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100章:NO:30 NO:31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100章NO:30 NO:31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NO:30

“同城相约”QQ群的群主“穿越爱情”终于组织群活动了,周末,星期五晚,决定先在凤凰宾馆吃自助餐,然后再去迪吧,跳舞,狂欢。

苏菲亚想不到,陈子墨也来了。

以前“同城相约”QQ群举办活动,陈子墨很少一起聚餐,但K歌跳舞倒是常常到场。自从那次在青秀山烧烤后,苏菲亚就一直不肯再见陈子墨,她把他的QQ拉到黑名单,删了,再把QQ设置了不和陌生人对话,不允许任何人加为好友,后来索性连电话号码也换掉了。

她决定不再喜欢他,决定忘掉了他。

但一个人想见另一个人,只要是有心,总是有办法的,这世界又有多大?陈子墨申请了新的QQ号,用了新网名“仍然爱你”,然后进了“同城相约”QQ群,却不料,苏菲亚在群里是不大说话的,偶尔露出了头,也只和几个相熟的打一个招呼而已,对于陌生人,更是不搭理。陈了墨不甘心,想方设法动员了“穿越爱情”搞活动,说要联络感情,重整旗鼓,让死气沉沉的QQ群重新热火朝天起来。

一个叫“春风吹又生”的群友提议,干脆我们去凤凰宾馆吃自助餐,那儿的烧烤不错。

一伙十几个人,便浩浩荡荡的来了。

苏菲亚也来了。

陈子墨也来了。

苏菲亚看到陈子墨,有点惊诧,她没有想到他会来,但苏菲亚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绽开了一个礼貌性的笑容,便跑去挑自己喜欢吃的食物。苏菲亚喜欢吃甜品,她先装了一碗绿豆糖水,然后又拿了碟子,夹了鸡丁炒腰果,鸭掌,田螺,一边张望着,还要些什么。旁边有人说:“你不是喜欢吃鱼头么,我帮你拿几块。”是陈子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

苏菲亚微笑,淡淡地说:“谢谢,不用麻烦了,一会儿我自己拿。”

陈子墨跟在她身后,忽然间就低声说:“原谅我好不好?”

苏菲亚说:“我不懂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陈了墨着急:“听我解释呀,你都不给机会给我解释。”

苏菲亚说:“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缘分尽了便是尽了。”

说完,苏菲亚拿了她的食物,回到了她的座位里。陈子墨也大步的跟了过来,也不顾众人好奇的目光,一屁股的就坐在苏菲亚身旁,他似真似假的对着别人开玩笑:“坐在心爱的女子旁边,吃得比较多。”众人哄笑:“早知道你喜欢她,她又喜欢你了,要不你的网名又如何改‘仍然爱你’?”陈子墨嘿嘿笑,只看着苏菲亚,也不分辨。

苏菲亚只是低头吃东西,装听不到他们说话。

以往在群里参加活动,陈子墨总是刻意的和苏菲亚保持着一段距离,怕人多嘴杂,这叫做贼心虚,又叫掩耳盗铃。而如今,他倒不怕了,豁了出去,只要苏菲亚能原谅他,能回心转意,重回他怀抱,这小小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可惜,苏菲亚不想回头了。

甚至,情人做不成了,朋友也不想做。

苏菲亚并不是恨陈子墨,这也没有什么好恨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都心知肚明,清楚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说到底,这一场风花雪月,他和她,谁先勾引了谁,谁又先负了谁,谁对谁错,都不好说,这世道,往往是相互诱惑,相互利用,你情我愿。苏菲亚不是三岁小孩童,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本来么,成年人的游戏规则便是这样。

苏菲亚只是不想和陈子墨,耦断,丝还连。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没必要为难自己。

何况,这陈子墨,又不是《天龙八部》里的段王爷,苏菲亚也不想做秦红棉,或甘宝宝,或阮星竹,就是做成了刀白凤成了明媒正娶的妻又怎么样?人家段王爷还不是见一个爱一个?还大言不惭地说,我对每一个女人都是真心的!苏菲亚想,靠,一个人,又有多少个心?都是骗人的谎言。

NO:31

苏菲亚的电话突然响,是方小悦打来的。

苏菲亚心中暗喜,咦,方小悦真是及时雨,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知道她有难,搭救她的,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借了方小悦的电话跑开,这样面对着陈子墨,真的是尴尬,仿佛坐如针毡。

不想方小悦在电话那头,“哇”的一声大哭,方小悦说:“菲菲,帮我到看看,到上海最快的飞机是什么时候?我妹妹方小乐在上海发生了车祸,住院了。”

苏菲亚一愣,神色疑重了起来,马上说:“好,我就过去看看。”

凤凰宾馆的后门和航空公司的售票处只隔了一条斜斜的马路,其实苏菲亚也不必要亲自过去的,打个电话问问,便可以了,甚至,她还可以在凤凰宾馆里询问,宾馆里经营着飞机票和火车票的业务,但此时此刻,苏菲亚巴不得离开这个地方,离开陈子墨的视线,她不想见到他。

苏菲亚放下电话,东西也不吃了,便急急的拿起了包包,放下了自助餐的钱,——群里活动,都是AA制的,没有必要谁为谁而买单,苏菲亚说:“对不起,我有急事,先走一步了。”

陈子墨也站了起来:“我开了车子来,我送你。”

苏菲亚说:“不用了,谢谢。”

但陈子墨还是不由分说跟了下来,追出了大门口。

“苏菲亚。”他叫。

苏菲亚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她看他的目光,坚定而平静:“陈子墨,我们缘分尽了,我不再喜欢你,不想再和你在一起,谢谢你曾经给过我的快乐,谢谢。”

陈子墨说:“你听我解释啊,那晚我不是故意的,‘美丽约定’喝醉了,跑到门外和别人打架,头给打破了,出了血,我送她去医院。”

苏菲亚微微笑:“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你不必要告诉我。”

什么解释也没用了,苏菲亚不再想听。

凡事都如此吧,非常喜欢的一个人人,就如非常喜欢的物品一样,都是由红处转成灰。因为曾经迷恋和执着过,再继续下去的话,就只能看着它,一步步走向坡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她和他,缘分到止吧。

“不,苏菲亚,你不能这样。”

陈了墨冲了过来,紧紧拽住了苏菲亚的手臂。他舍不得她,他跟她在一起,虽然感觉得她不属于他,因为他不是自由身,是有妇之夫,而她看他的的眼神也是茫然的,甚至带着丝绝望,但他知道,她已经深深占据了他寂寞的内心。陈子墨想,既然命运把他们牵在一起,他只想好好的去爱,好好的珍惜。

“好呀,原来你们背着我,在这儿勾三搭四的,是不是刚刚开房风流出来?”

突然,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陈子墨和苏菲亚吓了一大跳。

许云丽不知何时何地出现了在跟前。这真的是无巧不成书。原来,许云丽和了朋友去逛街,路过朝阳路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陈子墨的车子开进了凤凰宾馆,心中便不禁生疑了起来。但她好面子,一向都是在亲戚朋友面前晒恩爱,说陈子墨是如何的爱她,如何的疼她,她又如何的幸福。当下,许云丽也不好发作,生生的忍住了心中的怒气,装作没看到,若无其事和朋友说笑,待到了百货大楼,她便佯装说忘记了一件事,急需赶回家一趟。

她跑到了凤凰宾馆的停车场。

果然,陈子墨的车便停在那儿。

许云丽如头顶响起了一记大炸雷,心跳骤然加快,疯狂地跳到了没有节奏。

原来,陈子墨,陈子墨在外面有了别的女子。原来,原来陈子墨竟然背了她,到这儿来开房,欢爱。

许云丽拿出了手机,刚想打电话给陈子墨,刚想质问他,却不想远远的就看到陈子墨和苏菲亚走了出来,还一边拉扯着。许云丽热血往上冲,涌上了头顶,双唇和眼角被血烧得通红。

原来,那不要脸的狐狸精,竟然是苏菲亚。

许云丽觉得,她快要愤怒得疯了。不用说,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确的,那个苏菲亚,样子还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漂亮,那样的妩媚,她靠着陈子墨是这样的近,这样的亲热,那副贱样子,一看就知道是狼狈为奸那种,一看眉眼就知道,就是奸夫y*妇。

许云丽忍不住,冲了上前,狠狠的便住苏菲亚脸上掴了一个巴掌。

“叫你勾引我老公。”她骂。

盐水慢慢浸过的伤口是很痛的。许丽云没有想到,很多很多年前,苏菲亚曾经给她的那巴掌,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还到了苏菲亚的脸上,——但那巴掌,许丽云还得并不春风得意,因为,苏菲亚和她深爱着的丈夫,居然有染。

苏菲亚用手捂了右边脸孔,被打的那半边脸微微的发热,疼痛,身体却冷得发抖,夹杂着愤怒和悲伤。过了一会儿,苏菲亚反应了过来,她没有理会围过来看热闹的人们,也没有理会歇斯底里的许丽云,而是径直的走到手足无措的陈子墨面前,也抬起了手,也狠狠的往了陈子墨脸上掴了一个巴掌。

苏菲亚冷冷地说:“这巴掌是你妻子刚才给我的,现在我还给你,顺便帮我告诉你妻子,一个巴掌拍不响,跳探戈也需要两个人,一个人无法跳。”

说完,苏菲亚便扬长而去。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就是为了额外的快乐,而付出的额外代价。

苏菲亚和陈子墨这一章,便永永远远的完结了。

自此,便不再相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NO:32 NO:3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