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31章: 真情难测

《青鸟的痕迹》

第31章 真情难测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三

他痛苦地呼唤我的名字,声音沙哑却有几分蚀骨的力度。我的心隐隐抽痛,再没有人像他这样呼唤我的名字,可以直入心扉,不需要声音,只需一个唇型。也再也没有人能像他这么深入我的生命,连骨血灵魂都紧密纠结。

“清琳。”

他轻轻蹂躏我的背,我竟有几分激荡的喘息。那细微的呻吟声牵引他的冲动,他把我抱得更紧,更严实,身体之间紧密贴着,没有一点空隙。黑暗中他准确地找到我的唇,毫不犹豫地贴上,那种让人熟悉得掉泪的激狂又在心间涌起。那种有着栀子花般滋味的初恋仿佛又重回……。我忘记了抗拒,忘记了挣扎,听任自己的沉沦。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好象没感觉似地沉溺在拥吻中,可我的神经却被触动了,理智也逐渐回复。说不定是刘艳敏的电话呢?我开始挣扎,想制止他的继续,他没理会我,依旧热情地吻着我。手机声停了,但一会儿之后又顽固地响起。我坚决推开他,往后踉跄了几步,然后飞快转过身子面向大海。他在我身后接了电话。

我听到他说了一句和朋友在外面的话,便明白这个电话的确来自刘艳敏,除了她,他还会用这种语气和谁说话。我忍住胸口突来的疼痛,转身往车子走去。一会儿之后,他也上来了。他沉默地观察着我,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清琳——。”

“回去吧,我累了。”我扭过头,闭上眼,摆明了不想和他说话的态度。

他沉默了片刻,开始发动车子。海在身后呼啸,仿佛一切发生在梦中,不那么真切!我捂着难言的心痛,默默承受这突然的变曲。一路上,我们都沉默无语,他抿着唇,眼神是惯常的冷峻。

我的手机响了,是贺齐朋的信息。他问我在哪儿?还问起中午的饭局。我想了想,当着唐龙彦的面给他回了个信息,告诉他我在外面,并问他在哪儿?他立刻给我回了个电话。

“还没回家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总有几分亲切。没有任何承诺,他已悄悄走进我的生活,他关心我的存在,在意我的情绪,包含我的无奈,我骤然有几分想见他的冲动。他问我要不要来接我并送我回家?我答应了。唐龙彦的眼似寒潭,里面有一种骇人的冷光。他从头到尾没再看我一眼,我一阵心寒,仿佛几分钟以前他的热情和温存都是虚幻的。人如四季,冷热无常!

我叫他在贺齐朋等的地方下车,当着他的面,我上了另一个男人的车。他绝尘而去,我的心哆嗦。难道我们的相遇注定是水中月,镜中花?

“我不想回家,想去跳舞。”眼雾迷梦,我低声叹道。

贺齐朋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脸上洋溢着理解和暖人心窝的笑。

“好。”

他把我带到上海最繁华热闹的舞厅。扑朔迷离的灯光,人声喧嚣的舞池,我放任自己的欲望,在人群攒动的舞池里疯狂地扭着。贺齐朋坐在一边喝酒,他不太会跳,也不太喜欢跳。他给人的感觉是沉稳和安全。有着父亲一样的深邃的眼眸啊,是我开始沉沦的地方。有那么一刻,我想把唐龙彦在我心底残存的影子撕碎,用疯狂的舞步践踏。也许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是我的重生。那一晚,我拼命地喝酒,直喝得眼冒金星,脸红耳赤,头晕目眩。朦胧中,我感觉到贺齐朋在劝阻我,制止我,而我却像个任性而顽皮的孩子,胡闹着,蛮缠着。我拉着他陪我跳舞,也许在酒精的刺激下,什么伦巴,探戈,华尔兹,我挥洒自如地舞着。

直到后来贺齐朋几乎用崇拜的口吻告诉我,我那天的舞姿是多么的优美,多么的娴熟。几乎在场的观众都在为我精湛的舞姿喝彩。他不了解我的过去!我这些在别人眼中精湛的舞姿是怎么在妈妈严厉的督促下学习的。作为李氏集团的独生女,以后要担当那么重大的家业,参加那么多的宴会,承受那么多的社交,在妈妈眼里,惟有对我的严厉督管,我才能一一习熟。社交礼节,钢琴,交谊舞,骑马,还有高尔夫球……,那些上层人的活动,我都要学。

而如今我就算精通所有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母亲已经在天堂安息,她的女儿,也不过是茫茫人海中一叶漂泊的帆,起风了,自己努力;下雨了,自己遮蔽。李氏集团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代名词。

我开始了和贺齐朋交往。他不再往我的办公室送花了,而是天天殷勤地在公司门口等我下班。我享受他无微不至的宠爱,我接受他包容细心的关怀。

从那天起,我和唐龙彦又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每天履行我的特助职责,他是我的上司,我是他的下属。我积极配合他工作,公司业绩扶摇直上。刘艳敏也不再找我茬了,因为她经常看见贺齐朋来接我,她认识他,在别人眼里,我和贺齐朋是般配的一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外的伤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