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112章: 情生裂痕

《青鸟的痕迹》

第112章 情生裂痕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的我半个身子靠在宋纪岚的身上,极为暧昧!

宋纪岚慢慢松开我,我暂时忘记了宋纪岚的存在,呆呆地望着突然出现的唐龙彦。他就立在那寂寞的路灯下,身子直挺如竿,手插在裤兜里,眼睛漆黑如墨让我见不到底,嘴唇和脸色都呈现灰白,没有血色。

头顶上白晃晃的阳光霎时苍白冰凉,周遭的喧闹一片死寂。我从唐龙彦的脸上看到了比死还难受的绝望!

只那么短短几秒钟,他转身决然离去。

“彦,唐龙彦!”我从腹腔里喊出他的名字,条件反射般追上去,可步履踉跄,手足冰冷无力。

他没有回头!没有看我流满泪水的脸!残阳把孤独的背影拉长,他果决地离去!

“彦!”我撕心裂肺喊道,眼前一黑,摔倒在地。宋纪岚急忙上前扶起我。

我慢慢地直起身,死死盯着他。他被我苍白骇人的表情唬退几步,神情狼狈且瑟缩。无法形容的难堪挂在他死灰的脸上。一种寒唳如冰的话语打我的喉腔里发出:“滚,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这种卑鄙小人!”

他的脸色立刻比猪肝还难看,嘴唇哆嗦着,低头转身,一步一步离开我的视线。

我悲凄地回转身,疯狂地寻找唐龙彦的影迹。追着他出了偏街,一拐弯,他的背影孤傲孑然隐没于人群,我哭喊着他的名字追赶着他,人群骚动,车如流水,我像个疯子般于拥挤的人群车辆中寻觅他的踪迹。第一次他那么冷漠地弃我而去!第一次他无视我的流泪我的心慌我的恐惧和我的忧伤!恐慌漫顶,我的心腔充满了绝望。

鞋子跑丢了,我就赤着脚,我踩着我的斑斑血迹追赶着他,他却走得那么无情,那么果决。

从所未有的恐惧犹如船沉大海般毫无依托,无边散开……。

如果相爱一定要如此痛彻心扉,我会在爱情来临前关上那爱的窗门!

奔流的车海,旋转的摩天大楼,冷漠的人群……我像一个被秋后的丰收遗弃的稻草人,孤独彷徨在寂寞冰冷的荒原上。没有熟悉的往事,没有温馨的呵护,风吹过时,只听到自己忧伤的哭泣。

我终于跑累了,双脚瘫软在地,整个人跪倒在街的一隅。人如乱草般毫无生机,心如尘灰般枯槁无色,眼泪流干了,也就无所谓了,反正灵魂已经麻木!

“小姐,你怎么啦?需要帮忙吗?”

“需要帮忙吗?”

一个个路人奇怪地望着地上的我,有人在问。我却惘若未闻。

他走了!整个脑海,除了这个思维,我没有任何多余的念头。仿佛被人抽走了脊髓,我终于尝到了蚀骨的心碎!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周围突然一片死寂。车子人群的喧闹声霎得消匿,我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

一双脚静静地立在我的身边,抬起迷乱的眼瞳,唐龙彦面无表情地望着我,我怔怔地望着他,忘记了呼喊。仿佛刚才发疯的举止已经成为亘古的历史,再重演已经毫无意义。

他缓缓蹲下来,看着我没有表情的脸,望着我血迹斑斑的双足。终于一滴热泪落在我的手臂上,他突然伸出手,把我紧紧抱在他怀里。许久许久,他用力搂着我。

“回家吧。”他艰难地吐出二字,声音是空洞的,他依旧是陌生的神情,冷淡疏离的语气。

闭上眼,我疲惫地靠在他胸堂。他抱着我,穿过那喧闹的街市,行走在喧嚣的人群。依旧是肉tǐ的接触,却没有了灵魂的交流。躺在他臂弯,我感到身底下是汪洋的海,我和他,犹如行走在风口浪尖的孤舟,如履薄冰。

我麻木地坐在沙发上,他端来一盆热水,沉默着为我细心洗净伤口,擦去足底的血污,然后上药。脚已麻木,任他擦洗,丝毫没有痛觉。没有了语言的世界,那是无声的隔阂。别开水雾重新弥漫的眼,我感觉到死寂的屋子里一道裂痕硬生生地在形成。

他把水端进浴室,许久没有出来,只听到莲蓬在猛烈地冲刷,水的哗哗声响彻屋的死寂冷清。

他终于出来了,全身湿透了,头发更是凌乱。没有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我,他径直进了卧室。我的眼睛始终盯着一个地方,茶几上的相框,照片上的人笑得那么甜蜜,那么舒畅!

为什么,狂风吹皱一切?为什么,欢乐总那么短暂?为什么,痛苦永远比快乐多?

他换好衣服出来了,立在门口,沉默地望着我。

“睡吧。”他终于开了口,声音沙哑喑暗。

走到我的身边,他托起我的身子,眼睛始终没有低垂看我。我闭上眼睛,避开那难受的尴尬。

他将我轻轻放在床上,我将头转向内墙,闭上眼,尽量不去想那些事。他在床沿坐着,我感觉到他冰寒的目光一直穿透我的背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