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102章:第五部:何事秋风悲画扇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102章第五部:何事秋风悲画扇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NO:5

苏菲亚陪了方小悦去了上海。

方小乐发生了车祸,心神恍惚的她过马路的时候给一辆飞驰而来的出租车给撞了,躲避不及,顿时倒了在血泊中,后来送到了医院,经过紧急抢救,医生说,方小乐的生命保住了,但双脚瘫痪,彻夜失去了行走能力。

苏菲亚在医院里,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余学谦。

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子。

他的气质很好,有一双英挺的剑眉,唇线分明,和一般宝贵人家的纨绔子弟不同,也许是喜欢读书,身上有一种儒雅的东西,穿了一袭白衣,清秀飘逸,风度翩翩,那张帅气而又略略冷漠的脸,淡然的,忧郁地笑着,非常销骨的寂寞。他坐了在方小乐床前,很细心很认真的为方小乐削苹果皮,看方小乐的时候,眼睛里竟是那样的柔情似水。

他爱她,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很爱很爱她。

方小乐躺在床上,看着余学谦,一双深黑色的眸子,略略透着笑意。

她是个阳光灿烂的女子,尽管生活不如意,爱情遇到了挫折,双脚又突然间瘫痪了,在一瞬那,她是懊丧的,有着万念俱灰的感觉。但她很开朗,也乐观,过了一段低沉忧郁的日子后,她便渐渐平静下来,接受了事实,日子总是要过的,不过是双脚瘫痪嘛,生命还在。方小乐想,人生在世,撞到了一个一心一意爱自己的男子,体验了爱情幸福的滋味,拥有过,便知足了。因此方小乐的笑容,还是和以前一样,透彻明朗,像清晨的光,眼里没有一点忧与愁。

方小乐安慰着余学谦:“生活总是充满希望的。上帝为你关上一扇窗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也许,这是塞翁失马,安之非福,也说不定。”

尽管如此,方小乐还是知道,她和余学谦,是两个世界的人,世俗的眼光是木门对木门竹门对竹门,她和他,没能越过这道无形的门当户对的门槛,虽然彼此明明是存在爱,却无法面对世俗的大众目光,家庭的压力,谁都没有与尘世分庭抗礼的勇气和力量,——也许是有的,只是牺牲太多,付出太大,得不偿失,说到底,余学谦还是做不到英王爱德华八世第二。

英王爱德华八世为了辛普森夫人,而是放弃了王位,并自愿过着实际上的流落他乡的生活,爱德华八世对辛普森夫人说:“即使因为和你在一起我一无所有,我也没有怨言,比起你来,王冠、权杖和御座都不重要。”

可惜,余学谦并不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一无所有的余学谦还是余学谦么?爱情,在很多的男人心目中,并不是全部。

但爱过的一场,方小乐也无悔,她没有怨恨余学谦,毕竟,并不是人人都有福气做辛普森夫人的。

方小乐的身体渐渐的无大碍,除了一双脚永久性瘫痪外,其他的一切都健康,按照方小乐的话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方小乐对方小悦说:“姐,我们回广西吧,我想家了。”

趁着余学谦不在身边,去上班了,方小悦和苏菲亚去给方小乐办了出院手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离开了上海,回到了南宁。

不辞而别。

爱情,仿佛烟花,灿烂之后回归平淡。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管是繁华一生,或者是凄凉一生,抑或是寂寞一生,因为曾经爱过,曾经拥有过,终究还是满园春色,多姿多彩。就像南宋杰出女文学家李清照,深爱着的丈夫赵明诚病死后,便常常的在花前月下,弹奏一曲古筝,想着过去,声声婉转唱的是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心中念叨的却是对爱情一生的无悔,一生的痴。

NO:6

临离开上海前一天,苏菲亚还是抽了空,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坐了人字电梯跑去看了常德路95号,那是张爱玲住过的公寓,苏菲亚徘徊在那儿,呼吸着张爱玲曾经呼吸过的空气,抚摸着张爱玲曾经住过的地方。她喜欢张爱玲,喜欢她的故事,喜欢她的文字,仿佛毒药一样,一点点的渗进了她的心里,像有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让她痴迷不已。

苏菲亚站在门口,留连在旧信箱前,仰着头,想着三四十年代旧上海的扑朔迷离,那些比想像中要凄美,比真实的要虚幻的爱情故事,张爱玲便是在这里,写下了很多风花雪月的情节吧,还有她和胡兰成,曾经的倾城之恋。

苏菲亚一直喜欢张爱玲这句话:于千千万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千万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一切,皆属于缘分。

后来的后来,二00七年的冬天,病入膏肓的苏菲亚挣扎着看完了李安导演的《色,戒》,那是改编了的张爱玲小说。影片的结尾是易先生回到家,太太们在打麻将,吵闹着要让他请客吃饭。易先生不动声色地应承着,心里却在想着王佳芝。易先生觉得,王佳芝真是爱他的,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到最后,易先生还是把王佳芝杀死了。

而苏菲亚,也快要死了。

苏菲亚想,王佳芝死在心爱的人手中,也是幸福的吧?不管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至少,她是爱他的,而他杀她,也是迫不得已,不情不愿的。

王佳芝不是张爱玲,易先生也不是胡兰成。因为,在张爱玲还爱着胡兰成的时候,张爱玲没有机会死在胡兰成手里。后来的后来,爱渐渐成了过去,张爱玲不再爱胡兰成了,张爱玲看透了胡兰成,终于心如止水。

苏菲亚做不了张爱玲,她在临终的那一刻,还是爱着张明辉的,她对他的爱,至死不喻。

在上海飞往南宁的飞机上,方小乐对方小悦和苏菲亚说,她想回到南宁后开一间书店,脚虽然残废了,但人不能残废。自始到终,方小乐从没有在人前流过一滴眼睛,没哭过一声,——也许是哭的,在夜深人静,在没人看到的时候,也许,是柔肠寸断,哽咽难言。但方小乐是坚强的,她没有自暴自弃,听天由命,为自己,也为着爱她的人,还有她的姐姐,她年迈的父母。

方小乐并不恨任何人。

是谁说的了,念错经,是因为下面的小和尚的嘴是歪的,与人无关。

回到南宁,方小悦放下手头上的一切,紧锣密鼓地为方小乐张罗着房子和店铺起来。方小悦本是没有主张的人,遇事常常六神无主,但为了妹妹,她咬下牙关,硬着头皮,努力做大姐姐的榜样。

方小乐的脚不能行走,上下楼不方便,租房子自然要租楼下的,还要请两个小姑娘来帮忙看店。本来方小悦心疼方小乐,计划放弃苏菲亚那边美容院的工作,陪着方小乐开书店。但方小乐说,小小的书店她可以胜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欢和热爱的工作,不要这么轻易的放弃了,会后悔一辈子的。

方小乐知道,姐姐喜欢美容院的工作,做起美容来如鱼得水。

真的是奇怪,方小悦和方小乐小的时候,姐妹俩常常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争吵,甚至大打出手,势不两立,仿佛阶级敌人一样。而长大后,分开了,感情反而渐渐深厚起来,一方有事了,另一方便不顾一切帮忙,真真正正体验着血浓于水这句话的含义。

方小乐是学法文毕业的,也精通英文,在上海的时候便在一个外资企业工作,她说,我现在可以有时间和精力翻译些外文了,这一直是我的梦想呢,说不定这次车祸,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在方小悦为着方小乐张罗着租房子和店铺忙得不可开交期间,苏菲亚一改常态,常常到美容院里来,虽然无所事事,虽然自己什么也不会,对美容也没什么兴趣,有时候还拿了一本书,或手提电脑,坐在那儿整天整天的看,或专心致志的玩游戏。因为方小悦说,美容院这么大,不能山中无王。

苏菲亚再一次的见到了黄家琪。

其实,黄家琪每一个星期都到美容院来,她的皮肤不大好,毛孔粗,像橘子皮那样,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痘痘长多了的后遗症,她也不怎么在乎,本来嘛,女人丑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诸葛亮的妻子也不是有名的丑妇?还有钟无艳呢,不是更丑?到最后她还不是一样的嫁给齐宣王做皇后?而黄家琪,不过是皮肤粗糙而已,五官还是端正的,她到美容院来,不过是想见方小悦,还有顺便顺便减减肚子里的肉,她发觉她越来越横向发展了,重量越来越上升,方小悦说,再不减肥,便成了沈殿霞第二了。

黄家琪躺在美容床上,由美容师给她做针炙经络按摩减肥护理,一边喋喋不休地告诉苏菲亚,她最近常常跑去听安利的课,觉得很在意思,讲课的内容虽然总是围着安利的产品转,说产品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神奇,但讲课的过程中,有很多的人生哲学道理,有一种奋发向上的精神,极振奋人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NO:9 NO: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