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92章: 姐妹情深

《青鸟的痕迹》

第92章 姐妹情深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啦?”

身子一轻,身子已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进来怎么不敲门。”我娇嗔道,欲俯身偷偷拭泪。

“唐总经理来看望他美丽的下属用得着通报吗?”他浅笑,强健的手臂紧紧束缚我,并将我的脸揽至他面前。

“为什么哭了?”他眉头一皱。

“没什么啊,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而已。”我掩饰自己的情绪,并且装作不经意地把报纸拿开。

他略有所思地望望我,又望望桌上我刚才捧着它哭的报纸。一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眼里稍纵即逝。

重新把我抱在他腿上,低头亲吻我。我笑着躲闪,压低声音说:“你要我的命啊?李兰他们在外面,随时可能会进来的。”

“他们才不要命了呢,明知他们的上司来找他亲爱的女人约会,还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他嘿嘿贼笑,大掌一探我柔滑的衣裳内,顷刻间瓦解我的抵抗,两人糊为稀泥纠缠在一起。

毕竟这是办公室,我们再热情也得有个度,短暂的激情后,他温柔地为我整理头发和衣服。“琳,答应我,有事别放在心里。我会担心你的。”

一阵感动细细在心间涤荡,我掂起脚跟吻吻他的唇。问世间情为何物?能够得一知心爱人于此世上,足已。并不是我要在彦面前刻意隐瞒我的家世,只是我认为既然不打算回到那个家庭中去,就没必要向别人提及它的存在。当初我执意从家中搬出来之后,我就没打算再回去。

也许在别人眼中那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放着优渥的家庭条件不享受,偏偏要在别人的地盘上谋职,还要看人家的脸色!可我一想到躺在冰冷的墓地里的妈妈,我的心就好痛!

回到上海的第二天,我就偷偷去祭拜了妈妈。我没有带唐龙彦去过母亲的墓地,是因为那墓碑上刻有李成明的名字。任何一个在上海混的人都知道这个如雷灌耳的名字。

只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才明白金钱远不如感情重要。我已经失去爱我和我爱的妈妈,李成明的万贯家产对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我只想守着唐龙彦,守着我的爱情,过简简单单的生活。

他把我抱到沙发上,肆意温存起来。虽然担心外面的动静,但人一旦陷入情yù的泥沼中,不会顾及后果的。

他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地掐灭,继续在我身上搜索。我躲在他怀里咯咯笑道:“小心你那美丽的刘总裁革你的职。”

“我求之不得。”他不客气地堵塞我的调侃,抓紧时间做他的功课。我像只温顺的羔羊,任他“宰割”,最让人痛苦的是:我得咬紧牙关才能堵塞被他大手撩拨的呻吟。长发散落,双颊如霞,眸子似醉含春,眼睛氤氲朦胧。

手机又响了,掐灭,再响。我吃吃笑着推开他盘踞在我身上的上身。“快去吧,别误了公事。”

“妈的,这些人烦不烦啊?不就是一份报告吗?坏我情绪。”他无奈地起身,没忘记帮我整理凌乱的头发和衣襟。

到了这个位子上,事就象麻绳一样多且烦乱。他大刀阔斧地处理了几个因他离职造成凝滞的业务,而且又积极开发一系列新工程。我暗暗为他出色的业务感到自豪。刘艳敏到底是老辣,关键时刻知道撇开儿女私情而顾全局,是人中之凤。虽然我对这次回职仍心寸疑惑,但表面上的光环使我渐渐淡化了那份警惕。

唐龙彦出去应酬了,中午我和洁姐一起吃饭。不是在公司的餐厅里,我请她去公司附近的一家档次很好的餐厅吃。回来后忙于公务,我们俩难得一叙。

“真是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世事难料啊。”洁姐感喟不已。“你这丫头,原来留有一手,害得我瞎操心,乱牵红线。”

我埋头嘿嘿笑着。对于洁姐,我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也有一些许歉意。贺齐朋这个人,虽然已经从我的生活里撤退,但于情于理我始终觉得对他有所亏欠。那是在我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他给了我无私而坦荡的爱,我却言不由衷辜负了他。回来这么久,我还没有见过他,洁姐也没在我面前提过他。

“小露一直在念叨你这个阿姨呢,什么时候去家里吃顿饭,叫上唐经理。”洁姐说道。

一提到小露,我开心地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等下午下班后我叫上唐龙彦一块去你家。”

“真的吗?”她高兴地问道。“我打电话给你姐夫,叫他呆会儿抽空买菜回去,今天叫他亲自下厨。”

回想起我生病的时候在洁姐家休养的日子,他们一家人又是炖鸡汤,又是炖鸽子排骨汤……,对我问寒问暖关怀之至。我抽空去超市亲自去挑选给露露的礼物。这种事本来可以叫秘书去做的,但因为是对象特殊,是我喜欢的露露,所以我想这份礼物不能马虎。

打电话给唐龙彦,他正在回公司的路上,一听这个建议,满口答应下来,并问我要不要陪我去买礼物,我说呆会儿叫上李兰陪我去就可以。他这段时间忙得马不停蹄,我心疼他呢。我们约好时间,下班后我去找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赴宴(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