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25章:第二十七 失常

《青鸟的痕迹》

第25章第二十七 失常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七

他呆了呆,脸上有几丝复杂的表情。

“怎么不多休息几天?”他沉闷地问我,眼里有些说不出的忧郁。

刘艳敏从后面走上前,仔仔细细打量我。“一副病歪歪的美人样,活生生一个林妹妹现世,怪不得惹人怜爱,分明天生就是一付媚骚样!”她恶毒地对着我进行语言上的攻击。

我怒不可遏,举手想给她一个耳光,可手到半空被唐龙彦制住。他的目光冰冷,眼瞳寒飒。我的心一阵刺痛,关键时候旧爱永不如新欢!我的手无力垂落,他推搡着刘艳敏出去了,我寒着心立于原地。早知道有今日这般羞辱,我宁可不来上班。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这里已经是个是非之地,我还留在这儿干吗?许久我擦干眼泪,回到位子上,写了一辞职书。唐龙彦回来时,往我的位子这儿瞅了一眼,然后他就进去了。我默默吸了口气,把所有的情绪压回去。我把辞职书放在他面前。

他的脸色霎白,嘴唇一阵哆嗦,两眼迷茫而又痛苦地凝视着我。我别开头,他的表情变幻莫测我不懂!

“你先出去!”他突然捂住胸口,豆大的汗粒滚落。

我惊讶地望着他,他的反常让我迷惑。可我还是选择了出去。辞职书一递,整个人也轻松许多。虽然心里有莫名的失落和怅惘。我慢慢收拾我的东西,却见他手里攥着外衣急急出去了。

我忍着某种酸楚,默默收拾整理东西,我也不是那种过河就拆桥的人,我把某些重要的文件整理归纳,某些重要时间安排在行程表上。然后我下到开发部找洁姐,想和她告个别。洁姐一见到我仿佛见到救世主。

“清琳,你来的正好,有空吗?”

“有事吗?”我问她,暂时不说来的目的。

“小露她爸去出差了,我这儿还有一大堆事,没时间去接她。打电话给齐朋那小子,他却关了机。我正急呢,想找个人帮我,你刚好来了。”

“好的。”我满口应允,洁姐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接过她的车钥匙,下到停车场,开了她的车出去。我把小露送回家,安顿她写作业,并帮洁姐在电饭褒里下米做饭。然后我回到公司。当我把车子停好时,我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横冲进来,歪歪扭扭像喝醉酒的人在驾驶。车子急遽地在主道上刹车,急促的刹车声在空荡的地下室里显得格外刺耳。车子停住,好半天没人下来。我迟疑着走过去,却大吃一惊!里面的人分明是刚才急急出去的唐龙彦!他的样子像刚喝过酒。他把头深深埋在方向盘里,头发和衣领很凌乱。

我立在车的旁边,不知所措。他大概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拼命抬起头,睁着红熏熏的眼睛看着我。他突然推开车门,我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他却一脸恐怖地拉住我,拼命把我往怀里扯。“清琳,别走!别离开我!”

我脑门顿时缺氧似地,任他把我紧紧搂进怀里,他充满酒气的嘴唇在我的脸上,头发上反复摩擦,嘴里还不断喃喃:“清琳,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他似醉非醉的呼喊让我心惊肉跳,四肢五骸瘫软。

“唐龙彦。”我试着叫他的名字。

他把头埋进我的颈窝里,酒的热气刺激我的神经,我觉得我也快醉了,过敏的感觉隐约闪现,我赶忙推开他,但越推他搂得更紧。我又羞又急,他好象真醉了,醉得不分场合和时间。特别是他醉里的话更让我大为吃惊。我尽量把他往车上推。

“唐龙彦,你先上车,我把钥匙还给洁姐,马上就下来。你在车里等我,好吗?”

不知是他已是醉得不醒人事,还是听明白了我的话,他松开紧攥住我的手,任我把他扶进车里,不再挣扎。我安顿好他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跑上去,我急匆匆还了钥匙,便飞快乘电梯下来。当我再回到地下车场时,他还是靠在被垫上睡觉。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车,发动车子。我只好把他送回家。

好在上次“碰巧”来过他家,也算熟门熟路了。我把车子停好,撑扶着他上搂。他也真够沉,当我把他从车里扶进电梯时,我已经累得够呛。我一只手在他的外衣口袋里翻来翻去,最后终于在裤子口袋里找到钥匙。开了门,我把他扶进去,还没挨到床,他整个人连着我一起往床上倒去,直把我压在下面。我的脸被他厚实的胸膛抵住,我快要窒息,使出吃奶的劲,我把他挪开,才得以让我瀛弱的身子舒展舒展。我费了好大劲才安顿他,理理额头散落的发,我深情而又滋味万千地望望床上的他,准备离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十八 云开日渐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