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情夫狠专一 [目录] > 第49章: 宴会(三)

《复仇情夫狠专一》

第49章 宴会(三)

摩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家老宅的别墅主楼,宴会厅的奢华程度堪比总统设宴,偌大的寿堂喜庆奢豪,既有中式文化的高雅涵韵,又融合了西方经典的富丽堂皇。

老寿星苏伟伦夫妻二人稳坐高堂,两人隔着寿桌,分别坐在梨花木制的寿椅上,两旁是寿案,每样寿品都是采用古代高官祝寿的传统礼式,规格算是极高了。

吉时到,苏德昌作为老寿星的儿子,率先祝寿词。

寿星公苏伟伦回赠祝愿词之后,媳妇王黛娥带着19个孙辈排成5列向寿星公行寿礼。

寿星公苏伟伦回赠祝愿词之后,嘉宾原地站立,拱手拜寿。

仪式简单,但却是对寿星极其尊敬了。

礼毕,各就各位。

苏伟伦夫妇坐在高堂,与老乡绅们独开一席,苏家子孙则与宾客同厅。

苏旭尧母子三人同席,席上还有苏德昌与王黛娥,他不依了,抿唇,声音充满嘲讽,“这算什么回事!”

桌下,单慧敏扣住他的手,重摁着,并不言语。

死寂。

苏德昌假装咳嗽,打破僵硬的气氛,瞄一瞄原配妻子难看的脸色,轻声喝道,“旭尧,顾忌一下场合。”

苏旭尧唇角弯起冷笑,双眸紧紧地锁着他老子,暗藏这一股可怕的怨气,对,是怨。

你看大老婆那一眼是什么意思啊,装妻管严啊,这么爱装,你为毛还来招惹我妈咪。

苏五少扭曲的怨道。

他不止第一次庆幸自己长的牛高马大,光是这副身板在气势上就赢了,再拿出些魄力来,譬如跟前这种场合,他就能捍卫母亲不受欺负,一个眼神都不可以。

王黛娥尴尬的笑两声,神色却有些冷淡,“都是一家人,老爷子的大好日子,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罢,来,起筷吧。”

苏德昌顺着下台阶,笑眯眯的示意大家开动,“来,都起筷吧,沾沾寿星公的喜气。”

苏旭尧拳头拽得紧紧的,狂妄的抬高下巴,眸光一扫,锐利逼人,似要秒杀了王黛娥。

她终究是当家主母,适时出来婉转的打个圆场,既捞了好名声,又制止了他暗地里对她的征讨。

自己若再不识好歹,妈咪就会被扣上教子无方的无名之罪。

苏旭尧冷冷的勾起一个讥诮,不情不愿的拿起筷子,敛去寒色,扬起笑意,给母亲碗里添了几样她爱吃的菜,又故意夹了一个鸡屁股到他老子碗里,鼻子一歪,低头猛吃。

苏德昌哭笑不得的凝着碗里的凤尾肉,平静地夹起放进嘴里,酌一口轩尼斯白兰地,貌似人间美味似的,笑弯了眉梢。

苏昕月原本眉心深锁,瞅见苏旭尧幼稚的举动之后,两根眉毛倏地完成好看的弧度,咧开梨涡冲着她哥笑。

仿佛在说,妹子赏你一个大拇指。

单慧敏心头压着的大石,被儿子这一逗,顷刻间少了一半的沉重,优雅的用餐。

陶曦哲的位置可以将苏德昌席上所有的事一览无遗,他目睹了他们不良的互动,脸色很严肃,深邃的眼波停留在苏昕月身上,右眼皮微微颤抖,他有些忐忑。

不是巧合吗?虽然你们户籍不一样,却为什么在苏伟伦的寿宴共坐一席,不合常理。

陶曦哲感到心口钝钝的疼,为他刚冒芽的好感。

林智杰觉得苏家人的行事方式真令人费解,遮遮掩掩要埋葬的亲子关系,突然大摇大摆彰显给人看,算什么玩意儿,这是给自己挖坑,还是想要坑谁啊,无聊之极。

酒过三巡,苏伟伦起身站到堂前,接过佣人递来的麦克风。

“很抱歉,苏某打断一下大家用餐,招呼不周的地方,大家请多担待。”

吸引到各方注意力之后,苏伟伦转入正题。

“苏某80岁生辰,儿子孝顺,送了我一份大礼,我非常欢喜,迫不及待要跟大家分享。”掏出兜里的手帕,擦拭眼眶渗出的老泪。

大厅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算是恭喜苏老。

“外界一直关注安顺集团会交到苏某哪一位孙女手上,我和儿子原本一直在物色人选,兴许我年轻时候做的慈善事业感动了上天,赐我一枚金孙。”苏老的金孙像个深水鱼雷,引爆全场,众宾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陶曦哲眯起锐利的眼睛,极为诧异,苏德昌哪来的儿子?

“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我也跟大家一样,不敢置信,通过DNA确认之后,我情绪激动的差点引发心脏病,没想到犬子年轻时候留下的风流债,会是苏家继承香火的独苗。在这点上,苏某承认自己固执,重视男丁,我执意要抢了孩子回来继承家业。这事也巧,孩子他妈福薄,早早就离开了,孩子却是有福的,养母待他极好,我们苏家要了人家的孩子,自然也不会亏待含辛茹苦的母亲,只要孙子肯继承安顺,要跟亲生父亲或是跟养母,苏某都不干预。说了怕大家笑话,我使尽手段逼迫小孙苏旭尧接手安顺,他都不屑,称自己创的小公司足以养活一家人,人没了,他要那么多钱没用处。这孩子有孝心,我喜欢,所以我就不强求他与养母分开,孩子有自己的意愿,随他吧。”苏伟伦视线投向苏德昌一席,频频点头称赞。

林智杰诧异,没想到他竟是玩这一出戏,唇角弯起,掠过一抹看不见的讥讽。

姜是老的辣,人是老的贼,老人痴呆是要看人种的。

苏旭尧心里呕的要死,暗衬,你妈才福薄离开了,我妈好好的坐我身边呢。

全场嘉宾的眼神都聚集在苏旭尧身上,苏德昌夫妇那席只有他一个男丁。

单慧敏黯然神伤,缄默不言,只是低着脑袋,眼神集中在桌面上的碗筷。

苏旭尧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向大家鞠躬,“谢谢大家参加爷爷的寿宴,祝大家福寿安康。”

简单又不耐烦的一句话,虽然很没礼貌,可说的话中听,众人碍于场面,依旧眉开眼笑,并没人计较。

“哈哈,孩子脸皮薄,大家见谅,众嘉宾都是人中龙凤,有很多优点值得旭尧学习,请千万别吝教,哈哈。”苏老把场面控制的极好,三言两句客套话都在为苏旭尧铺就良性的人际关系。

众人自然听得出他明显的意思,纷纷高举酒杯,开怀畅饮。

最乐的莫过于仇映秋,她飞入苏家豪门的心又恢复了熊熊烈火,一双艳眸冒出一支支丘比特红心箭,射向苏旭尧。

过分痴迷的眼神并没有发现陶母身旁坐着的苏昕月,苏昕月的后背面对着她也是其中的因素。

现场黑着脸的除了苏家当家主母王黛娥,以及她四个女儿和女婿,还有一个人绷紧着身子在克制身上散发的冷戾不被人看穿。

陶曦哲唇角弯起鄙夷,苏家这是当他们是猴子来耍吗?赶巧了要在今天公布,不愧是老,江湖,手段十足。

安顺集团的股票,明日该大涨不少吧,哼,真善于敛财之道。

他记得苏旭尧跟苏昕月的户籍一样,苏旭尧是被收养的,那苏昕月呢?为什么是姓苏?苏伟伦只公开苏旭尧的身份,怎么?还有别的隐情吗?

陶曦哲觉得他很有必要查一查苏昕月的背景,苏家人太滑头了。

他记得苏昕月在花莲医院自称是明德医院心外科的医生。

触及明德医院,陶曦哲眸子暗了暗,他是不是可以通过苏昕月来调查明德心外科历史的病历档案?细想又似乎不行。

此时,宾客们纷纷移步楼上歌舞厅,继续上流社会的狂欢派对。

歌舞厅一改寿堂的祝寿音乐,而是莫扎特的小夜曲。

陶曦哲尽管脸色难看,混迹商场多时,逢场作戏他可不含糊,很快的调整情绪,融入其中。

眼尖的扫到苏昕月,他冷不丁的靠近她,大手环住她的细腰,“啊…”突然被缠住,蛇绕身的不适感,让苏昕月惊吓出声,但被钢琴声给吞没了,只有当事人知晓。

苏昕月显得惊愕,竟然遇见陶曦哲,细想又是情理之中,暗衬,这台湾的政商名流都被邀请来了吧。

这时,陶曦哲绅士的弯下腰,伸出他的大掌,“美丽的女士,可以陪我跳一支舞吗?”

苏昕月笑嘻嘻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入他的手中,“乐意之极。”

两人翩翩步入舞池,迈着娴熟的步调,俨然一对金童玉女。

“你爷爷宝刀未老啊”陶曦哲状似感叹,其实是旁推侧敲。

“嗯,中气很足,看不出他已过古稀之年了吧。”苏昕月虽然跟苏老不熟悉,血缘流在身上,不自觉的就会承认他是自己的爷爷。

没有心机的人儿,话语间带着些许傲娇.

陶曦哲搂着苏昕月的力道倏地一紧,眸光微闪,冷漠的眉梢飘过一缕厌恶。

苏昕月突然被一股猛劲拉了一把,惯性的贴紧男子的胸膛,霎时面色绯红,延伸到耳根处,害羞的低着头,不敢看陶曦哲的脸,怕瞥见他挪揄的邪笑。

心思各异的两人,舞步依然飘逸如燕,潇洒恣意。

仇映秋红了双眼,手中的酒杯似要被她捏碎了,那因为过分的恼怒咬紧的双唇,显得美人儿狰狞凶恶。

真不甘心,他看上的一个个男人都被苏昕月勾去了魂,这个小臊狐媚子一定使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法术,不然,就凭她的身板,还有那呆板无趣的熊样,哪入的食色性也的男人那贼眼。

林智杰发怔地看着舞池中浑然忘我的苏昕月,那双禁锢着她弱小身子的大手如此碍眼,他甚至嫉妒他的幸运,能拥着美好的人儿,看她尽显小女儿家的娇态,怕是已经情根深种了。

哎,自己缺席了将近十年的流年里,无理由的晚点了吗?

亲们将文文加到书架吧,摩嫂更新之后,页面显示可能会久一点,收藏之后,系统会通知大家哒。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宴会(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