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话◎王妃是海贼 [目录] > 第140章: 永恒之爱

《神话◎王妃是海贼》

第140章 永恒之爱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妈的!简直一群废物!这样的破地儿,也敢动大海盗联盟的海王?!”鲁班一边咒骂着,一边一脚将路边的亚克国士兵的尸体踢开。

“鲁班!”这时身后传来了慕逍遥的声音,“我告诉过你多少遍,无论生前如何,死后人人平等!”

“海,海王!”鲁班慌忙单腿跪地,“我以为……”

“以为什么?!”因为正抱着艾海儿所以慕逍遥的声音虽然严厉却也很轻。

“不,没什么。”

“海王!”这时李杰跑了过来,“华不见了!”

“我知道。”慕逍遥轻笑,“因为他是东方耀。借助我们寻找孟夏帝国的弱点,顺便灭了亚克国。”说着,慕逍遥脸上的笑容越发张狂,“但是,我们似乎不适合做棋子。所有人听令!”慕逍遥命令道,“调转船头,先发制人,攻击齐鲁国战船!”

“但是……他们一直同我们一起攻打亚克国,而且,他们的位置,比较占优。较量起来,我们不会……”李杰犹豫道。

“你对我的判断产生怀疑?”

“不!不敢!”李杰慌忙跪地。

“要知道,感觉自己被羞辱了的人,不仅仅是我们。”说着,慕逍遥低头看着艾海儿,“去吧。”很随意的挥了挥手。

南风北望向远处的海面,硝烟一片……

但是,一片硝烟之中,隐约看到了盟夏帝国的战船!如同一支天上而来的军队,浩浩荡荡的,在大海上,掀起了浪花。

这时,厮杀声音响起。齐鲁国的战船被夹在大海盗联盟以及盟夏帝国之间,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而且无路可逃。

“王儿!”齐鲁国王东方主抓住东方耀的衣袖,“这该如何是好?”

“父王。”东方耀轻笑,“我们输了。兵行险招就是如此,或成王或败寇。”

“这,这,这是何意?!”

“父王,倘若我不是齐鲁国的王子,倘若我真是一名商人或者……”

“或者怎样?!”

“或者,会站在对面那艘船上。”东方耀看着风影海翼,淡淡说道。

“你!你说什么?!”

“该做的,我已尽力。但如今你我均无力回天。为今之计,唯有牺牲你我二人的性命,守护住齐鲁国的百姓们。我为了齐鲁国的梦,放弃了自己的梦。无论如何,对您,对齐鲁国的百姓。我,问心无愧。”说罢,踏出一步,消失在了大海的波涛之中。

“王儿!”见东方耀消失了身影,东方主就好像没了脊梁,突然觉得肩膀上的一切,自己一个人无法承担。

盟夏宫中,南风祈挥笔……

“殿下。”侧门,走出那位神秘人,“或许,从今日起您不用再佯装杀人如麻了。除掉了齐鲁国亚克国,混入盟夏宫的奸细将会少许多。”原来,被南风祈处以极刑的侍女们……

“呵。”南风祈轻笑,那像极了南风北的面容上多了一丝稳重,“没什么佯装与真实。这本不是个真实的世界。看破了,便会知晓,一切都是假。只不过,即使是虚假的梦,也会让人沉溺,无法自拔罢了。这点司徒老师应该最清楚。”

“殿下还是第一次,唤出我的身份。”司徒敬名笑道。

“或许,您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就连我也不清楚。真真假假,本是虚无。若不是天生就背负着盟夏帝国,真想拂袖而去,云游四海,逍遥名利与算计之外。”停笔,原来他写下了个情字,“司徒老师可懂这个字?”

“世间万象,唯有此字最难读懂。”

“兄弟之情,亲人之情,恋人之情,恩人之情,师生之情……只是这个字,恐怕用我的一生都写不完。”

“殿下只是不喜欢解释罢了。比如……”

“父王之事,不必再提。解释也是多余。有些事情,我做了,并且我知道我做的是什么,是为何,是对,还是错。这就够了。没必要同他人解释,让他人明白甚至认同。”

“但这样也会让您孤独下去。”

“孤独?老师可知孤独的滋味?”南风祈看着司徒敬名。

司徒敬名笑,“我穿梭与各国之间,日日难有闲暇,自然不识孤独滋味。”

“是吗?”南风祈坐下,“只怕,老师从未摆脱过孤独,所以不知孤独滋味。”

司徒敬名皱眉,而后留意到南风祈腰间少了东西,“钥匙呢?”

“送了位客人。”

“那可是三界之门的钥匙,没了他,你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

“缘既已尽,何须流连?凭着一把三界匙阻止她的轮回,将她留在鬼界,只为让我每年一解相思……只是我,这些年来,望着她的苦,却一直不懂自己的错。”第一次,南风祈神伤,他的伤,竟有种刺痛人心的力量,“今生无缘,只盼来世。”

“呵,可笑生生世世,只不过是无数次的往复循环罢了。这些,我见的太多。”

“所以,爱才会永恒。因为有轮回的往复循环,哪怕今生的魂魄只剩极其微弱的一缕,那也是为了留守住全部的爱意。待到来世……遇见她之时,确保自己认得出才好。”说着,目光迷离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公海,齐鲁国的战船在东方主示意下举起了白旗。而东方主,则用佩剑,割破了自己的喉咙。

当初是他与亚克国王设计慕逍遥父母,致使他们答应为彼此而死。如若他今日不以自己的血来洗涤慕逍遥的仇恨,只怕他整个齐鲁国的百姓……

何为对?何为错?他不知,他不懂。为了齐鲁国的将来,他可以工于心计,可以联合外敌,也可以中途背叛。

为了齐鲁国的百姓,他又可以割破喉咙,鲜血流干而死。

究竟,何为对?何为错?

慕逍遥唤来李杰,让他命令所有大海盗联盟的船只趁着齐鲁国战船还挡在他们与盟夏帝国之间的时候自后方撤退。绕道回海子。

“慢着。”一直沉默的南风北却吓住了慕逍遥,“留下海儿。”

“笑话。她是我大海盗联盟的人,为何要留在此地?”

“要走要留,只怕也不是你我二人说了算。是否应该询问海儿的意思?”

“……”慕逍遥怀中,刚刚睁开眼睛的艾海儿又慌忙将眼睛闭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到底该不该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又该说些什么?该死,这里怎么不是母系时代?如果……咳……如果能……算了,头还有点晕,先睡吧,这两位帅哥以后再解决,是蒸是煮梦里再决定好了。一个是大海盗联盟的王,张口闭口都是放肆,拽的要死。一个是盟夏北国的王,冷艳到……让人喷血……其实,她很有信心可以……那个什么……

终于,咒印和血咒在同时被解决掉了。

戏剧性?慕逍遥与南风北二人摆脱了所有所有的顾忌……终于可以如“一般”男子一样,追求自己的所爱……

但是……

这个结会否比之前的一切还要难解?

——完——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