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鸟的痕迹 [目录] > 第99章: 设局

《青鸟的痕迹》

第99章 设局

雪里梅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上大学时,由于我性情孤傲也没几个要好的朋友,能够再遇上宋纪岚,我觉得很高兴,多了一个倾听我心事的老朋友了。唐龙彦原先对宋纪岚有些抵触,后来慢慢地就接受了他。特别是宋纪岚曾经帮他一起找过我,两个男人也就化敌为友了。

当我打电话约他来聚会时,他一看见宋纪岚就友好地伸出手,而宋纪览倒是颇为迟疑地回礼,我暗自诧异,因为宋纪岚的眼里有一丝我陌生的情绪,但由于间隔时间长,我以为是性格的变易,所以没有在意而往心里深处想。

谁知道这一次看视简单的邂逅其中包含多少龌龊的交易!那竟是几乎改变我的一生,我的命运的厄运的开始!

平静的日子中有一件事始终让我头疼,那个成季仁像块粘皮糖一样阴魂不散。前段时间无事献殷勤天天送玫瑰花,后来在唐龙彦的出面下才收敛了如此无聊行为。可现在更变本加厉,让人欲吐不能,尴尬得很。

有一次我和洁姐一起逛商场,不知怎得,又碰见他。本来我看中了一件刚上市的洋装,谁知他横插一杆,抢着帮我付钱,我坚决拒绝,结果最后连衣服也没买成,干脆拖了洁姐走人。谁知后来他竟派人把衣服给我送过来!我一下子火气上来,当着那来人面把那洋装剪成碎片,并把它丢回盒子里叫来人照旧送回去。

世界上还真有些人没脸没皮,那姓成的真是无缝不钻。隔三差五派人送来高级首饰,钻戒,白金,珍珠玛瑙……,我一次次拒收,他却锲而不舍我行我素。唐龙彦气地鼻子都歪了,嚷着要揍他一顿,被我劝住了。对付这种小人,惹不起总躲得起。唐龙彦决定暑假后就辞职带我走人,免得那小人猖狂。

刘艳敏安排我去接待一些重要客户,我带着李兰一起去应付这个饭局。当我看见成季仁得意地推开门进来时,我惊呆了。这分明是他们故意设的局,明明刘艳敏亲自对我说了那个公司的名字,对方经理不是姓成的。

成季仁看出我的心思,哈哈笑道:“那是我底下的一家分公司。”

我脑门一轰,这些情况我不知道,按道理,刘艳敏一定知道此中玄机,她是在借刀卸驴。

我拉了一把李兰,意思是我们走人。

“站住。”成季仁慢条斯理地喝住我们。“我今天可是你们公司的合作对象,你们是刘经理特意安排来接待的人,怎么生意不做了就走人吗?”

他从衣兜里掏出一签单,得意地用指头弹了几下。

我挺直腰板冷笑道:“我们只是公司跑腿的角,像成总这么大的人物得由正角来伺候。”

“李小姐说话真幽默,其实我早就仰慕你的风采,一起坐下来吃吃饭,聊聊天,彼此之间也可以加深了解啊。”

“是吗?”我故意拽他,“我倒挺想陪成总一起吃顿饭,只是今天极为不便。”

“有何不便?天大的事有比吃饭的事大吗?民以食为天嘛。来来,坐下,坐下。”他往出口一立,我们的去路就被堵了,他带了几个黑衣黑裤的保镖立在门口。

“李经理,算了,不就吃顿饭吗?光天化日之下他还会把我们吃了吗?”李兰曳了一下我的衣摆,轻声附着耳朵对我说。

我咬着嘴唇,心里万分不情愿,可看形势今天这餐饭不吃肯定有麻烦了。没想到成季仁为了一个女人如此上心,如此计算。怪不得唐龙彦和贺齐朋都警告过我此人非善类,什么事都做得出。难道我若不上他的道他还真能把我怎样吗?可有几一句话叫小不忍则乱大谋,反正我们在上海呆的时间也不长了,他能奈我如何?

成季仁一见我面色缓和些许,立刻吩咐人为我们细心地服侍。“二位女士喝什么酒啊?”他殷勤地问道。

“这句话应该我们来问,毕竟今天你是客人,我们是主人。”我嘲讽地说道。“

“今天能和你们这两位大美女一起共进午餐,真是我成某的荣幸,怎么能让你们公司破费呢?要吃什么,要喝什么,随便点。服务员,菜单伺候。”他张狂地吆喝着,脸色的赘肉无比难看。

他叫手下的人为我们倒满酒,我冷眼视之,却懒得周旋,任他唱独台戏。

“李小姐乃人中之凤,冰清高雅,确实和一般女子不同。成某不成敬意,先敬你们二位美女一杯。”他端起酒杯。

我安静地坐着,不去动酒杯。李兰早已端起酒杯,先干为尽,然后再端起我的杯子,客气地对成季仁说:“我们李经理不会喝酒,这酒由我代劳。”

这就是李兰,爱憎分明,一旦心向着你,赴汤蹈火她也愿意。她是酒中高手,这我早先就已了解。所以出门应酬我总带她去。

“这位李秘书倒是个爽性子的豪爽女子,佩服。”成季仁一杯酒落肚,脸脂放光,油澄发亮,那秃顶也愈发光泽。

他吩咐手下拿了瓶适合女人喝的低浓度红酒,并且亲自为我斟了一杯。“李小姐,出来做生意的人一点酒也不喝是不合情理的。喝杯红酒总该可以吧。”

我冷淡地回示他我真的不会喝酒。

他脸色颇为尴尬,可他的耐力我早已领教。善变的脸马上和煦如春:“不喝酒,是吗?好,那就吃菜,吃菜。”

狗腿样的一个随从立刻给我和李兰盛了碗鲍鱼汤,这家伙追女人确实有一些门门道道。先是金条开路,那些拜金的女人立刻对他俯首称臣。此路若不通,该就是死缠烂打,软硬兼施了。我苦笑不已,生硬地维持完这顿如同嚼蜡的午餐。

让人哭笑不得的事还在后头,他找了个借口把李兰打发出去,从他的包里掏出几张东西:一张金卡和一张房契!这是他追女人的手段。可他低觑了我李清琳的能耐!我冷笑着把那些他强塞给我的东西砸在他脸色,扬长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咫尺天涯的亲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