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10章: 意外的出差

《青鸟的痕迹》

第10章 意外的出差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梦魇象鬼魅附体般压得我心口很疼,又一次冷汗泠泠从梦里惊醒。我象一个刚从洪水中打捞上来的残存者,除了大口大口的喘气,没有其余的思维。天气闷热无比,电风扇的风已成热风。在上海这个拥挤炎热的夏季,可以不用空调度夏的要么是生活所逼,要么神经有几分错乱。我是生活所逼吗?可笑!我内衣口袋里的卡可以开一家规模大的公司。那是那个在母亲死后我再也没叫过他爸爸的男人这么多年来给我的生活费及原先的教育费。我从来不用他那卡上的钱,这么多年来,不管我辗转何地,他都没有停止向卡上打钱。他在用他的金钱赎回失去的亲情。可我宁愿住在没有空调的闷罐里,也不愿意接受他的施舍。虽然这些钱是我理所当然应该得到的。

睡意全无,我起床拉开窗帘。窗外星空浩瀚,上海的夜永不宁静。街上闪烁的霓虹灯似夜的精灵,无限妖娆装扮夜空。不夜城的歌声在远处飘荡。

一丝痛楚急窜四肢百骸,扯痛了我的心。许久以来我将所有的感情掩藏起来,从不轻易卸下冷漠的伪装面具。我在南北之间漂游,就象无根的蒲公英,没有方向的飘荡。蒲公英的漂泊是为了来年的重生。而我的漂泊又是为了什么?我不是蒲公英,我已经变成浑身是刺的刺猬,总是用虚假的坚强和软弱的冷漠掩饰心中的感情。妈妈死后,我觉得男人都不可靠。我愤怒,我疯狂,母亲对父亲的痴情却换来自己的毁灭!

这个世上真有灰姑娘遇上王子的经典童话吗?答案是没有。其实梁祝也不过是对得不到的爱情虚假的寄托罢了。

“我说清琳呀,你睡眠不好是吗?”洁姐看着我的黑眼圈关心的说。

“没有啊。”我掩盖真实。“只是那枕头太矮了,老让人睡不踏实。等周末我去换个合适的枕头。”我信口开河。

洁姐随意哦了声。主任进来说马上有个会议。

好几天没见到他了,依旧是雪白的衬衣,浅褐色的高级西服。今天这个会议刘艳敏没有出席。

唐龙彦一奔主题,我便明白她出国了,这个会也是她交代要及时召开的。唐在业务上是个人才。短短日子,公司业绩颇好。在大好形势下,扩大公司规模是发展商业的最佳措施。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要求我们开发科全体人员上前线——也就是分别出差到加盟分厂去考核。对分散的各地分公司做个调整,业绩好的加以扩编,业绩不好的立刻停止生产撤消并转移。这就要求我们去研究新的市场。

主任宣布了这一次出差的人员安排。我恰好和何天雷分在一组,两人去安徽。我的心还没嘀咕完,我就瞥见李兰可以杀人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我静静的听主任安排完开发科的十余人。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我突然发言:“我要求和谈红换个地方,我和洁姐一组。”

我话一出,李兰和何天雷同时惊讶的盯着我。我不理会何受伤的眼神,也不在意李兰意外的表情。我只认真严肃的望着主任。主任为难的望着唐。

他冷冷的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做出个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决定。“从营销科调一个人过来帮忙,李清琳小姐随我和夏主任一起去南京。”

我这叫做自掘坟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唐经理。”我在散会后急急追上就要进电梯的唐龙彦唐大经理。

这是他来公司后,我第一次主动和他过招。其实是迫于无奈。

“有事吗?”他居高临下的审视我,脸似冻土。好象我上辈子欠了他一麻袋钱一直没还似的,今世还在记我的仇。

“我可不可以要求再换个组。”人在屋檐下,暂且低头。我克制心里慢慢升腾的愤怒。就算我们之间曾经有个是非好歹,我李清琳一介女流也不愿计较了,犯得着你堂堂须眉如此耿怀吗?

“不可以。”

他回答的时间几乎和我话音落下的时间发生在同时。也就是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没有一点思考的余地。他斩钉截铁的态度激发了我的怒火。

“为什么?”我昂头迎视他的目光。

可惜这几年他唐龙彦已经变得成熟稳重,含蓄内敛。他的眼睛里是我不熟悉的色彩。站在他面前,我却感觉冷气上升。我害怕这种陌生。

他静静的望着我,片刻后他吐出一句话:“没有为什么,服从安排。”

“我不愿意。”我终于喊出我心中的话。

我无意提高的声音惊吓了一个正从电梯边走过的人,他也被我突来的激动震动,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必须换组。”这是我的个性,我的执拗,也是我的底线。惹火了他干脆走人。

“你是经理还是我是经理。”他眉毛跳动,脸上也有几分愠色。“不要无理取闹。”他丢下一句话走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改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