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26章:第二十八 云开日渐出

《青鸟的痕迹》

第26章第二十八 云开日渐出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八

他突然身子翻动,好象很痛苦的样子。他挣扎着半起,哇哇吐了一地。天啦!我晕!见死不救非英雄,我只好打消走的念头,乖乖去卫生间端来盆水,认真清理被他糟蹋的地板。他的衬衣也脏了,想想上次我喝醉了,也是他“帮忙”料理的,看来今天我也得“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了。轻轻解开扣子,为他褪去衬衣,熟悉的精壮的上半身袒露在我的面前,我的心一阵哆嗦,好象有某种东西在我的体内奔流,急淌。突然我注意到他的背部和肩部疤痕累累,以前他好象没有啊,那这些疤是怎么留下的呢?褪下长裤,我更大为惊鄂!他的左大腿有一道细长而较为深的疤!

这些疤痕是怎么留下的?我的心一阵剧痛,仿佛那些疤痕是烙在我身是。我的眼睛逐渐潮湿,心也跟着揪痛起来。悲哀的情绪蔓延整个心房……。不可否认,他在我的心中仍有重大的影响力。我怀着难言的心事收拾好一切,然后拿着他的衣服去卫生间清洗。好象这些事是我份内之事似的,我和着眼泪洗着衣服。曾几何时,我在我们的租屋里,天天清洗着有他汗味的衣服,像个单纯的小妻子。为什么有些爱情不能珍惜?为什么人年少时,总要伤害自己最深爱的人?我的眼泪在和泡沫比赛。

把衣服挂在阳台上,我进了厨房,找到材料帮他炖了点薄粥,他已昏昏睡去,我怕他半夜醒来时肚子会饿。

离开他家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街上的霓虹灯闪烁迷离,像这个满腹心事的城市,找不到倾诉的地方。我沿着街道缓缓而行,心事犹如空中尘埃,没有方向地漂浮……。

手机响了,是贺齐朋发来的信息,问我在哪儿?在干什么?我望着手机发愣,什么时候他好象成了我生命中熟悉的一个分子,随时可能在我的生活中发生某种物理抑或化学的变化。他会走进我的生命?改变我的生活吗?

回到冷落多日的小屋,我无聊地打开电脑。鹰有好多留言。他问我这几天怎么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啊?怎么一直没上网而且没给他回话?他发给我许多西藏的照片,我激动地翻阅它们。真是人间的天堂!鹰用他绝伦的摄影技术把神秘的西藏真实地展现出来,天是那么高远而宁静;山是那么朴实而深渺;那庄严肃穆的布达拉宫在蓝天白云下显得如此苍凉而神秘。我突然后悔没有答应和他一起去西藏,或许站在那空旷的高原上,一切烦恼会随风而逝。

我晚上没吃东西,起身煮了碗面。吃完后,我习惯地站到窗前,我惊讶地发现街的对面,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又出现了,我忽然觉得它有几分眼熟。可又觉得不太可能。我怅惘地放下窗帘,回到床上睡觉。明天还去上班吗?今天的辞职算数吗?唐龙彦醉酒的话让我心烦意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展转反复,直到半夜才朦胧睡去。

我决定先去公司看个究竟,反正也要去打个转,东西还在那儿,好歹也得去拿回。我整理了一下文件,顺带打扫了办公室,里外都喷洒了些清香的清洁剂。然后我泡了杯咖啡静静坐在桌前。

唐龙彦进来了,他立在门口,神情复杂地望着我,我正准备起身,他先开了口。“你进来一下。”然后把背影留给我。我略沉思,便随他进去。

“今天的行程是怎么安排?”他平静地问我,仿佛我昨天的辞职一事早在夜间蒸发般,他的口气还是把我当成他的特助。我心绪杂乱地望着他,一脸的疲惫明显是醉酒的后遗症。我的心重重一跳,指尖有难以察觉的微颤。“清琳,别离开我。”昨日在地下车场的话萦绕耳际。辞职的决心在动摇。

“唐经理,今天上午九点钟在总经理会议室有个关于收购银海商厦的会议;十点半你要去华亚公司洽谈一个业务;十一点半你得去城北的工地视察工作;十二点你和落基公司的总经理有个饭局。下午基本是没什么大事,可以回公司休息。”我的嘴里应该说不字的,而我脱口而出的是今天的行程,依然在履行特助的职责。

“好,我知道了。”他的唇角逸出隐隐的笑意,虽然尽量隐敛,但他的眉毛和唇的弧型不经意暴露了他的内心活动。

他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准备点燃,我走上前轻轻按住他的手。他迷惑地看着我。

“唐经理,我刚刚清扫了办公室,而且喷洒了清洁剂。难道你没有感受到空气的清香吗?最起码也得让你的员工的劳动成果维持片刻。”我故意严肃地提醒他。

他怔怔地望着我的霸道的“越权”行为,突然他脸上展现无比灿烂的笑容,我惊呆了。他的外衣挂在架子上,只穿着洁白的衬衣,领口非常洁净,让人觉得无比舒爽,仿佛大学时的模样。我的内心狂澜。

“给我去冲杯咖啡。”他的指尖在桌子上轻轻敲着。

我瞪了他一会儿,妥协了。

“死唐老鸭。”我忍不住在心里骂他。

“谢谢你的粥。”他在我背后补充一句,我的背脊一挺,但我没有回头,径直去冲咖啡。他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这个习惯一直没改。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十九 旧爱和新欢的交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