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1章:第一部:多少恨,昨晚梦魂中 NO:1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1章第一部:多少恨,昨晚梦魂中 NO:1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序: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我会为我得到的额外快乐而买单。

但,我不后悔,不后悔我做过的事,哪怕错了,也只当是一个教训。

——仅仅如此而已!

苏菲亚语。

第一部:多少恨,昨晚梦魂中

张明辉认认真真地举手发誓:“我长大后,我要娶苏菲亚做妻子。”

苏菲亚也说:“我长大后,我一定要嫁给张明辉做妻子。”

五岁的张明辉和五岁的苏菲亚,互相勾着手指头: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反悔。

NO:01

苏菲亚和张明辉是同年同月同日同一间医院里出世。唯一不同的是,苏菲亚比张明辉大了三分钟,苏菲亚是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二日零晨十二点四十六分出生,张明辉则是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二日零晨十二点四十九分出生。

就是因为这三分钟,略略长大了的苏菲亚,总喜欢耀武扬威地站在张明辉跟前,耀武扬威地叫嚣:“叫呀,叫我姐姐呀。”小小年龄的张明辉,紧紧地闭着嘴巴,神情倔强,死活也不肯把“姐姐”这两个让他丢脸的字眼叫出口。结果苏菲亚恼了,气急败坏冲上前,也不管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便扬起了小手,使尽全身力气,“啪”的一声,就朝了张明辉脸上一个巴掌。

“叫不叫?叫不叫姐姐?”

“不叫!不叫!就不叫!”

黄昏时刻,夕阳在天的那一边,妖妖娆娆,格外的光芒万丈。

张明辉的妈妈是小学教师,放了学,到县委幼儿园接张明辉。远远的,便看到苏菲亚似武侠电视连续剧里变了态的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叉了腰,凶狠狠的一个兜心脚朝张明辉身上飞去,张明辉躲闪不及,差点便被踢翻在地。此时的夕阳艳丽无比,金黄的光线照耀大地,也照落到了张明辉的身上,还有脸上,张妈妈便清清楚楚地看到,张明辉小小的细嫩的白净的脸孔,闪着五只浅浅的细细的清晰的红色手指印。

那五只浅浅的细细的清晰的红色手指印,顿时便像一把尖利的刀,剜在了张妈妈心上,仿佛,皮肉撕裂一般,强烈地疼痛,这痛,落到骨髓里。

张明辉的眼内,早已含满了两眶眼泪,他拼命地忍着,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

张明辉安慰他母亲:“妈妈,不要紧的,我一点也不痛。真的,我一点也不痛。”

此刻的苏菲亚,早已跑得无踪无影。

那个时候,张爸爸还没得鼻烟癌,还没有去世,苏菲亚家和张明辉家都住在县政府大院内。三江县的县政府大院,有很多的树木,绿荫一片,常常有突然腾空而起吓人一跳的小鸟,和“知了知了”不停地制造燥音的蝉。这些树木,其中包括很多果树,如芒果,杨桃,龙眼,黄皮果,桃子,数不胜数,一到了季节,便开了满树的花,再后来,结了果,一只又一只,挂了一树都是。

张明辉胆小如鼠,从不敢爬树偷果子。尽管,长大后张明辉狡诈地对苏菲亚分辨,说小时候的他不是胆小怕事,而是听从父母和幼儿园阿姨的话,要做一个品行端正的人,不屑偷鸡摸狗,不做坏事。总之,小时候的苏菲亚,无论如何软硬兼施,无论如何好话坏话说尽,张明辉就是不肯爬上树去偷果子,哪怕是他喜欢吃的甜杨桃,他也不肯。

有时候,张明辉犟强起来,像一头牛。

最后,还是苏菲亚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张明辉,要不这样好了,你在树下站岗放哨,我爬树摘果子,然后我和你一人一半,不准说不行哦,要不以后我就不要和你玩了,听到没有?”

张明辉想了想,同意了。

苏菲亚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三下两除二的,很快便爬上了树。那棵树,是杨桃树。苏菲亚不大喜欢吃杨桃,不管是甜的还是酸的,她也从来不缺水果吃,家里各种各样的水果堆积如山,因父亲是县委副书记,别人送礼送来的。但爬树自己亲自去摘果子,而且还是背了大人,偷偷摸摸,苏菲亚觉得那种心情,妙不可言,仿佛在玩火,带着隐蔽的不为人知的兴奋与快乐。

树很粗,也高,伸手可及的杨桃都给别人摘了去。争强好胜的苏菲亚怕张明辉笑话,不甘空手而回,无获而返,只好咬了咬牙,爬向更高树枝更细的地方,看到杨桃,不管大与小,生与熟,通通摘下来,往口袋里拚命地塞。

“好了没有啊?”

张明辉在树下仰起头,一边张望,有点焦急。

苏菲亚说:“快了快了,口袋就要满了。”

“快点呀。”张明辉说。

苏菲亚刚要转头,爬下树来,忽然看到不远处,明晃晃的,挂着一只又大又熟的杨桃,此时太阳往上移,阳光浮着细微的尘埃,透着树叶的间隙斜射着那只大杨桃,闪闪发亮,仿佛露着笑脸,向她招手:“过来呀,过来摘我呀。”苏菲亚兴奋莫名,来不及细想,迫不及待的飞快爬过去。

张明辉的声音突然在树下惊慌失措响起:“不好了,有人来了,菲菲,快下来。”

苏菲亚一愣,心中一阵发紧,给大人抓到了也不是好玩的事,给批评一顿不说,还状告到父母耳朵中,虽然不会吃板子,被骂却是免不了的。因此苏菲亚心中,不禁也惊恐万状起来,紧张慌乱中,竟然忘记自己是在树上了,不知不觉的松了手,在一片惊叫声中,苏菲亚小小的身子,仿佛折了翼的小鸟,直直往地下摔了下来。

“啪”,一声巨响,接着是激烈的剧痛。苏菲亚眼前的景物,一阵又一阵扭曲,变了形。

终于,她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菲亚缓缓地有了知觉,全身像要爆炸似的,大汗淋漓,痛,浑身上下,轰辣辣的痛,撕心裂肺,特别是左小腿,给骨折了,打了厚厚的石膏,动弹不得。

苏菲亚挣扎着,努力动了动身子,拼命地睁开眼睛。

首先看到的,是妈妈模糊的脸孔,朦朦胧胧中,苏菲亚听到她妈妈又是哭又是笑的声音:“醒了,菲菲醒了,菲菲没事了。”父亲也舒了一口气,像一块大石落了地,也喃喃地说:“没事了,菲菲没事了。”接着,是张明辉小小的脸孔,红肿的眼睛,还在不停地抽泣着,有点上气不接下气,那是哭得太久的缘故:“菲菲真的醒了么?菲菲真的是没事了么?菲菲真的没死么?”

苏菲亚心中不高兴,瞪大眼睛,嘟着小嘴,艰难地发出声音抗议;“我才没有死,你死了我还不会死呢。”

苏菲亚心中奇怪,为什么张明辉哭个不停呀?这是苏菲亚第一次,看到张明辉哭,哭得那么的伤心欲绝。以前,不管苏菲亚如何的骂他,如何的咬他,如何推他,他都没哭,甚至有一次,苏菲亚被比她大很多的小朋友欺负了,张明辉与他们打架,打得头破血流,张明辉也没有哭。小小年龄的张明辉豪气万丈地说:“男子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但此刻,张明辉却哭了。

苏爸爸说:“明辉,菲菲醒了,菲菲没事了,这次我们没有骗你吧?现在,你可以放心跟你妈妈回家了,不要不吃饭了哦,要不,菲菲脚好了以后便不再和你玩了。”

后来,张明辉告诉苏菲亚,他固执地跟了大人到了医院,他以为苏菲亚死了,因此哭得死去活来,不停不竭,也不肯回家,不肯吃饭,不肯听大人劝,心里想的,便是跟苏菲亚一起去死。结果,这件事当笑话似的给大人传了好久,直到和苏菲亚和张明辉长大成人,别人还不忘记旧事重提,挪揄他们。

连幼儿园里的阿姨,还常常拿来开玩笑。

她们逗张明辉。

“明辉,菲菲漂亮吗?”

“漂亮。”

“你爱不爱菲菲?”

“爱。”

“那你长大后,娶不娶菲菲做妻子?”

五岁的张明辉,认认真真地举手发誓:“我长大后,我要娶菲菲做妻子。”

苏苏菲亚也说:“我长大后,我也要娶明辉做妻子。”

幼儿园的阿姨笑成了一团:“菲菲,你不是娶明辉做妻子啦,你是嫁给明辉做妻子。”

苏菲亚说:“那我长大后,我一定要嫁给明辉做妻子。”

五岁的张明辉和五岁的苏菲亚,互相勾着手指头: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反悔。

……本章完结,下一章“NO: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