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84章: 逃离

《青鸟的痕迹》

第84章 逃离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进门,我就把那一声声剐心痛的辱骂关在门外,狠狠扑在床上,我放声痛哭!

这些辱骂,比起当年父亲给我的一掌又有何区别?同样的无情,同样的冰冷,同样的残酷,同样的撕心裂肺!

我这是何苦啊?放着千金大小姐的日子不过,放着李成明的亿万家产不要,偏偏要跑到这家来受欺辱,换句话形容:这是自取其辱!

我就是想不通,不就是一道菜吗?不喜欢吃可以不吃,倒掉也可以,犯得着在上面大做文章,吹毛求疵吗?

此时的滋味比死还难受!这是蓄意的挑衅,积蓄的攻击!

妈妈?你在哪儿?你可听到女儿哭泣的声音?母亲穿着戏服安详的容颜又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我喊着妈妈,喊着死去的凯,还有风琴,那些几乎从记忆里淡去的阴霾和哀愁,像野草一样疯狂地在流泪的心原上滋长蔓延,数不清的疼痛钻入骨髓,潜入血管,我的神智开始迷乱。

我该怎么办?何去何从?

不知哭了多久,当泪开始枯竭时,我整个人也麻木起来。彦一直没有进来,他竭尽好言好语在安慰有点神经质的许心蓝,渐渐的,那狠毒可怕的辱骂从我耳膜里消失了,客厅里也渐渐平静下来。

我的心,似那严冬酷冰,冰凉冰凉。男人在处理家事的时候永远是自己的母亲第一,媳妇再委屈,也得忍让三分。明明是她在挑衅事端,他却从头到尾在呵护他母亲。他听见他妈妈恶毒的语言,他可看见我脸上流着泪?

其实我很明白他的眼神,意思是多理解他一下,多体谅他妈妈一点。他只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气,他岂又知道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痛?

也许许心蓝今天冲我发的脾气我可以理解为有缘有故,那么,我就应该平白遭受那无缘无故的气吗?

我悲愤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可以理解她所有的怨气源于何因,我却不能委屈自己高傲的灵魂!我害怕我若死皮赖脸留在唐家,就算以后她拗不过儿子的毅力,答应我做她的儿媳妇,我难以想象她以后不会对我使什么脸色。

那么,我以后就得生活在天天看她脸色的日子里吗?她毕竟是唐龙彦的妈妈,我不可能强求他为了我又一次抛弃亲情。

难道我和唐龙彦之间注定是没有结果的爱吗?

许心蓝恶毒却不缺真实心理的话语像留声机,一遍一遍反复在我耳边回荡,直压得我自尊全无,尴尬羞愧!一个个滚字揭示了现实的残酷:此地已非我留处!

我可以接受她惯日高傲的冰冷,却绝对敌不住她恶意的漫骂和侮辱!而偏偏在这份侮辱下,我只看见心爱的男人竭尽所能在安抚他的妈妈,而我,至始至终,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抚慰我的委屈,我的凄凉!

其实在妈妈闭上她美丽的眼睛的那时起,我就已经注定了孤独!注定了孤苦伶仃,居无定所!既然相遇仍然是痛苦,相爱又有何意义?

提着自己简陋的行李,我冷漠得环视这个已经习惯的“窝”。床头柜上彦那张意气风发年少的英姿更似一把利刃,深深扎进我心窝!分明一股悲伧的热流又在心胸翻滚,我咬着唇,轻轻出了房。客厅里很安静,估计他在许心蓝的卧室里安慰她吧。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可了解我心口的委屈,我心口的痛?一阵揪痛席卷全身,我快速下楼,夺门而去。

身后立刻传来唐龙彦惊恐的狂叫:“清琳!清琳——。”

他噼里啪啦紧至而来的脚步声踏得我心更痛,寒风吹过,带走纷落的泪水,我死死咬着唇,故意不理会他疯狂的喊声,择黑暗处夺路而去。

这个城市对我而言是多么的具有讽刺意味,我一次次地在这里受到伤害,却一次次地舍不得放弃它!为何爱情总那么伤痕累累,为什么心总是那么痛?

霓虹灯似狰狞的妖魇在夜空里飞舞,一道道张扬的光束在嘲笑我的狼狈,我的落寞。

拐角处,我上了一辆恰好停在我身边的出租车。而他的视线,刚好背对着我在往街上疯狂寻觅我的踪迹——。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痛苦煎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