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29章:NO:32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29章NO:32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张明辉没有想到,他的母亲,突然来了南宁,忽然间出现在公司的宿舍里。

星期天,张明辉难得休息,他到厨房里给苏菲亚做早餐。苏菲亚晚上赶了一晚的稿子,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昏昏沉沉睡去。张妈妈按门铃的时候,厨房里的抽油烟机正在响着,张明辉听不到。是苏菲亚趿了拖鞋,睡意朦胧的跑去开门。

“谁呀?”

门外,站着一脸凛然和杀气的张妈妈。

原来,张妈妈在家乡小县城里,还是听到了别人的风言风语,知道儿子和苏菲亚在一起同居着,已经很久了,苏菲亚凭着她老爸留给她的几个臭钱,对张明辉作威作福,牛马一样的使唤。别人说,嘿,你家的张明辉,算来也是个人材,干嘛为了贪那几个钱,甘愿吃软饭,甘愿让那丫头片子当奴才一样的指手画脚?

张妈妈的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下去。

她跑到南宁市来亲自看个究竟。

结果,张妈妈看到张明辉围了围裙,一脸的殷勤给苏菲亚做早餐,而苏菲亚刚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张牙舞爪,与传说中的不差分毫。

张妈妈立在大厅中间,血涌到了头顶,额上暴出了青筋,双唇和眼角被血烧得通红,两只乌黑的大眼睛变成了两板可怕的枪口,脸上的筋,僵硬地一跳一跳。原来,儿子一直和那个令人讨厌的丫头片子在一起,原来,儿子一直欺哄她,说暂时不想找女朋友,要以事业为重,她一直以为儿子懂事,有出息,不料儿子却瞒天过海,与她唱对台戏,把她当白痴一样的耍弄。

那是她亲生的儿子啊,唯一的儿子,生他,养他,含辛茹苦,谁知到头来,他狼心狗肺,居然为了一个女子,她讨厌的人,她不愿意见到的人,而背叛她。

剑拔弩张的紧张后,硝烟,终于,四起。

张妈妈和苏菲亚,命中注定,势不两立。

张妈妈冷泠地对儿子说:“张明辉,有我没她,有她没我,我和她,你选谁?”

这是张妈妈,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自己的儿子,冷漠的语气,仿佛在称呼不相干的陌生人。张明辉立在原地,手足无措,如雕木刻,脑中百音鸣放,唇干舌燥。一边是母亲,一边上心爱的女人,手心手背都是肉,叫他如何选择?

心,一下一下的缓慢跳动,仿佛濒临死亡般,让人断肠。尽管在这之前,张明辉也身不由己的想过这个问题,想过一千次,一万次,但每一次,他都是痛苦万分,没法给自己答案。——他选择不了,也没法选择。

要亲情?还是爱情?

人生,最大的趑趄。

张明辉觉得,此时此刻,仿佛有一把利剑生生地插入心头,尖锐,刺痛,凄惶。

苏菲亚倚在门口,交加双臂,事不关己地看着。她也想知道,张明辉到底是选她,还是选她母亲,这事,总得要面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她在张明辉心目中,地位终究敌不过张妈妈,如果不这样,张明辉在今日今时,早已不顾一切,娶她为妻。

想当年,远古的南宋时代,那著名的爱国诗人陆游,也是一样的心境吧?忠孝为先,母亲的地位,还是超越了爱妻唐琬的地位,在亲情和爱情之间,选择了亲情。后来,就生出了那流芳百世愁断人肠的《钗头凤》。

黑的碑,白的字,真叫人哀伤。

呵呵,那是陆游和唐琬,不是张明辉和苏菲亚。

而且,此一时彼一时,今日,已不同往日。

张妈妈还在疾言厉色地逼紧了张明辉:“你说呀,选我还是选她?”

张明辉还是低头,还是手足无措,眼睛仿佛有泪光,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始终不能发生任何声音。还是苏菲亚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不忍心,走过来说:“阿姨,不要为难明辉了,好不好?”

张妈妈转过头,瞪着苏菲亚:“如果你心痛他,不想为难他,那么你走。”

苏菲亚挑起嘴角,不屑地问:“凭什么?”

张妈妈理直气壮:“凭我是他的母亲。”

两人四眼相对,图穷而匕现。

窗外有软薄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影影绰绰。

苏菲亚抚摸着自己扁平的肚子,仰起了头,得意地轻轻笑:“我还凭他是我孩子的父亲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NO:3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