就相忘于江湖了,男人真狗屁的不是东西。

本来她就不爽了,要命的经期竟然提前了,小肚子疼死了,NND…再刺激一下,即刻暴怒。

苏昕月回到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像只死鱼一样裹着被子看电视。

◇红◇袖◇添◇香◇网◇站◇首◇发◇

陶母躬着身子坐在躺椅上,思绪万千,沉默久久才说话,“儿子,我们的家已经风雨飘零,我再受不起打击了,我之所以藏着掖着,是担心你也会出事,如今你执意不听劝告,非得要查个水落石出,你让我…怎么办!”一时紧张,不知从何说起,她已经非常努力的让自己心平气和。

陶曦哲习惯性的点燃烟支,烦躁地吐出团团白雾,等她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他相信,母亲过了这个坎之后,以后会开心很多,人心里有事往往夜不能寐,倒进苦水方可安享生活。

“那年,你放暑假到奶奶家,你父亲外出收集证据的时候,被人打伤了,他怕我担心,骗我说是摔倒在墙角磕破损的,其实是被人堵在巷口,罩着麻布袋揍的一身肿。”提及往事,陶母声泪俱下。

陶曦哲火冒三丈,心疼地给母亲递上手帕,忍着暴怒不发作。

“你父亲在法庭上交出了有力证据将被告置之于败诉,对方变本加厉地威胁,往家里大门泼红油漆,我才知道他被**的人恐吓,隔了几天,那些人三更半夜拿煤气罐砸烂你父亲的车子。

你父亲为人刚正不阿,对恐吓置之不理,坚持将二审官司打赢了,没想到…”说到这,陶母哽咽在喉,说不下去了,神情痛苦悲愤。

“出了法院,路上遇到车祸…”谈及那天丈夫出门就不再归来,她精神溃败,趴在椅子上,哭的呼天抢地。

陶曦哲怒火冲冠,拍案而起,父亲的车祸明显是人为,他切齿发誓,“我一定要他血债血还,死不罢休!”

陶母颤抖着身子抽泣,瞅见儿子阴寒如地狱的恶魔使者,如此陌生可怕,令她毛骨悚然,顿时六神无主,止不住哽咽抽搐。

陶曦哲掏出电话,拨给宋成弘,吩咐他立刻去侦信社委托,他要调查父亲打的最后一场官司,他要了解整个过程的详情。

父亲官司获胜后,当天回家的途中遇害,若是官司引来的仇杀,那手术有没问题呢?被篡改的手术同意书,又是怎么回事?

陶曦哲周身笼罩着冰冷黑暗的寒气,冻裂三尺,杀人偿命,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丧亲之痛,终有一日,我千倍万倍,还给你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脏病发(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