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65章: 放松

《青鸟的痕迹》

第65章 放松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七十三

空气兀然凝滞,我呆立在原地,不知进退。

“你还不出来吗?”他突然发声,我便明白从头到尾他都知道我隐匿在里面。

我怵怵地拉开门,他竟然好整以暇,嘴角噙笑坐在办公桌上,脸色没有我意想的郁闷和抓狂。我惊讶地望着他,他手一伸,我已被他捞到桌上去了。

我吓得手足发搐,尽力挣扎,他却不予理会,开始对我上下其手,到处偷香揩油。

“要死啊,这是办公室啊!”我哀鸣,苦恼于他的无赖行为。

要是突然来个人,岂不羞赧?堂堂经理和助理搂抱着在办公室里偷情,而且还衣冠不整的相拥在办公桌上?

他似乎知道我此刻脑瓜子里想的问题,附着我的耳朵说道:“放心,我刚才回来时,各个办公室里基本上人已走光。”

“你就不怕刘艳敏杀个回马枪?”我还是担心。

“她要面子,不会如此掉价!”他闷声说道,才说他怎么表面如此怡然,刘艳敏的话竟无半点杀伤力?原来压在肚子里,不经意间还是会流溢出些。

我索性将身子横躺在怀里,把办公桌当在沙发,把唐龙彦的腿当垫子,面视他,他眼里深邃黝黑,一时见不到底。我暗自叹气,男人啊,受了委屈也不声张,硬是喜欢隐忍。

“她想开除我?”

他触摸我的背的手稍微颤抖,轻轻对我说:“她说话就那口气,你别和她计较。”

我奇怪地望着他:“不是说马上走人吗?要开除就让她开除吧。我又无所谓,你干吗为我求情。”

他苦笑道:“这只是她一己之言,其他董事对你的表现挺满意的,一个偌大的公司,要正常运转也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随意解雇员工,我只是据理力争,算不上求情。我只是有些不明白有些台面上聪明的女人,一旦陷入感情的泥沼就执迷不悟,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我认真地凝视他的脸,试图在上面找出他潜伏在内心的情绪,但这家伙纹丝不动,毫无破绽,任我左右上下打量也看不出他的真实心态。他手掌一扣,我的头被按回他的怀里,“看够了吗?”

他眉头平展,唇角上引,笑意吟吟,抱着我从桌子上跳下来。

“走,吃饭去。”

PUB里光线迷离,若隐若现的紫光,蓝光等各色光线交替着旋转,萦绕在周围。喧嚣躁杂的音乐震耳欲聋,好久没有来这种地方了,唐龙彦和我都褪去上班时穿的中规中矩的衣服,而换上休闲衣服。我今天也大为修饰一番,穿着最为时尚的紧身露背黑色夜礼服,V字领口开得恰到好处,合体的收腰衬托出我纤细婀娜的腰姿,而唐龙彦送给我的项链正好佩在雪白颈项间。欺霜赛雪的脖子和后背不用回头也知道吸引了无数狂风浪蝶的艳慕目光。

我们坐在吧台边,他亲自要了些原料给我配置一杯浓度极低的酒,含笑举杯:“我的女神,Cheers!”

一杯淡酒下喉,我的脸颊也情不自禁略现红云,他手举酒杯,凑近我的耳朵,呢喃细语:“小妖精,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多么得诱惑人。”

我深情娇憨,醉意微薄,遂偎进他怀里,吐气如兰,“我还真想看一下你现场犯罪的模样。”说话间,我手指暗暗滑上他半敞的黑色衬衣领口处,麻麻痒痒,我感觉到他的肌肤骤然一紧。

“要死啊,小狐狸精,看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

“嘿嘿。”躲开人群,我不太优雅地轻笑两声。

“走,跳舞去。”他牵着我的手滑入舞池。

恰恰的音乐响起,我们尽情挥洒舞姿,从别后,已经很少有机会这样疯狂了。接下来的伦巴,探戈,华尔兹……,我们一曲也不放过,直跳到我手疼脚麻,站立不稳,整个身子靠在他身上。

从酒吧里出来,夜风一吹,裸露的皮肤凉意丝丝。唐龙彦去取车,我两手抱臂立在一边等他。几个刚下车欲进酒吧的男人说笑着走过。

“清琳。”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回头一看,竟是好多时日没有见面的贺齐朋。

他的招呼立刻引起他同伴的注意,“哟,贺齐朋,你还有这么美丽的朋友啊?”

虽然是玩笑,却也让我局促起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他问好,他没在意我的忸怩,只是别有深意地望着我,“怎么一个人立在这?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尴尬地不知如何张口解释时,唐龙彦的车子开过来了。两个男人眼睛一对恃,彼此就已经明白了个中滋味。唐龙彦首先优雅地向贺齐朋下颌微点,以示招呼。那几人正望着我们,贺齐朋收敛刚才不小心流露的情绪,拢眉抿嘴沉默地离去。

人已经在车上,心里却还残余些凉意。唐龙彦没有说话,只是伸过手替我把衣服拉好,让我坐得舒服些。

……本章完结,下一章“ 晚会开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