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20章:NO:22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20章NO:22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张明辉的话没有错,是金子,放到哪儿都会发光发亮的,何况他是九十九点九九纯正的真金白银?做了公司财务总监的张明辉,锋芒开始毕露,心细胆大,为公司的财务支出而精打细算,做事雷厉风行,在同行中,是风云人物,一时成了猎头公司捕获对象,出了更好的条件,更高的薪水,想挖角过别的公司。

良才有限,千里马难得,公司老总为了稳固张明辉,给了张明辉实权的同时,也不停的加薪,甚至给他分配了房子,三房一厅一百平方米的套房。

那套房,是在公司的宿舍里,公司原本是国营企业的时候,是厂长居住的,后来公司给私人企业收购去,一朝君子一朝臣,一向刚愎自用的厂长给排挤起来,落了单,呼风唤雨成了过去式。终于,厂长还是忍受不了被发放到基层的侮辱,咽不下这口气,辞了职,带了一家大小老少,自行发展去了。

看房子的时候,张明辉兴高采烈,第一次这么放肆,趁着楼梯没人,竟然弯下腰,把苏菲亚背了在背上,从一楼走到七楼。苏菲亚咯咯地笑着,一边手舞足蹈,仿佛回到儿时,花正香,月正圆,少年不知愁的时候。此时,正是初夏的午日,阳光很好,无数闪烁的灰尘在明亮的光线里流窜着,似一场无所遁形的大逃亡。

苏菲亚在张明辉背上,唱着歌,小声地哼哼起来:“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不回头。”

张明辉问:“往哪里走?”

苏菲亚说:“往美女我的怀抱里走。”

“呵呵,你是美女么?”

“我当然是美女啦,至少,比你美。”

“哼,自吹自擂,不要脸。”

“哈哈哈。”

快乐的笑声,回旋在空气里,久久不停。

搬好了房子,忙完一切后,张明辉请了他的上司和几个同事到家里吃饭,算是庆贺。同事中,有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二十岁出头,有一张似范冰冰一般漂亮的小狐狸精的脸孔,美得很张扬很放肆,一双会说话的黝黑而又妩媚的大眼睛,肆无忌惮地盯着张明辉的身影,笑成了弯月,眼中带着柔情蜜意。

借着女孩子的目光,苏菲亚认认真真的看了张明辉。

她喜欢的男人,爱的男人,从一出世便认识了的男人,经过岁月的消逝,生活的磨练,已没有了少年时代的张狂和冷傲,替换的,是一种更迷人的沉稳与成熟,一举一动,一笑一颦,自然而然的,充满了岁月赋予的魅力。

不知为什么的,苏菲亚心里,竟有一丝不安闪过。

敏感的她,觉得女孩子是故意的,就是偶尔向她飘过的目光,也充满了挑衅,像是要告诉她,她喜欢他,她要和她一决高下。

苏菲亚有种不祥的危机感。

尽管,张明辉看起来还是像昨日一样,没什么变化,待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一如既往的情有独钟,但苏菲亚还是隐隐约约觉得,四周围隐藏着许多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她们青春,美丽,生动活泼,正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近她的阵地,侵占她的天空。

优秀的男人,一生之中,可以有很多的女人,交错的,连续的,点缀着他的生命。

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苏菲亚,到底是张明辉的红玫瑰还是白玫瑰?

在极静极静的夜里,苏菲亚忽然间的,感到卑微和荒凉,窗外水银白的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流泻到心底,苏菲亚悲哀地想:我不是红玫瑰,也不是白玫瑰,因为我没有资格,张明辉不曾娶了我。

说到底,苏菲亚还是恨嫁,仿佛张明辉娶了她,她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他成了她名正言顺的夫,不管是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还是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总之,一切是尘埃落定,没有翻案的机会。童话里的所有结局不是说么,王子终于娶了公主,自此,王子便和公主过上了美好幸福的生活。

……本章完结,下一章“NO:2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