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情夫狠专一 [目录] > 第50章: 宴会(四)

《复仇情夫狠专一》

第50章 宴会(四)

摩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陶曦哲深邃的眸子凝着怀中的女人,修长的身段包裹在裙下,摇弋的舞步,秀出她玲珑的曲线,领口露出细致的锁骨,削瘦的肩胛该死的性感,他俯瞰而下,饱览了领口往下若隐若现的傲人事业线,柔美的气质介于清纯与成熟的边缘。

他低头靠近她的耳侧,朝她的耳窝吹去热气,“女人,你很美。”

苏昕月感受到他暧昧的审视,心脏如被小鹿不断碰撞,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忍不住唇角边上羞涩地笑意,潋滟的眸子不知道该往哪看,浑身不自在。两人如此亲密,她有稍许的发窘,呼吸不自觉的困难,一股脑儿的空白,不知该逃还是任由他继续圈着。

“女人,我们交往吧。”陶曦哲的声音深沉又富有磁性,勾的她一颗心蠢蠢欲动。

交往?

胸中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刹时不知所措。

陶曦哲停下挪动的脚,双手抚上她的脸颊,光滑细腻的手感令他的手心一颤。

抬高她的下巴,令她看着自己,“女人,我是认真的。”

苏昕月嘟起可爱的嘴,眸子认真地凝着他深邃的眼波,情不自禁的荡漾在迷人的漩涡内,沉溺了。

“我很喜欢你,请给我一个机会吧。”说罢,吻住了她诱人的粉唇。

苏昕月反应过来的时候,被人扣紧了后腰和后脑勺,所有的挣扎都被他温柔的吻化为暧昧的情愫。

她闭上双眼,坠入迷离的晕眩中,陶醉。

竟忘了要呼吸换气。

陶曦哲好笑的松开怀中有趣的女子,再亲了一记她的樱桃小嘴,哈哈大笑。

“**!”苏昕月窘迫的锤了两下他的胸膛,气力没有轻重,反而像是撒娇。

男人邪气的唇角扬起动人心魄的笑容,“小月月,你这是答应了吗?”

苏昕月轻轻的点头,不敢看他,脖子以上都是潮红色,窘困的想要变成烟雾,化散到空气中去,羞死人了。

低着脑袋的美人儿错过了男子眼神里杂糅着的危险。

这一幕看在他人眼里,俨然登对的情人浓情蜜意

打情骂俏的两人,不知此刻舞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

赞赏的,羡慕的,嫉妒的,鄙夷的…

仇映秋赤条条的憎恨了,惨白的脸色,狰狞的拳头,她那阴鸷的眼神恨不得要撕了苏昕月,以平息腹中无限被放大的妒忌。

真不甘心。

暗暗发誓,一定要毁了她那刺眼的幸福。

林少瞥见仇映秋扭曲的面容,冷漠的眸子火光升腾,隐忍着灭了她的冲动,走到她身侧,“仇小姐,记住我的奉劝。今天那一巴掌没打断你的面部神经,下一次就不止是面瘫那么简单了,你再敢损了苏昕月一根汗毛,不管你信不信,你不是身败名裂那么简单,你知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说罢,鄙夷的朝她一哼,冷酷的走开。

那气度依然是几秒钟前的气宇轩昂,左手优雅的摇着杯中红酒,右手娴静的呆在西装裤兜里。

虽然林少的声音小得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却无一丝温度,深沉如连绵不断落下的冰雹蛋子,全砸到她身上,冰冷刺骨。

仇映秋唰的脸色惨白,精致的妆容碎裂成块的掉下,对苏昕月的恨意升至顶端,却忌讳地瞥向林智杰透出恶魔气息的冰寒背影,那令人寒颤气场,让她不敢大口的喘气。

她讨厌被人威胁。

林少不可能一辈子都护着那个小贱人吧,总有一天,我要让她付出代价,为我被人践踏的尊严买单。

仇映秋噙着阴暗的诡笑,拖着她的孔雀盛装,视线巡向舞厅四周,欲找寻苏旭尧的身影,游走几圈,却没发现,悻悻的找个位置坐下等待。

苏家佣人突然踏入舞池,请苏昕月两人跟他走,苏老要见他们。

苏昕月忐忑的走着,不安的睨一眼牵着她的陶曦哲,眉眼染着疑惑。

爷爷,怎么会突然召见?叫上他,是看见他们那个啥,亲吻了吗?

太怂了吧。

长长的走廊一片静谧,纷沓的脚步声隐入高档地毯中,苏昕月紧张的觉得脸蛋有点燥热。

她摇他的手,撞撞他的腿,小心翼翼的小声说话,“欸,你不怕吗?我们这是见家长耶。”

瞥到他邪魅的眸子,又是一阵发窘。

好像只有自己迫不及待吧,人家轻松淡定的样子,反倒像是他带自己去见家长。

陶曦哲抬手飞快的刮过她娇小可爱的鼻梁,含着温笑,“傻瓜,有我在呢。”

苏昕月的心里还是怪怪的,她觉得他看自己的目光越发深邃难懂,似乎藏掖着什么。

挣脱不开的手,交错的握着。

两人来到一个稍小的客厅,室内一派欧式风格,豪华的吊灯,出自名家手笔的著名油画,随处可见贵重的古董摆件,可见品味之高,奢侈之极。

“爷爷。”苏昕月怯生生的低喊。

“苏老,你好。”陶曦哲彬彬的弯腰行礼。

苏伟伦的目光集中在两人牵着的手上,不动神色,仿佛早已了然于心。

“坐吧。”这位叱诧商场大半生的老寿星示意两人,浑浊却锐利不减的眼神落到陶曦哲身上,脑间复述他的背景。

商业周刊上的常客,陶曦哲,目前台湾软体市场的第一把手,年仅27岁,单身。

“你们什么时候订婚?”老人花白的眉毛挑的老高,睨着两人,开门见山。

陶曦哲神色坦然,凤眸直视苏伟伦,认真的开口道,“我对小月是认真的,我们两情相悦,我恨不得小月马上冠上陶夫人,但是,我尊重她的意思。”他温润深情的笑睨着苏昕月,完美的将皮球踹给她。

苏昕月被口水哽了一下,订婚?两情相悦?

这男人太无耻了吧,先将她吃干抹净,又在众目睽睽下揩她的嫩油,被爷爷的眼线逮着了,就想绑她回家!

天上下的雨,还是河流的水啊,不用本钱的。

她可不依。

“我还年轻呢,不急。”抗着四只锐利的眼珠子,她颤颤地挣扎着,咬着下唇挤出几个字。

“我们已经在交往了,记得?”陶曦哲似笑非笑的凝着她,带着一抹邪恶,东北虎逗着小花猫玩的味道,不,应该是虎视眈眈。

别这么盯人啊,逼良为女昌啊。

苏昕月怒了,“你得追求我!花呢,礼物呢,约会呢!”女孩子都期盼着浪漫的恋爱过程,而不是注重一个结果,结局往往是残酷的,像妈咪,不是厨房就是孩子,多亏啊。

看见一老一小哄然大笑之后,她囧了。

自己刚才吼了什么来着。

苏老无视孙女天真的嗷叫,慈祥的神色稍显严肃,“你看,这婚事要跟亲家公商量吗?”

陶曦哲连眼睛都没眨,保持原来神色,四两拨动千斤,简单的回答,“我的家人很民。主,家母对昕月很满意。”

其实,他的思绪在触及父亲那一刻,已经心乱了,强大的自制力使得他隐忍住一切情绪不让它外露。

苏老显然很高兴,布满皱纹和老人斑的手拍在自己的膝上,“那就由我来安排一个黄道吉日吧。”

“爷爷!”

“谢谢苏老成全。”

一个愁眉苦脸,一个眉开眼笑。

苏昕月鼻子翘的好高,哼他,干嘛跟她唱反调啊,讨厌。

苏老无视孙女的闹腾,小丫头懂什么,苏家的子孙,政商联姻是必须的,难得两人有情,早日定下来,对两个企业都是正面的利益。

“你们出去玩的开心点吧。”大事定了,苏家喜上加喜,苏老乐呵呵的摆摆手,当作是下了逐客令。

“是,爷爷。”

“苏老再见。”

退出门外的苏昕月扯着陶曦哲胸前的衬衣猛摇,坏蛋,坑蒙拐骗偷!

陶曦哲痞痞的朝她挤挤媚眼,“小月月,你有这么心急脱你未婚夫的衣裳吗?”倏地挨近她的耳窝,暧昧的吐气,“马上跟我回家吧,为夫满足你一切需求。”

“去死!”作势要踹他,抬起的脚嘎然停止在半空中,没有飞出去。

“哥。”苏昕月收回脚,站好姿势,诺诺地跟迎面走来的苏旭尧打招呼。

苏旭尧额头拧紧,面色遗留着不可置信的痕迹,“老爷子找你?”下巴飞快的抬了一下,朝身旁的男子指去,“不介绍一下。”

陶曦哲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陶曦哲。”

“久仰。”苏旭尧自是知道他是谁,自己要问的并不是名字。

苏旭尧将全身的气力集中在腕上,“7月26号晚上,你在蝶魅838厢房吗?”

两个大男人交握住的手均露出明显的青筋,可见较劲之不相上下。

“是的。”陶曦哲沉稳的答对。

苏旭尧倏地松开他的手,一拳抡到陶曦哲脸上,怒吼,“混蛋。”

苏昕月被突发的事变惊呆了,很不满的瞥了她哥一眼,赶紧上前看看陶曦哲的伤势,“你还好吗。”

陶曦哲摆摆手,捂着疼痛的下巴,冷淡的回应,“没事。”抬眸对上苏旭尧,“我会负责的,苏老会安排订婚。”

殊不知,他老实的话语等同于火烧浇油,苏旭尧气的汗毛都飞炸开来。

“做梦!我不会把妹子交给你,老爷子也别妄想着干涉小月的婚配。”

他就蛮不讲理了,怎么着。

“哥!”苏昕月冷喝出声。

苏旭尧觉得他的肺要爆了,怎么就有这吃里扒外的,又不识好歹的臭丫头,关键时候不支持着点,还要拆他台,不知道他是为她好吗。

“别吵。”冷喝她住口,手指着陶曦哲,“你们一个个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就这么轻易的决定终身大事,我不同意,谁都别想。”

走廊气氛闹得僵硬。

三个年轻人面色各异。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宴会(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