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2章:NO:2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2章NO:2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菲亚十八岁的时候,已不是[ch*]女。

苏菲亚一直都记得,是十八岁生日的那个夏天。也许,是张明辉家中那台电视机,传出优美动听的小提琴,如泣如诉的《梁祝》,那乐曲仿佛来自遥远的宇宙,虚无缥缈,扣人心弦;或者,是高考结果刚放榜,张明辉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广西大学,苏菲亚也心想事成的考上了艺术学院,那欣喜若狂的心情,还有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抑或,是八月里那灿烂的阳光,肆无忌惮而且光芒万丈的光线,特别的耀眼,特别的让人想入非非,也特别的暧昧与煽情。

苏菲亚忘不了,是一九九二年的夏天,她和张明辉,十八岁。

一九九二年,苏菲亚只配有一个寻呼机,小小巧巧,紫色的,挂在她那条洗得发白穿了洞的破牛仔裤裤tou上,有人呼她,便会“PP”的响个不停。苏菲亚老爸苏建华说:“菲菲,别小看那玩儿只会响不能当电话用,但许多的人都没有呢。”嘿,这个苏菲亚知道,至少,目前张明辉没有,班里所有的同学也没有,张明辉的妈妈说,待张明辉上了大学,给他买一个,中学生用寻呼机,太奢侈了,这不是寻常百姓家便随便用得起的东西。

那天,是张明辉主动的呼她。

苏菲亚躺在床上,跷着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来回荡着,她用她老爸的大哥大,像砖头那种的手提电话,回了张明辉的电话:“喂,找我有何贵干,快如实招来。”

张明辉说:“咦,我没事便不能找你苏大小姐么?”

张明辉的俏皮话,只肯对苏菲亚一个人说。平日里的张明辉,板着一张脸孔,酷酷的,喜欢沉默是金,他的气质,像极了苏菲亚喜欢的香港明星哥哥张国荣,忧郁,散淡,不羁,狂傲,又因为长得极俊秀,五官仿佛日本漫画里的男主角,因此学校里很多女生都迷他,打篮球只要他上场,便白痴似的尖叫不停,投球中了,更热血沸腾,欢呼雀跃,那疯狂劲儿不亚于如今的足球爱好者。

但张明辉只喜欢一个人。

那个人,理所当然的,是苏菲亚。

学校里不准谈恋爱,三令五申禁止学生早恋,如果给老师发现,轻者点名批评,重者开除出校园。但苏菲亚不怕,人前人后得意洋洋地说:“张明辉五岁的时候便答应了我,长大后要娶我为妻的。”苏菲亚不管别人的流言蜚语,也不理会别人的异常目光。反正,她爱张明辉是真,张明辉爱她也是真,还有张明辉五岁的时候说长大后要娶她为妻也是真,既然一切都是真,苏菲亚想:我为什么要藏头藏尾,躲躲闪闪?

张明辉在电话那头问:“菲菲,我们成年了耶,今年生日怎么过?”

苏菲亚说:“我父母已计划好了,去明月酒楼请亲朋好友吃一餐。”

张明辉啧啧有声:“到底是有钱有势的人家,与众不同,明月酒楼可是全县里最贵最豪华的酒楼呢。”

苏菲亚使劲地翻白眼,尽管张明辉此刻看不到:“张明辉,你到底想说些什么?急急忙忙的呼我PP机,不就是想让我听这些挖苦话吧?”

张明辉问:“酒宴是晚上的么?”

苏菲亚答:“对哦。”

张明辉说:“那中午我请你吃粗茶淡饭,赏不赏光?”

苏菲亚兴奋:“赏光呀,在哪儿吃?”

张明辉说:“我家。”

苏菲亚顿时气馁,仿佛一盆熊熊燃烧着的大火,冷不防的给冷水扑灭了,她没好气:“嘿,你家,我才不去。”

张明辉明知故问:“为什么?”

苏菲亚不晓得说假话,从来不瞒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怕见到你妈,你妈每次看到我,那仇视的目光,仿佛阶级敌人似的。”

张明辉在电话那头轻笑:“傻瓜,我妈今天不在家,回乡下喝喜酒去了,今天我姨妈的女儿出嫁,要不我敢斗胆请你到我家来么?”

苏菲亚问:“你没去喝喜酒?”

张明辉说:“我说我生日,请了同学来吃饭,没空呢。”

苏菲亚雀跃。

别看平日里张明辉不言不语,但俗话说得好,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平日里越是沉默寡言的人越是人物,这叫做人不可相貌海水不可斗量。不过话也说回来,张明辉的确没有说谎,苏菲亚真真切切的是张明辉的同学,从幼儿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班同学,到了高中,不再同班了,还是同一间学校,低头不见抬头见。

苏菲亚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便是指我和张明辉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NO: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