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19章: 音乐会的相见

《青鸟的痕迹》

第19章 音乐会的相见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

其实洁姐真的不太明白我的心意,连我自己也迷糊,我怎么就答应和一个我没任何感觉的男人一起去听音乐会呢?换种说法,是有些暧昧色彩的第一次约会?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否还会去想另外一个男人?

毕竟是在音乐厅这么有档次和有身份的地方,我从箱子里挑出一件我在深圳当经理出去应酬时穿的一件价格不菲的裙子。款式虽已过时但穿在我身上仍把我衬托得无比娇媚。贺齐朋乍见我时瞠目结舌,惊艳的表情真实地有些夸张。我答应他的邀请已经让他感到莫大的受宠若惊,而我的正式梳妆更是把我平时掩盖的美丽毫不保留地绽放出来。走在我的身边,俩人一起进到厅内,不时的回头率让贺齐朋挣足了男性面子。

票的位子好,不管从听觉还是视觉都恰倒好处。音乐会是来自音乐之都奥地利的国际著名钢琴家演奏的。在音乐会快要开始的时候,一对衣着体面的男女在我们的斜前方坐下,乍一细看,我耳鸣头旋。不是冤家不相聚,是唐龙彦和他的宝贝经理刘艳敏!

有一种拔脚起身走人的冲动,但没等我身子欠动,贺齐朋就已经注意到我的脸色突然变了。他关心地问道:“李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他的声音引起了前面的唐龙彦的注意,无意回头,我们的视线竟撞在一起。他脸上流露的讶然不亚于我刚才初见他时。而且在他脸上飞快闪过几种复杂的情绪,甚至有几分恼怒。不知是不是我眼花。

刘艳敏不知对他说了什么,他转过头去低声和她说话,也没再回头理会我,甚至彼此之间连个简单的招呼也没有。贺齐朋不停询问我的感觉,生怕怠慢了我。音乐会就在我神思渺茫,心神不定时开始了,周遭一切瞬时安静下来,流水般的肖邦钢琴曲在大厅里回荡。所有的浮躁,所有的不安,所有的痛苦皆在琴声的安抚下回归平静。

钢琴,那曾经陪伴我十几载的东西,在母亲死后也夭折了。曾经,在母亲的严厉监督下,我的钢琴弹得那么出神入化。母亲是个搞艺术的艺人,她把她的美貌和乐感以及优美的嗓子遗传给了我。我曾经无忧地幻想自己能成为什么歌唱家,舞蹈家,甚至钢琴家。可在母亲离开后,我对她遗留下来的东西却感到无比害怕。在憎恨父亲的同时,我也恨过母亲,恨她把对父亲的爱的失望和报复转嫁在我的身上,因为她的死亡不仅是对一个背叛爱情的男人的惩罚那么简单,她也残忍地剥夺了我的母爱!母亲太儒弱了,她的逃避让别的女人堂而遑然进驻李家主母的位子,而我却被一个巴掌扇离了温暖的家!

黑暗中,我的泪水喷涌出来,静静地流落。

“你怎么啦?”贺齐朋一直在观察我,体贴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这曲子太感人了。”我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黑暗中,我感觉到唐龙彦的目光有几次无意扫视了我几眼。他二十二岁生日,我曾在上海一家最有名的茶吧里为他弹奏此曲,一晃数载,俩人竟形同路人陌生地隔望,那份心痛有谁明白?我突然很后悔自己答应和贺齐朋来欣赏这个音乐会了。到底是欣赏别人的音乐,还是在欣赏自己的伤口?

冷汗泠泠,我忍住哀伤平静地告诉贺齐朋我的身子有些不舒服,自己先回去了。他一听便毫不犹豫地起身,说要送我回去。

刘艳敏这时也注意到我的起身,我没对她打招呼,侧身离去。

街上的自然风吹来,夹杂些夏日的热气,我深呼吸了一下。依旧在离我的住处还有两个街口的地方,我叫他把我放下来。

贺齐朋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那么不上眼吗?”

他的问题太直白,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清琳,听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贺齐朋静静的望着我,眼神里一片坦诚。

我有些感动地望着他,从头到尾,他的眼睛一直围绕着我,他时不时流露的关心让我内心激荡。可此时的我,却真的不知道怎么答复他?

“清琳。”他立在车前,对着我的背影喊道。

我回转身,他走前几步。

“我知道,要让你接受一个毫无感觉的人是件痛苦的事,可我就是那么不争气地爱上你。其实对于我们三十有几的大男人来说,把爱字挂在嘴边已没有什么意义,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在乎你,想和你交往。也许你讨厌我,对我没什么感觉,我只希望能偶尔见见你,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的容颜,我就很满足。好吗?”

贺齐朋一番朴实无华但真情流露的话,让我情不自禁点了点头。街灯下,他的嘴角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平时看起来颇沉静的他竟兴奋地打了个响指,脚步也旋转了一下,冲着我边笑边开车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升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