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118章: 事出有因

《青鸟的痕迹》

第118章 事出有因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问题的关键在于:宋纪岚的妹妹去年得了重病,肾衰竭。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还没嫁人就遭遇如此厄运。”唐龙彦的语气十分惋惜和沉重。

我忽然明白,宋纪岚是为了他妹妹?

唐龙彦明白我的惊讶,继续说道:“依宋家的经济能力,宋纪岚的妹妹的病是很难治愈的,而且听说她姐姐因为丈夫的花心已经离婚,目前也失去了生活保障,去外地打工了。这样宋家所有的担子全压在了宋纪岚的身上。宋纪岚刚刚读完研究生,经济上也比较困窘,于是他拼命地赚钱,甚至不顾自己的身体,结果自己也累出了病。眼看着全家濒临崩溃,宋纪岚灰心丧气。结果一念之差就做出了违背良心的事。”

我似乎明白了宋纪岚的失常了,唐龙彦见我发呆,知道我误解他的话了。他眉心攒聚,幽幽叹息:“其实他是特意回来接近你的。因为他自己的病耗去所有的积蓄,而妹妹的病又刻不容缓,所以他利用自己的职务方便,开始挪用公款。后来被公司发现了,本来要移交法院的,就在这时,有人出手救了他。”

“那会是谁呢?”我忧心忡忡地问他,在我的脑子里,我首先想到的是刘艳敏。

他面色凝重地望着我,抓起我的手握在他温暖的手心,缓缓地说出一个名字:“成季仁。”

我的脑子一阵轰鸣,我终于明白成季仁对我的百般纠缠了,原来早就有了肮脏的贪欲。我嘴唇哆嗦,面无血色,手脚冰凉,其实自己早就掉进别人布下的陷阱中。

“我估计宋纪岚这次回来是受成季仁之派遣,姓成的不但帮他偿还了公司的债务,免去了牢狱之灾。而且还重金聘请他在公司任职,此目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利用他来对付你。”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忍住胸口的疼痛,凄哀地问道。“难道你这几天都在查这些吗?”

“对。”他果决地回答。“我有个同学在搞私人侦探,我请他帮忙查一查,结果收获还不少。”

原来这几天他电话多的原因都是在和他同学联系,我却误解了他,庸人自扰。

他摩挲着我冰凉的脸,沉痛地愧疚:“我当初真不该拉你去做挡箭牌,给了那姓成的认识你的机会。”

我的眼泪哗啦落下,要说后悔,最沉重的应该是我!如果我当初不那么任性地离开他,他会为我劫难重重吗?那姓成的又岂能趁机进入我的生活?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有没有机会重来一次?我一定会珍惜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可恨自己的骄傲竟沦为别人俎上之肉?任人欺凌?

他心疼地把我搂进他怀里,温柔地以手抚平我脸上的委屈。低着头,他细细抹干我纵横的泪水,慢慢地,他抚摸我的脸,指尖是无言的温柔,直颤动我的情愫。因为他宽大的胸怀坚毅的情怀,我慢慢释去那些如泥污垢如石沉重的心怀。

喟然叹息,他倾下脸,轻轻吻上了我。这么多天以来,他是第一次亲吻我了。起先我有些说不清楚的生涩,但随着他逐渐的深入,我忘记了潜意识的抵触,松开纠结的难堪,任他索取。他的吻由浅到深,由轻到重,由试探到蛮横的侵略,吻痕如雨般覆盖我干涸的心田,那濡湿的唇舌犹如一场绵绵的春雨滋润着我的身心。

许久,他喘着粗气停下来,再次把我拥紧贴在他胸前,藉以平息内心窜动的激情。这毕竟是医院。但还有一种深层的尴尬,就是我无法平静地接受他的爱抚。不管怎么说,那件事,是我一辈子的刺!它将刺穿我的灵魂,伴我彻夜冰凉。

彦去医生那儿咨询情况了,医生说我明天可以出院。其实我早就可以出院,车祸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损害,高烧也早已退了。我知道我每天输的液只是些葡萄糖等滋养身体的东西。我病在心,虚的是体。躺在病床上是我逃避现实的方式,而彦比我更熟知这一心理,他比我更积极地看重我的病情,整日整夜的陪伴让别人以为我真的因车祸受了很大创伤。

我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从窗户漏进来的阳光。那阳光很舒爽,透明而有光泽,班驳地洒在窗前的地上,它让我重新感觉到生命的温暖。

抬头望窗外,我又看见熟悉的人群和喧闹的世界,隔着一个健康园,我看见不远处摩天的高楼。这些日子,我躲在病床上,舔着自己的伤口,竟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近乡情更怯,也许不妥当用来比喻,可我深深感觉到即将离开医院的惶然。我不想回到那个公寓去,因为那是刘艳敏“慷慨的施舍”,我不可能顶着她傲慢的羞辱而又轻松地享受她假意的仁慈。可我已经没有勇气对彦说及我的心理,经过那些事,我悲哀地发现我已经失去了在他面前肆意买宠的娇憨。虽然他对我疼爱有加,我却感觉到那是一种相处如宾的滋味。

从来不认为真正的爱人关系是相处如宾,宾永远是客,客与主人之间永远有距离。我更怀念那嬉闹耍性子的同居时光。眼睛略潮湿,低头欲拭,一双大手从后面包抄我的身子。

“又在想什么?”彦温存地问。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人的支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