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复仇情夫狠专一 [目录] > 第6章: 一家人,一座城(一)

《复仇情夫狠专一》

第6章 一家人,一座城(一)

摩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陶曦哲住在20楼的总统套房,他的公司在101大楼,住在君悦,上下班方便而已,也只是暂时窝几天,无所谓。

进房间第一件事,洗澡!纽约到台北,近二十小时的飞行,一身疲惫。

半个小时后,美男出浴,他一边擦着头发,走出浴室,下半身裹着浴巾,露出精壮的胸膛,小麦色肌肤,六块腹肌,特别养眼。

侍者送了晚餐上来,是他在前台点的海鲜意面,交待了半个小时后送上来。

扒了两口,陶曦哲就没了食欲,长时间的飞行,到了陆地又堵车,胃很不舒服。

“Shit…”陶帅哥一脸大便,回卧房找了一条迷彩服七分裤,白色棉T恤,套上。转身回到饭厅区域,一手拿一瓶日本GABARICH青梅酒,用脚关上冰箱门,出门,走楼梯上楼顶。

天台风很大,陶曦哲挨墙根找了个地,一屁股坐下,右脚伸直贴在地上,左手搭在曲起的左脚膝盖上,右手拿瓶,喝一口青梅酒,抬头再望天,姿势放荡不羁,若是不去看他一脸诡异阴暗,光看侧脸的话,会误以为,他此刻很休闲放松。

他这两年一直是纽约台北两地奔波,公司已经稳健运行,他的心却没归属感,犹如一具断腿的幽灵,没有停靠点。

他是因为一个人才讨厌一座城。

台北这个地方,背着自家一条人命,他背井离乡,孤身打拼,就为了闯荡一番事业,有能力去找出真相。

时隔久远,医疗事故的真相好像被人刻意抹掉了,两年来找了不少线索,却没有硬性的有效证据,证明苏德昌是主刀医生,陶曦哲愤恨,挫败。

仰起头直灌酒,瓶底朝天,咕噜咕噜…,扔掉空酒瓶,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吐纳,陶曦哲双眼半瞌,看眼前,烟雾袅绕,勾勒出二十年前痛心疾首的画面…

父亲陶承志是一名律师,那天他帮人打赢一场官司,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当场重伤,送医是及时,抢救了过来,只是心脏受损,需要再次手术。

他记得特别清楚,那时候他才7岁,跟母亲柯静云一块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冰冷的医院长廊,空气充斥着消毒水,母亲神情崩溃,低声哭泣,他内心惶恐,不知所措,紧抓着母亲的衣角,母子二人无能为力的看着“手术进行中”,漫长的等待,秒秒诛心。

3个多小时后,手术室出来一个医生,请他们移步UICU,说父亲的手术成功了,车祸造成病人机体损耗过大,身体无法负荷,仍未脱离危险期。

他们去到UICU病房的时候,被护士拦住,告知里面病人突然失去心跳,正在抢救。母亲柯静云听了护士的话,就晕倒在地,他吓的哭不出声来,眼泪鼻水流了一脸。

医生捏母亲的人中,母亲醒了过来,人还没恢复清醒意识,就被告知,要进去看父亲最后一眼。

他甚至忘记不了那绝望,病房的心电图“滴,滴,”一直叫,电脑屏幕是一条直线,父亲躺在床上,罩着氧气的脸脆弱灰白,胸口缠着棉纱,插在手上的点滴管内,还有一节回流血,母亲趴在父亲身上嚎咷痛哭,自己紧捏着父亲的手,嘶哑的喊,爸爸回来……那痛不欲生的感觉,是他一生的噩梦。

医生很快就递来一份手术确认书,一份死亡通知书,一份法医鉴定书,要母亲签字,母亲情绪失控,脑袋空白,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并没有理会那个医生,一会又进来另外一个医生,安慰母亲,并让她签字。

不知道他跟母亲说了什么,母亲竟然接过笔,深情呆滞,抓笔都没力的人,糊里糊涂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父亲生前投了商业万能险(包含医疗保险和意外保险),此次车祸获的赔偿,公司社会保障赔偿,商业保险的意外身故险金,三个款项加起来,一共有二百三十五万新台币。

母亲不愿留在台北这个伤心地,带他回到花莲老家,十几年来一直没动父亲那笔钱,后来他出国求学,才挪作学费…

陶曦哲沉浸在回忆中,脸上挂了两行清泪,痛苦的神情如同被宛去了心头肉。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家人,一座城(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