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101章:NO:32 NO:33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101章NO:32 NO:33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部:何事秋风悲画扇

那一刻,苏菲亚的心,忽然很凉,很凉。苏菲亚的生活,仿佛是一枚隐遁的暗疾,沧浓不止,她在外人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喜欢情yù的女子,逢场作戏,男人对她而言,不过是纵情的伴,共赴云雨的道具,在一个男人的身体与另一个男人身体之间,醉生梦死,她的过往,早已像一首千年的歌谣,已经刻在三生石上,永远翻不了案。

苏菲亚第一次希望,自己是穿中规中矩的长裙子,圆头皮鞋的纯洁女孩子。

NO:1

程雪静觉得,她伤心至极,快要绝望死了。她这么的爱余学谦,很爱很爱,爱到为了他,愿意放弃一切,包括生命。但余学谦,现在却有了心心相印的女朋友。

国庆节那天,余学谦甚至还带了她回家吃饭。带她回家吃饭,见家长,便是认证了她,以后,她便可以自由的出入余府,便可以趾高气扬的以余学谦的正牌女友自居,甚至,她还有希望成为余家的一份子,做余家的媳妇。那个二00五年走了狗屎运的灰姑娘,名字叫做方小乐,据说来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大学的时候是余学谦的同班同学,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胖乎乎的,剪了一个土里土气的齐刘海,一张脸,如满月,但眉目安静,说话轻言细语,温柔,大方,颇有亲和力。

余学谦喜欢。

程雪静很讨厌很讨厌方小乐,讨厌得就像嘴里不小心吞下了一只苍蝇,恶心,难受。那个方小乐,一进门来就笑容可掬,亲热的拉了程雪静的手,亲热的叫了她"妹妹"。程雪静很希望此时此刻余伯伯能够嫌贫爱富,就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富豪家族容纳不了出身贫贱的女子,因为那些女子总是贪图钱财贪图虚荣的,而且门不当户不对。

偏偏余伯伯不是那种的人,那天周伯伯的心情也奇好,对下厨房帮忙干活跑来跑去的方小乐印象也极佳,一直微笑着,连连夸说:"这女娃子不错哇,很勤快,真的是不错。"

那一刻,程雪静很难过,有一些什么的东西,在心里,很轻很轻地碎裂了,一种万念俱灰的绝望,涌上了心头,顿时便有了想哭的感觉。

但程雪静没有哭,她紧紧的咬住了牙齿,把要流出来的眼泪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很久很久以前,程雪静就明白,眼泪是没有用的,哪怕是女人的眼泪。程雪静的脸上,仍然堆着笑,很虚假,连她自己都感觉得到,像是在干瘪的牙膏壳上拚命挤出来的笑容,极勉强,也生硬。

她亲热地缠着了余学谦,像小时候一样的撒娇:"谦哥哥,你不是说公司附近新开张了一间西餐店么,不是说味道很好么,什么时候带我去吃呀。"

余学谦点了点她的额头,宠爱地说:"你呀,就会吃。"

程雪静说:"当然啊,民以食为天嘛。"

余学谦说:"小心哦,你这样能吃,小心以后变成大胖妹,变成大胖妹了便没有人喜欢了,便嫁不出去啦。"

程雪静说:"才没有呢,方小乐姐姐不也是长得胖,你也不是喜欢她?我才不管啦,我就要像方小乐姐姐一样肥好啦。"

余学谦啼笑皆非:"方小乐姐姐并不肥啊,她只是丰满。晕,胖和丰满你都分不清,亏你还是上海大学中文系的高才生呢。"

程雪静嘟着嘴:"胖就是丰满嘛。"

方小乐正好走了过来,捧了一盘她刚刚做好的寿司,仍然的好眉好目,她笑:"妹妹这么瘦,身材像个模特儿似的,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我正想问问妹妹有什么秘方呢,可以有这样好的身材。"

程雪静翻白眼,不答话,用鼻子"哼"了声,心里想,谁是你妹妹来着?不害臊!

这方小乐,真的会讨好人,知道余伯伯和余学谦喜欢吃寿司,所以专程做了。吃饭的时候,周晓说,方小乐在西餐厅里工作过两年,西餐的各种礼仪和吃法,还有红酒,威士忌,鸡尾酒,这些她都了如指掌,而做寿司呢,不过是小菜一碟。

余伯伯边吃寿司边呵呵笑:"哟,那小乐倒是文武双全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真是难得。"

方小乐羞赧地低下了头,一张脸红通通的,眼睛里有一种快乐的光芒。

NO:2

没有人知道,程雪静有多爱余学谦。

程雪静第一次见到余学谦,程雪静六岁,余学谦九岁。

程雪静一直都记得,那是一个梅雨季节,阴雨霏霏,四周散着淡淡的雾气,弥弥漫漫,风吹着梧桐树,沙沙地响,摇晃的树枝在窗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暗影,空气中,有着潮湿的芬芳气味。

程雪静将她小小的冰冷的手指蜷缩在余伯伯宽大温暖的手掌中,惶恐地不知所措地跟着他到了那豪华而金碧辉煌的家。那是一所高档花园的别墅区,院子里有宽敞的游泳池和漂亮的花园,还有草坪,网球场,一棵棵的参天大树。进了家门口,一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孩子从楼上跑了下来,"噔噔噔"的到了程雪静跟前,歪着头,睁大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上下地打量着她,一边问:"爸爸,她是谁?"

余伯伯慈爱地看着他,温和地说:"她叫程雪静,以后便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学谦,你要好好的爱护她哦。"

那个叫学谦的男孩子立即用清脆响亮的声音大声地回答:"知道了爸爸,我会好好的爱护这位妹妹的。"

程雪静低着头,不说话,惴惴不安地躲在周伯伯背后,诚惶诚恐。眼角的余光,她看到一张清秀稚气的脸,眉毛很黑,眼睛很明亮,调皮而又天真无邪地对她咧开嘴笑,左颊里,有一个深深的酒窝,五岁程雪静的心,在那一刻,便温暖了起来,仿佛一束灿烂的阳光,如水流般潺潺地流过。

余学谦没有食言,他一直对程雪静很好,喜欢抚摸着她的头发,扮鬼脸,哄她喝牛奶,吃早餐,给她讲故事,教她做功课,还喜欢牵着她的手,带她过马路,和他的小朋友们一起玩,对她的笑容,也常常的充满了怜爱与温柔。后来,程雪静去了学校,是一间有钱人才能上的贵族学校,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里有一位很调皮的男生,常常欺负她,拉了她的小辫子,还把小虫子放到她的书桌里,吓得她不敢去学校,躲在一个角落里默默流泪。结果给余学谦知道了,拉着她的手跑到教室里,拎起了那个男生的衣领,疾言厉色地说:"如果你再欺负我妹妹,小心我打断你的脚。"

余学谦叫程雪静,我可爱美丽的小妹妹。

在余学谦的眼中余学谦叫程雪静,程雪静永远是他的小妹妹。

后来的后来,余学谦和程雪静都长大了,大学毕业后,余学谦进了他父亲的集团公司。三年后,程雪静也从学校里出来了,她去了一间中学应聘做教师。程雪静一直喜欢教师这个职业,觉得为人之师,高尚,受人尊重。余伯伯说,只要你努力,只要你争取,只要你去做,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你。

程雪静想,是啊,只要我努力,只要我争取,只要我去做,总有一天,余学谦是我的。

二十四岁生日,余伯伯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为程雪静举行了盛大的庆生宴会,请来了市里有名有脸的人物。在宴席间,余伯伯豪气万丈的对她说:"小静,你想要什么礼物,尽管说,伯伯一定满足你。"余伯伯以为程雪静不过是要钻石,首饰,或房子,或车子,或出国旅游之类的,想不到程雪静会说:"我什么也不要,我就要嫁给余学谦,做他的妻。"

是,程雪静要嫁给余学谦,做余学谦的妻。

尽管程雪静知道余学谦不爱她,自小到大,余学谦一直把她当作妹妹般的看待,宠她,爱护她,却没有爱上她。尽管程雪静也知道,余学谦爱的是方小乐,那个来自广西贫困落后小乡镇的乡下妹子。

但,程雪静不管,她就是要嫁给余学谦,做余学谦的妻,那是她六岁以来的梦想。

那次国庆节方小悦来吃晚饭后,无数个日子里,程雪静常常遇到余学谦和方小乐,他俩手挽着手,亲密无间走在大街上,或他们回到家,躲在房间里,那细碎快乐的笑声,飘浮在空气里,一声又一声落到她耳朵中。程雪静站在黑暗角落处,呆呆地看着,只听到自己的心,空洞飘渺,被给别人生生的撕扯开,扭作一团,发生凄厉的脆响,落寞而凄迷。

泪,在程雪静眼睛里打转,她仰起了头,天空很蓝,有大片大片的云朵飞过。程雪静跑了出去,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大街头,程雪静蹲下身子,咬紧嘴唇,本来应该哭的,却没有泪。

心,很痛,很痛。

书上说,当你很爱很爱一个人的时候,心会痛的。

程雪静也清楚明白自己,她对余学谦的爱,是不可理喻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部:何事秋风悲画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