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104章:NO:11NO:12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104章NO:11NO:12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NO:11

翌日早上,七点二十分起床,漱口洗脸,吃早餐,然后八点钟准时到宾馆的会议厅听课。苏菲亚揉着松散的眼神,心中叫苦不迭,老天,时间又倒转了,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那笼中鸟一样的苦恼日子。

苏菲亚听不下那枯燥乏味的美容讲座,这些都与她无关的,她也没有兴趣,她在座位里不停地打着哈欠,无精打采。恰好主持会议的是来自南宁分公司的一位帅气十足的男孩子,他自我介绍说他名字叫做郭峰峦,很年轻,皮肤白净,五官清秀,像大观园里走出来的宝哥哥,他的脸上轻轻淡淡地挂着笑容,一件白色的衬衣,干净,清爽,充满了阳光气息,而最令人心动的是他的那双眼睛,清澈而又明亮,仿佛小溪水一样。

别人专心地听课,认真地记笔记。苏菲亚无聊,她也拿起了笔,也专心认真地给郭峰峦画速写,画了一张又一张。

苏菲亚记得,很多很多年前,她也曾经给一个叫张明辉的男孩子画速写,那个时候的张明辉,也像如今的郭峰峦一样,也有一双清澈而又明亮的眼睛,也仿佛小溪水一样,苏菲亚也是画了一张又一张,乐此不疲。

时间流转,一样的笔,一样的纸,画的却不是同一个人。

苏菲亚叹息了一声,有点伤感。很多很多的事情,她以为她忘记了,却不料有些时候,那曾经的往事,还是不甘心的在周围跳来舞去,以各种方式提醒着你旧事不忘。苏菲亚想,原来,有些事情,真的是刻骨铭心,一辈子也无法忘掉。

苏菲亚好不容易捱了一个上午,坐得腰酸背痛,终于望穿秋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十二点钟,到了下课吃饭的时间。路过郭峰峦的时候,苏菲亚自她的笔记本里撕下了十来张纸,笑嘻嘻的递了给他,说:“帅哥,送给你,请笑纳。”郭峰峦一愣,苏菲亚笔下的他,各姿各态,五官神似,神态逼真。

下午的课苏菲亚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听了,仿佛坐牢一样,她躲在宾馆的房间里睡懒觉,她对意梅说:“如果有人问起我,你就说我不舒服有点感冒好了。”意梅啼笑皆非,但她也了解苏菲亚的脾气与性格,何况她是她的老板,她无权过问和管她,因此只得点了点头,便独自一个人去听课了。

苏菲亚一觉便睡到下午四点多钟,她在床上发了一阵的呆,看着窗外的白云朵朵,还有灿烂耀眼的阳光,苏菲亚突然有了一种冲动,去银滩泡海水。

泡海水是苏菲亚喜欢的,以前她每年都跑到北海来几次,除了吃海鲜便是泡海水,有时候是一个人来,有时候约了朋友,三两个来,反正南宁到北海也不过是200多公里,车在高速公路行走,不过是2个多小时。

前年的时候苏菲亚心血来潮了,一个人跑到北海一个星期,天天顶着烈日在银滩里泡海水,泡个不亦乐乎,结果回到南宁后,方小悦吓了一大跳,远远说:“老天,何处跑来的非洲黑人?”苏菲亚跑到镜子前去照,镜子里的她,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黄脸婆,皮肤粗糙,干涩,晦暗,黝黑,色素沉淀,仿佛老了十年。

后来方小悦运用了她的专业知识,用了美容院里的产品,用超声波导入方法,隔天做一次美容,做了几个疗程,一个夏天过去了,秋天又过去了,到了冬天的时候,苏菲亚的皮肤才渐渐的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于是去年整整一个夏天,苏菲亚就不曾动过到北海泡海水的念头。

想不到今年,苏菲亚就故态复萌,好了伤疤忘了疼。

苏菲亚想,竟然来到了北海,不去泡一泡海水,还真的对不住自己。

不料在宾馆门前等待的士的时候,苏菲亚突然就看到了郭峰峦,郭峰峦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了她,大概是苏菲亚走向电梯路过讲课的会议室的时候吧,那么大模大样,若无其事的,相信很多人都看到她了,也许郭峰峦是出于关心,或责任,他也跟着她走下了楼,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到了她身旁。

郭峰峦说:“咦,你不是不舒服吗,不是有点感冒吗,怎么出来了?”

苏菲亚嘻嘻笑:“现在好了。”

郭峰峦惊诧:“这么快?”

苏菲亚说:“对哦,想着银滩里的海水,感冒便好了。”

郭峰峦看着她,笑:“哈,你倒是有趣的,说话够直爽。”

郭峰峦央求苏菲亚等他一会儿,二十多分钟,因为还有二十多分钟美容院讲座便下课了,下了课,他也想去看看大海,泡泡海水,他自小在陕北长大,刚刚在南宁工作不久,还没有见过大海呢,郭峰峦说:“那些美容师都不愿意去的,怕皮肤被晒伤了,而我一个人去好像也太无聊了,刚好想找个同伴一起呢。”

苏菲亚笑了。郭峰峦长得太漂亮,太漂亮的男孩子总让人感觉是奶油味十足,有点娘娘腔。但郭峰峦并不讨厌。

NO:12

由于是夏天,银滩里人山人海,人头汹涌,热闹非凡。夕阳渐渐的要下山去,在海的那边,光芒万丈,妖妖娆娆。北海的银滩,有着“天下第一滩”的美称,以滩长,沙细白,水温净,浪柔软,无鲨鱼,无污染的特点而称奇于世。

阳光,沙滩,海水,永远是国际流行的休闲时尚。

苏菲亚没有带泳衣来,她跑到商店里买新的,挑了一件黑色的三点式。即然她有这么火爆的身材,很白的长腿,她为什么要收起来,不秀给别人欣赏呢?苏菲亚觉得她有点无耻,仿佛要引诱什么人似的,苏菲亚想,说到底,我是虚荣的,只有虚荣的人,才会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一面炫耀出来,像老鼠偷到米一样,沾沾自喜。

换了泳衣过来,郭峰峦还坐在太阳伞下涂防晒霜,一遍遍的,认真而又仔细地涂着,夕阳底下,他那乌黑的头发,薄薄的嘴唇,白暂的皮肤就镀上了一层奇妙的金黄,郭峰峦在那片金黄中,竟然的妩媚妖娆,和一种沉鱼落雁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苏菲亚凭空的就想起了《霸王别姬》里的张国荣,郭峰峦,也有张国荣那种韵味。

“换衣服这么快?帮我把防晒霜涂一下我后背,好么?”郭峰峦把防晒霜递了过来,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到了穿着三点式的黑色泳衣的苏菲亚,顿时呆住,瞪大了眼睛,有一种贪婪的惊艳的光芒,而那种贪婪的惊艳的光芒,没有带着一点点的色与情,只有着无限的羡慕和伤感。

郭峰峦突然间就低声地呐呐地说:“我做梦,都想拥有这样的魔鬼身材。”

苏菲亚点点头,电光火石之间,她便明白了过来。

郭峰峦,也像方小悦一样,也是那个边缘群体的人吧?

下了水,苏菲亚就很快的,游了老远。

苏菲亚很小就学会游泳了,那个时候母亲常常带了她到县委的游泳池里游泳,略略长大了的她,觉得小小的游泳池不好玩,游不过瘾,有一次竟然背了大人,偷偷跑到河里去。一时兴起,还和同伴一起游了过对面河。那条河,横穿在县城中间,算不得宽广,但水流极急,常常有人丧生在那儿。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居然给母亲知道了,第一次拿了棍子,跑了整个县委追着苏菲亚打。母亲哭着说:“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活呀。”

苏菲亚看着天空,蓝天白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近来不知道为什么,老想着过去的人和事。

后来苏菲亚游累了,便回到岸上去。

郭峰峦早回到了岸上,在沙滩椅里躺着。他是旱鸭子,不会游泳,不敢下水太深,为了预防万一,他租了个救生圈手里紧紧的抓着,尽管如此,一个大浪头过来,涌过了头顶,眼前一暗,水花飞了上来又落了下去,在惊叫声连连中,他给喝了好几口咸咸苦苦的海水,给冲撞出去了一两米,还是给吓得半死。

他一向是个胆小如鼠的人。

他是家中的老么,上头有两个兄长,因自小长得眉清目秀,父母又一直渴望着有个漂亮乖巧的女儿,家人一直把他当女孩子养育着,甚至在他上小学前,还给他穿裙子梳辨子,称呼他为“三妹妹”,他自小到大,也一直是个男儿身女儿心。

有着穿了三点式比基尼的妖娆的女子走了过来,她们身上的皮肤给晒成了古铜色,脸上却涂了厚厚的粉,化妆得红是红,白是白:“先生,要不要陪游?五十元一次。”郭峰峦摇了摇头,女子唯恐他不明白,又补了一句:“五十元钱,全方位服务哦。”

苏菲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旁边,苏菲亚说:“才五十元?这么便宜?就可以全方位服务?”

女子看了苏菲亚一眼,误以为她是她的妻,连忙急急的走开。

苏菲亚“哈哈”大笑。

郭峰峦也笑。他觉得,这些女子通通加起来,还不及苏菲亚一半风情与美丽。他喜欢她的性格,那样的无拘无束,海阔天空,大胆妄为。郭峰峦想,如果,如果有可能,如果不是造物主捉弄人,他也愿意追求苏菲亚,愿意娶像苏菲亚这样的女子为妻,——说到底,是因为苏菲亚比他有男人气概,敢做也敢当。

苏菲亚想起了张国荣的歌,《左右手》。

从那天起我不辨别前后

从那天起我竟调乱左右

习惯都扭转了呼吸都张不开口

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从那天起我恋上我左手

从那天起我讨厌我右手

为何没力气去捉紧这一点火花

天高海深

有什么可拥有

留住你别要走

无奈怎能够

除下在左右我的手扣

有爱难偷

……本章完结,下一章“NO:13NO:1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