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128章: 挟持(六)

《青鸟的痕迹》

第128章 挟持(六)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接下来,宋纪岚开始给我讲述所有的内幕,讲述他们卑鄙计划的产生,发展和结果。

原来在我们接受刘艳敏貌似慷慨的邀请时,已经掉入她精心布置的布局。又是一种和彭丽类似的飞蛾扑焰般的变态情感。在我和唐龙彦骄傲地牵手离去时,她对着我们的背影发誓,一定要让我生不如死!她不相信以她刘艳敏的条件,会输给除了长了一副好面孔面似孤孑毫无背景的黄毛丫头手里,于是她痛定思痛,精心设计了一场扼杀计谋。她要扼杀唐龙彦对我的迷恋,她要夺回失去的尊严,她要抹去那日眼睁睁看着我们离去的屈辱。

有一次她在酒吧买醉,巧遇一肚子诡异的成季仁。一个苟合之计就这样诞生。宋纪岚无意成为他们瓮中鳖,任他们主宰。

一个女人执拗于一份无缘的情感时,心态难免会失去平衡。彭丽单纯,费劲心机却赔上自己的性命。而在别人眼里无限风光的刘艳敏为何如此狭隘?

空气里流淌着悲咽的气流,我们一时无语,想到最后我的身子还是清白时,所有那些悲愤倒也平静许多。如果这个心结不解,就算我活着我也很压抑,那是我心头一块巨石!

“我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对你下手了。”他幽然叹息。

我问他:“那你又是怎么来这里?你帮了他们,按道理你是他们的功臣,怎么也沦为阶下囚呢?”

“一言难尽!”他悲愤无比。“他们一方面出手花重金让我得以免于牢狱之灾,另一方面又挟持我的妹妹,说我若不配合他们,我妹妹就得死。如若我答应他们,他们立刻请最好的专家给我妹妹治疗。无奈之下,我只有答应他们,痛苦地接近你,陷害你。那天晚上我从你电脑里窃取了那份计划书,交给了成季仁。然后他们安排我回家乡把妹妹接到上海来,他们没有食言,确实给我妹妹请了最好的专家动手术,给我妹妹换了肾。我那段时间天天都在医院陪妹妹,所以你找不到我。”

“那为什么那天你突然来找我?”

宋纪岚幽幽望着我,神情特别复杂。我冷眼打量着这个既让我痛恨又有几分惋惜的男人。曾经我们是多么地情投意合,我们一起去阅览室看书,他帮我占位子,我帮他带早餐;我们一起畅谈人生,我们一起打工,一起向往着美好的未来。在没有和唐龙彦交往的那些日子里,我一直把他当作学习上的朋友,生活里的兄长。我们彼此之间从来没有过什么情感的承诺,但相互之间默契,情投意合,直到后来唐龙彦走近我的生活,他酒后吐露心声说他是多么地爱我!纵然爱情不再,他也曾黯然失色地对我说友谊永恒!

曾经他是一个多么正义,多么上进的男孩啊,却被现实折磨得面目全非,理想和愿望皆为炮灰!我凝视他瘦削狼藉的脸,胡须参差,眼睛枯涩无神。

他沉重叹息后,继续说道:“因为我的良心在倍受煎熬!而且我听说成季仁说如果这件事后唐龙彦还对你好,不舍弃你,他们决定采取第二套方案,强行把你带走。我不愿意你再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哀求你跟我走。我想把你藏起来,然后等我妹妹好了,我就带你远走天涯,不让这帮家伙伤害你。”

“跟我走吧,清琳,不然你会后悔的!”那日的话萦绕耳边,我滋味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我不知道该是恨呢还是该原谅的男人。

“那你为什么最后也在这儿出现?”这是我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我看到你因为那件事伤害那么深,与心不忍,特别是你出车祸后,我更难受。我偷偷到医院看了你几次,你那么孤独地躺在床上,本来就是个孤儿,从小缺乏父母的疼爱,偏偏还要遭此折磨。我的思想开始动摇,我想去公安局自首,还你清白。可就在我走向自首的路上时,成季仁派人将我绑架到了这儿。”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股悲伥浓浓地在胸口堆积!

宋纪岚绝望地说道:“他们也是丧尽天良,费劲心机,这么对付一个弱女子。这个世道不知道还有没有王法和公平!”

我按下心口的愤懑,让思维逐渐冷静些许。

“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疑惑地问他。

“这是离东沙群岛附近的一个孤岛上,成季仁花重金买下这个地方,听说是为了将来死后做墓地的。他这种人一生挥霍,什么样的生活也体味过了,所以心态也极不正常,常常异想天开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来刺激自己的人生欲望。这个岛经过他的努力目前已经成为他一个秘密基地,凡是忤逆他的人,基本上都暗中囚禁在此处,任他折磨。”

“你的意思是这个岛上还有别人?”我诧异地问道。

“对,除了我们,还关押了好几个成季仁的情妇。”他嘲弄地说道。

我不解地望着他,“既然是他的情妇,怎么还说关押?”

他苦笑一声,“这你就不懂!成季仁平时用钱如流水,尤其喜欢在女人身上花钱,也许在许多女人眼里,金钱这东西固然是好的,所以附庸这个**的女人也不少。但也有些女人与你一样,有傲骨,不会屈服在他的淫威下,成季仁看上的女人,他是势在必得,如果哪个热忤逆他的心意,与之对抗,他会想方设法摆平她。最后实在搞定不了的,他就将此人囚禁在这个孤岛上慢慢折磨,知道对方意志瓦解,最终屈服。”

“你的意思是岛上的女人是最后受不了他变态的折磨而最终屈服的?”我感到毛骨悚然,不禁打了个冷颤。

“是的。你想想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孤岛上,你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任何自由都有人看守,而且还要隔三差五受到成季仁的变相折磨,谁又忍受得了?”

“什么叫做变相折磨?”我惊讶地求问于他。

宋纪岚欲解释,门被吱呀打开,成季仁带着他的几个狗腿进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劫后重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