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情夫狠专一 [目录] > 第55章: 心尖上的人儿(三)

《复仇情夫狠专一》

第55章 心尖上的人儿(三)

摩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伟伦寿宴第二天,苏家流落在外的子孙根苏旭尧即将继承安顺集团的消息,透过各大新闻媒体和报纸杂志,传遍了台湾,像个深水炸弹,把所有人炸的措手不及。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看同一份报纸的人,神色各异。

苏家老宅,苏老爷子眉目欢喜,赞赏报道的记者不愧是经过严格挑选的资深媒体人,拿捏的恰到好处,既没有喧宾夺主,又凸显出苏家企业后继有人且能力绰越。

版面头条是台湾实业家苏伟伦子孙满堂祝贺八十寿辰,插图是安顺总裁父子共享寿宴,副版是苏家流落在外的子孙苏旭尧美国芝加哥商学院MBA背景和他创办的上市公司精诚投资,信奉以“精”致本,以“诚”取信为理念。

苏旭尧看了早报之后,悲愤了,狗血的标题外加调侃式的设计对白,深深的被雷倒了。

他与老头子同席宴饮的一幕被拍了下来,不愧是专业技术抓拍的照片,那神似的五官以及若隐若现的气度,看过的人,都觉得这是一对父子。

苏旭尧的眼不由得抽搐,靠之,他什么时候露出这么白痴的面容了,如此扭曲,一定是PS的,假!

NB国际,林少鼻子一哼,甩开了虚假无聊的早报,不过是演戏给人看,虚张了气势掩盖了丑闻,呵呵,正面与负面,不过是一大家子出场做个秀就界别开来了,花点钱经过媒体包装,就糊弄了世人,真是可悲,可笑,可叹。

林少注意到,苏家没有公布苏昕月的身份,暗衬,她刚出的丑闻未被人们淡化,加之她的私生女身份,苏家断然不敢在如此有利累积自家声势的优异条件下,搅出点不利的风波,报纸上的子孙拜寿的照片都是背影,看不到他们的脸,她自然就浑水淌了过去,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波纹。

他有点庆幸,她不是长在苏家,才有如此纯真灿烂的笑颜。

恒昇科技总裁办公室,陶曦哲眯着狭长的眸子,翻看苏家高调的自弹自唱,奇怪的是,苏老并没有将自己与苏昕月即将订婚的消息透露给媒体,这是为哪般?

混迹商场半个世纪的老姜比谁都更懂得打铁趁热,这浅显的道理,其中另有隐情或是阴谋?

陶曦哲想到自己去找过苏德昌,按说,他拣了自己做女婿要大篇幅宣扬才是,对安顺或恒昇今天的股价都是极其有利的,苏家今天打出的这张牌,真臭,不像他家爱摆阔显摆的风格。

他揉揉太阳穴,脑瓜子高速运转,瞻前仰后地分析着整个事件。

叩叩叩…

“请进。”陶曦哲声音浑厚有力,思绪却显得无力。

秘书谢丽欣端着咖啡往总裁办公桌走来,同行的还有面色不善的宋成弘。

他挥手示意谢秘书退下。

“我要求加工资。”宋成弘怨气颇大,将一大叠机要资料整齐的堆放到偌大的檀木桌上。

陶曦哲将手上的报纸递给他,松开紧蹙的眉头,唇角掠有一抹邪气,“跟你换吧,我拿你的股份,你来当总裁。”

宋成弘瞪大双目,不可置信的盯着老板兼好友,没变啊,还是那个鼻子那个眼,悻悻地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子,真不甘心。

他的视线触及报纸的标题,倏地又撑大了双眼,手指点点报纸,向来如簧的巧舌结巴了,半信半疑的眼神直视陶曦哲,“这搞屁啊,要报复这样的家庭,我们没有尸骨无存,也要自损双臂吧。”

“不知道,且走且开吧。”陶曦哲啜一口咖啡,坐在老板椅上转了一圈,勾唇一笑,“歪打正着,我即将与苏家联姻,对象是苏德昌的私生女苏昕月,对外没有公布身份。”

“苏昕月?”他这想要了自己老命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宋成弘像见了鬼似的,惊悚的蹙着眉,弱弱的试问,“你说的苏昕月是前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明德心外医生苏昕月吗?”

“是啊,怎么,你认识?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陶曦哲神色严肃起来。

“她被曝光收受病人红包。”经好友这么一说,她是苏德昌的私生女,不缺钱啊,“我终于理的通,为什么苏昕月在网上的帖子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被人黑掉,连我这个计算机高手都不得不佩服出手的人,原来有苏家强大的后盾。”宋成弘一脸终于懂了。

“哈哈…哈。”陶曦哲堵车的头绪霎时通顺,“原来她出了丑闻,难怪苏家不敢外泄我这个准女婿。”他不得不佩服苏家人运气好,谋略好。

他想象的到,再过不久,他跟苏昕月联姻一旦曝露在阳光下,必将苏家的声势再推上一个台阶。

“你…真的深入敌人内腹啊?”宋成弘不敢相信,懦懦地想再确认清楚。

“你应该相信的耳朵没重听。”陶曦哲鄙夷地点点头。

宋成弘一巴掌拍自己的脑门,“oh,mygod。”他是个疯子。

陶曦哲无视他抽风,聚精会神翻阅他呈上来的资料,确认无误之后,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大名。

宋成弘则坐在他对面,就企划案事宜,有问必答。

半个小时之后,总算搞定了堆积多日的案件。

正事处理完了,宋成弘开始报备私事。

“你让查的陶父受理的最后一单官司,征信社传回来部分信息,我已经发到你的加密邮箱里,我先口述吧。”

陶曦哲点头,神色略微深沉。

“陶父的委托人方天才原为方天控股集团的法人代表,被告非法集资,案件涉及诸多民间借贷的民营企业家,牵连甚广,经历了一年的证据收集,陶父向法庭证实方天才的原始资金来源清白,方天控股集团突然的资金链断裂,所借贷的钱财均为朋友支援,并非高利贷,才无罪释放。这一年期间陶父屡次被人暗中威胁,时年久隔,已经查不出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

“非法集资?我爸是得罪了政府的人,还是方天才被人盯上了?”陶曦哲墨黑的瞳孔深如无边的地狱,深沉的向左转动。

父亲在胜诉当天出了车祸,没人会相信这是意外。

宋成弘继续背诵他获取的信息,“我查了方天控股的背景,诧异的发现,在陶父打赢官司的第二天,方天才破产了,方天控股被一名叫朱子杰的加拿大籍华人收购,更名为杰世集团,而方天才被上门讨债的人逼死,家破人亡。不可思议的是5年后如日中天的杰世集团并入了巨富财团旗下,朱子杰却如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宋成弘收到这些资料后,多次唏嘘,陶父真强悍,招惹了这么强大的对手,也能将官司打赢。

同时,他也寒心不已,好人多磨难,政商勾结的市场已然容不下活得真实的好人。

它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充满杀戮,血腥遍地,稍不留神,便是横尸疆野。

一切都是命吧。

陶曦哲沉默着思考了许久,抽了半晌闷烟,才打破死寂,“按照你的思路,抓着巨富财团这条线索查下去,把巨富的发家史翻个底朝天,苏家这边由我来跟进。”

宋成弘一听,工作量减轻了,暗衬,老兄还知道要弥补一下我这劳碌命的,良知没泯灭嘛。

“何协理快回来了,还没评估市场之前,你尽快巡视完美国的业务,做好去大陆的准备。”陶曦哲凉凉地说出他的决定,似乎知道有人会不满,特意留到最后说明。

“……”

宋成弘非常不满,咬牙切齿地瞪着陶曦哲,好似不甘心被耍了一记。

“兄弟,能者多劳。”陶曦哲面无表情地拍拍他的肩膀,越过他,进入个人休息室。

偌大的办公室,有一个苦逼的打工仔,发狂的猛捶自己的胸口。

休息室内,陶曦哲拨通苏昕月的电话,他打算从她开始下手,届时,哼哼…

“喂…”话筒传来苏昕月慵懒的娇媚嗓音,显然,还没睡醒,看来,她被停职了。

哼…

陶曦哲勾起唇角,使自己无情的五官挤出一点笑意,让声音不要那么的生硬,“小月月,声音这般娇滴滴的,敢情你还躺在床上?”

“嗯…”

“小懒猪,赶紧看看你的小屁屁,有没有被太阳晒伤啊?要遮好咯,哈哈…”

苏昕月迷迷糊糊地伸手摸摸自己的屁股,突然觉悟自己被耍了,尖叫出声,“啊…”

陶曦哲被女高音震的耳朵痒痒的,五官皱成一团,抿紧唇角,“小月月,你要谋杀亲夫吗?”

苏昕月脑袋还没清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糯糯地低下口气,“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电话彼端的陶曦哲能幻想的出,那个缺根筋的傻女人,瘪着嘴的神情,五官不禁被软化至柔和,“晚上来我家做饭吃吧,我那新居入住了还没开伙。”

“噢,好。”

“那这么说定了,我下班后去接你,到时候再联系。”

“嗯。”

“宝贝,亲一个,啵,拜拜。”

“拜拜。”

沉浸在幸福中的苏昕月,甜甜的抱着手机,美美的睡着回笼觉,并没有在意陶曦哲如何得知自己没上班。

陶曦哲发现短短一分钟的通话,自己却是截然不同心情,他暗自归为,这是剧情需求。

总裁休息室的门打开,办公室已经没有宋成弘的身影,陶曦哲深呼一口气,跨过大办公桌坐到老板椅上,继续批阅公文,并不知道自己冷硬的脸上,遗有一抹淡淡笑意。

(摩嫂有点想踹这个死鸭子嘴硬的男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尖上的人儿(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