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情夫狠专一 [目录] > 第48章: 宴会(二)

《复仇情夫狠专一》

第48章 宴会(二)

摩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色降临,安顺山庄却灯光璀璨,亮犹白昼,伴随着喜庆的祝寿音乐,宾客三三两两聚集,笑谈风生。

苏昕月一袭白色连衣裙,穿梭在宴会上,稍显格格不入,场上的名门千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她的清纯玉洁的气质,非常显眼。

她远远看见苏大姐们恣意地和宾客寒暄,那应付自如的气度,谈吐都是极为优雅高贵的,她心中顿时滋生浓厚的自卑感,从没参加过苏家宴会的她怯步了,特意绕开一个弯,避开人多的地方。

她本身的不光彩身份,又刚闹了丑闻,她怕被认眼尖的人出来,随便挑了花式讨喜的点心,不着痕迹地端到无人的地方,慢慢吃。

晚一点,爷爷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宣布老哥的身份吗?要命啊,妈祖保佑老哥别乱搞幺蛾子。

仇大康费了不少钱财再托人弄到一张邀请函,携着女儿仇映秋一起来到安顺山庄。

原本他以为苏德昌只是为了照顾老父不便出行,才将寿宴设在老宅,没想到,竟然是一座富丽堂皇的依山别墅,在此之前,竟被保护的那么好,他仇大康自认是个人物,也没听说有这么一处豪宅。

仇映秋暗暗咋舌,好漂亮!

闭上眼,幻想自己就是这里的主人,穿戴都是最奢华的名品,享用的都是顶级工艺制造的,所有的日常都有随行仆役打点,她就是城堡的皇后。

她着魔了,转动的思绪不能制止,她急切的想知道,这家主人有单身的子嗣吗?

仇映秋五指顺着攒成一团,她要抓住机会的尾巴,为自己谋得富贵荣华的幸福。

奢华的宴客场地,身披一袭孔雀旗袍的窈窕女子,游走在青年才俊间,谈笑嫣然,旁推测敲的打听着苏家子嗣的情况。

不过片刻,女子柔美的笑容欲显得僵硬,细腻脂粉底下的脸色越来越黑,女子在伪装溃败之前,礼貌退开。

气死她了,苏家老头的儿子今年奔六,膝下无子,她的梦碎了。

失望的美人儿将杯中的高档鸡尾酒一饮而尽。

仇映秋并没消沉太久,依旧四处张望,寻找猎物。

在她瞄上一个水池边依靠着栏杆的忧郁王子之后,她立即调整面部表情,昂起斗志迈着摇弋的步伐,靠近男子所在的地方。

她一定会钓到金龟婿,爹地说了,她的命格注定是豪门贵妇。

不远处的水池边,灯光在男子身上洒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柔弱的光笼罩在男子的侧面,高高的鼻梁挺拔突出,棱角分明的嘴唇性感诱人,他浑身上下透出一种忧郁的气息,好似有一种悲伤,时刻围绕着他。

仇映秋惊艳的同时,整颗心都陶醉了。

“嗨,帅哥,我可以做你的女伴吗?”仇映秋吐出嗲嗲的声音,一脸娇羞的睨着她的忧郁王子。

被叨扰的陶曦哲冷冽的扫了女子一眼,不言语,无视她发花痴散发的臊气,迈着大步离开观景台。

“哎,先生…等等…”仇映秋紧张的追上去,扯住他的衣袖,来不及开口说话,被人甩开了手,没站稳的她为了避免旗袍撕裂,蜷着半个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冷酷男子没有绅士的牵起地上的女子,冷漠的离开原地。

仇映秋脸涨的像咸肉干,愤恨的抓狂,骄傲的自尊被人践踏了,一腔怒气堵在肺部,肆意乱窜。

她撑着地板站起身来,庆幸木地板质量好,她没摔疼,这里很干净,她的裙子没有沾污。

气炸她了,没见过这么不懂礼貌的男人,呿,帅了不起,大把的有钱人等着本小姐去亲睐。

仇映秋在原地整理好着装,故作悠闲的拢拢头上卷发,像个没事人似的离开了。

“哎呀…”

通往水上凉亭的转角处,两个女子擦撞到肩膀。

“对不起!你没事吧?”苏昕月暗骂自己不长眼睛,走路不知道看着点人。

仇映秋心情烦躁,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一张她做梦都想撕碎的脸,霎时咬紧牙根,气不打一处来,怪不得自己那么倒霉,原来遇到煞星了。

她抬手就要挥苏昕月一个巴掌,却在半空中被人拦截下来,怒气得不到宣泄,她的脸狰狞的状似要脱离身体,尖锐的吼道,“哪个多管闲事的!”拧头却看见是林智杰抓着自己的手,更是火烧五脏六腑,狠狠的瞪一眼苏昕月,“你个臊狐媚子,不得好死的贱人…”

叭…

咒骂声停止了。

仇映秋右手捂着被刮疼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睨着出手的林少,感受着耳朵嗡嗡嗡的响,片刻才反应过来,“你敢打我,你为了她打我…”哽咽的说不下去。

苏昕月看着眼前的两人,心里发毛,不知当走不当,虽然她看见蚯蚓被人刮耳光,她很爽,但是,幸灾乐祸好像不是好美德。

“不识好歹。”林智杰甩下四个字,挽着苏昕月的手,将她拉着走了。

他警告过她的,别动他的人。

赏她一个耳光只是暂时的,后面还有更精彩的,竟敢找傲雄帮的人侮辱他的人,找死。

“你可以放开我了。”苏昕月淡淡的疏离,被陌生人拉着手,很奇怪耶。

“你很漂亮。”林智杰答非所问,感受到手中软滑无骨的细腻,他一时不舍得放开。

这不是她第一次听人赞美她的容貌美丽,她在美国念书的时候,西方男子赞美人已经是一种礼貌,也可以说是搭讪的手段,更应该理解为本能。

她已经麻木了。

“你不记得我了吗?”林智杰的声音仿佛飘的好远,坠入无底洞般,轻落无声。

苏昕月拧紧眉头,狐疑地凝着他,摇摇头。

他的脸部线条很柔美,可搭配上冷冽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雅致的五官无端端的透出一股子强势逼人的霸气,还有一抹令人不可忽视的,冷漠。

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这号人物。

苏昕月牵强的扯出一抹笑,“你认错人了吧?”

林智杰情不自禁的抚上她的梨涡,“伊拉克,底格里斯河的小村庄,你救了我,还记得吗?”

苏昕月脸颊抽了,一抹说不清的震惊,有没搞错,她在底格里斯河救了那么多人,哪记得他是第几号啊,另外,小村庄又是哪。

她的头上是否有一行乌鸦飘过,然后拉了一泡屎下来,正好掉到她头上,天,伊拉克救的人,找到她祖宗的老巢,什么情形。

苏昕月尴尬的掰开他的手,“先生,抱歉,我没印象,另外,寿宴要开始了,我要回去了,对不起。”

林智杰温柔地凝望她逃似地跑开的背影,报以无声的回复,“没关系,我来帮你忆起。”

没人注意到,夜幕下,灯光没照到的昏暗处,陶曦哲望见男子柔情的抚摸着她的脸,心仿佛被什么窒了一下,清晰的感受到揪疼。

可是,他没看到最后,就离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宴会(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