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22章: 再一次醉酒

《青鸟的痕迹》

第22章 再一次醉酒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三

我恼怒地望着他,他的眉毛快打结,眼神似鹰鹫,而且耳朵有些发红。他在生气,他一生气耳朵就发红。这说明了什么呢?他怕我喝酒吗?我一喝酒就皮肤过敏,而且神志不清,他还记得我的破习惯?

“给这位小姐换杯新鲜的果汁。”他以不容拒绝的口气吩咐服务员。

“你草菅民意!”我也发怒了,“那酒是我叫的,干吗不让我喝?”

“是吗?”他脸涨红,扬头看四周。正在午餐时候,餐厅里人正热闹。“你可以喝,但我绝对不负责把一个因喝酒而怠工的员工送回家。”言下之意我喝酒必醉,他怕累赘而已?

我一赌气抢过瓶子对着口猛灌。

“你不要命了?”他大骇,抢过我的瓶子,但为时已晚,我已灌下好几大口!

“唐龙彦。”我咧着嘴笑道,我胜利的笑容没几秒钟,他着急愤怒的脸立刻在我面前无限增大……,像极了童话故事中飘来荡去的冒烟的神仙鬼怪。

“李清琳。”朦胧中,我听见他在咬牙切齿的怒喝。我得意的笑了。你装呀,装作不动声色,装作不认识我,我就要破坏你的伪装,扰乱你的清静。可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接踵而来的是皮肤过敏,全身难受排山倒海的来临。

我又一次出溴了,而且溴得我想打个地洞钻进去,可以避免他嘲弄讥笑的脸。当我再一次醒来时,已经是翌日凌晨了。我茫然地从床上爬起来,凭着一份记忆,我也明白这是他的地盘。

我没有完全坐起,拥着一块遮住我身子的薄毯,环顾四周,房间安静极了,他好象不在,我挣扎着起来。我的衣服散落在卫生间里,身上依旧是有他味道的睡衣。茶几上放着一套新的女装,毫不疑问是为我准备的。衣服旁边有张条:我去公司了,你今天在家休息吧。我已经帮你请了假。厨房里有粥,多少喝点。

望着熟悉的字体,闻着睡衣上他熟悉的体味,我的双膝一软,整个人坐在地板上,眼泪叭叭掉下。我该怎么办?走了这么多年,我依旧走不出对他的眷念。可他如今还是昨日温柔体贴的彦吗?我曾经那么不珍惜这份感情,如今他莫名的出现,难道要我乞求他的回归吗?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我为什么要爱上他?其实爱情本是无情物,有几人解其真谛?

我换上新衣服,却发现这衣服好象是为我量身定做似的。他对我的一切并未忘记。他身上有太多熟悉的味道。他身上的香水,他点的菜,他买的衣服,还有他为我点的柠檬茶……,明明是没有把我忘记啊,为什么他和我之间却是陌生?喝着他亲手熬的米粥,我的泪水不设堤的滚落……。我讨厌这份熟悉,我恐惧这份亲切。我倒更希望他对我冷酷些。是我自己离开他的,他没义务为我等待,也没义务为我守候,属于别的女人是他的权利,是我的咎由自取。

打开手机,竟有贺齐朋几通电话和十多个信息。我想起我昨天好象没有关机,肯定是他给我关的。我突然想起昨天贺齐朋还等着我回话是否答应他共进晚餐呢。这一醉,谁还分得清东南西北,谁还记得是是非非?

我没地方去,还是去了办公室。

“李特助,你不是病了吗?怎么还来上班啊?”办公室秘书见我进来,诧异地问道。

“我觉得好多了,所以就来上班。”我淡然一笑。

“哦。”邓秘书又补充一句。“悠着点,别累坏了身体。”

“谢谢。”简单的关怀让我倍感温暖。

我发现他不在办公室里,门开着,但没人。我整理了几份文件准备交到打印室去。经过刘艳敏的办公室时,我听到里面传出他的声音。

“你说你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下午没见人影,打你手机也不开。”

“哦,昨天下午我在外面跑业务,手机没电了。”

“那你也该打个电话给我,再忙也不会忙到连昨晚约好的晚餐也忘记了吧。”刘艳敏的语气无比愤怒。

他昨天后来一直在陪着我?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原来和刘艳敏有约会?里面有一阵沉默,然后我听见唐龙彦平静地说道:对不起。他没有多说什么,我听到刘艳敏烦躁的口气依旧在罗嗦。

“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我长这么大,还没被别人放过鸽子呢,你以为你唐龙彦是谁啊……。”后面的话我不愿意再听下去了,我无法想象一向心高气傲的唐龙彦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奚落。他是何许人啊!他的父亲曾经是我读大学的城市的市长啊!母亲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经理,他为了谁而在这儿忍气吞声?

我不明白,我搞不懂。我忍住夺眶的泪水,赶快离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