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74章: 阻力

《青鸟的痕迹》

第74章 阻力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八十四

他的房间被收拾得一尘不染,米黄色的窗帘被整齐地卷起,淡蓝色的床单好象刚洗涤过的。书桌上摆放整齐,一张他上大学时打篮球的帅照放大搁在床头柜。

看似简单的平静中,其实透露母亲对儿子的牵记。没有这份挂念,怎么会有眼前这份整洁和温馨?

他把我拉到床上,双双倒在上面。他笑着对我说:“走遍千山万水,还是家最温暖!“

依偎在他胸前,我随口恩了声,一股酸涩的滋味填臆胸田。家是温暖的吗?那么,我的家在哪里呢?这个地方会成为我的一个家吗?

我突然想起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虽然在西藏时,偶尔心口会想念那个人,甚至有一丝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惶恐。可现在我却有几分心痛,如果那个人真的就这么走了,我岂不是没有一个亲人了吗?

趁着彦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我犹豫好久还是给陈伯打了个电话。

陈伯一听到我的声音,高兴得不得了。他告诉我李成明已经恢复了好多,基本上度过了危险期,现在已经回到家修养。陈伯语气诚恳地求我回去,说李成明一直很后悔当初打了我一巴掌,这些年一直时候在愧疚里。

我没有吭声,他在电话里叹气,说有些事我不太懂,父亲已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身边需要一个孩子陪伴。据说那个兰姨和她的野种在事情一败露后立刻被扫地出门。但迫于新闻媒体的压力,这件事被老练沉稳的他压住了,只做家事处理,没有在上海宣传开去。

想那居心叵测的女人也可悲,孩子辛辛苦苦养到快二十了,却是个没用的孬种,整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有一次和朋友酒后赌赛车,结果车撞了,人也伤了,需要急输血,但当血液报告单一出来,父亲就呆了,傻了,怒了,狂了!养了二十年的儿子竟不是自己的种!

可以想象到李成明在握着那冰凉的血液报告单的尴尬,窘迫和愤怒!

可笑的是,当他愚傻地为他人做嫁衣裳——替人养儿子时,自己的亲生骨肉却被他一个巴掌挥出家门。

握着手机,泪流满面。

唐龙彦从卫生间出来,一见我这副模样,吓得忙搂过我,上下察看我的脸色,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流着眼泪摇头,他忧虑地看着我,问是不是妈妈给了我压力?我还是摇头。

他更问东问西急得要死,我忽然扑哧一笑。他愣愣地望着我的脸上的“四季分明”,明明是涕泪纵横,转眼就是波平浪静,无波无澜。

“想起原来一些事。”我拿起床头柜边的他的镜框中的照片。

“怎么这么大个人,还像个孩子似得?”他嘿嘿笑着。

“今天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回母校去寻找一下我们初恋的痕迹。看看我们曾经相爱的地方是不是随着岁月而改变了,换句话说,和我的娘子重温旧梦。”

娘子这一亲切的昵称勾起了我无限的激情怀想。这个城市曾经留在我记忆里清新美好以及那酸甜苦辣的各种滋味一一涤荡在胸怀。

偌大一栋房子,只看见许心蓝和他家的保姆,没有看见他的爸爸。由于气氛沉闷,有些话也不方便问。当语言苍白无力时,保持缄默是最好的策略。整个晚饭期间,只有唐龙彦在竭力渲染气氛,两个不同身份的女人各怀心事,表情尴尬。

许心蓝始终板着脸,没有表情。而我在此种境况下,唯有些许战战兢兢和不自然。餐桌下,彦伸过他温暖的手,紧紧扣住我手腕,藉以传递我鼓励和支持。

朦朦胧胧睡了一觉,感觉他不在我身边,一个激灵我惊醒,起身环顾房里,没有他的身影。我穿好睡衣起身,轻轻打开门。

他和他妈妈许心蓝在客厅里说话,我本无心偷听,但我走至楼梯转口时,他们的话还是飘进我的耳朵里。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她有什么好?不就是长得比艳敏漂亮些吗?漂亮能当饭吃吗?为了她,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毕业那年,她跟你玩失踪,你不但不接受你爸爸的安排进机关工作,反倒东流西沛说是寻找她。一个大男人硬是把自己弄得没有前途,没有理想。你费劲心机把她找到又能怎样?一年后,她还不是又把你甩了,你依然神情落魄地回来,天天喝酒发呆,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一次车祸还差点送上自己的命。我就是搞不明白,男人为什么都那么好色,见了漂亮女人就没了魂?”

许心蓝神情很激动,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像锤子鞭打我的心,一缕说不出的疼痛在指间渗透。

……本章完结,下一章“ 震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