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32章:NO:35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32章NO:35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清早的,是谁呀?”

方小悦嘀咕着,跑出去开门。

是张明辉。张明辉气喘吁吁立在门外,一张脸孔惨白没有血色,双眼充满了不可名状的惊恐和凄惶,他伸手指了指阳台,打着哆嗦,双脚发软,一时三刻,竟然发不出声音来。方小悦不悦,瞪他:“你来干嘛?我都说了,你不要天天来,她不想见到你。”张明辉也不分辨,猛地推开了方小悦,脚步蹒跚冲到了阳台。

“菲菲。”

苏菲亚背对着他,仿佛听不到,还是一动也不动。

“菲菲,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原谅我,好不好?”

方小悦跟着走了过来,一看到苏菲亚轻飘飘的坐在阳台上,这么的危险,有什么的风吹草动,有什么的一失手,随时随地都有跌下去粉身碎骨的可能,她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语无伦次地说:“菲亚,你不要吓我,不能这样,如果你真的跳下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也要跟着跳下去。”

苏菲亚忽然间声音很清冷地说:“小悦,叫他走,我不想再见到他。顺便,帮我告诉他,从今天起,如果他不在我眼前消失,还天天的找上门来,或徘徊在楼下,那我就会死给他看,自这里跳下去。”

苏菲亚很犟,说得到,便做得到,决定了的事,没人可以改变她。

张明辉低头,喟叹一声。他,还是失去了她,彻彻底底地失去了。张明辉想起五岁的时候,他认认真真地举手发誓:“我长大后,我要娶苏菲亚做妻子。”苏菲亚也认认真真地说:“我长大后,我一定要嫁给张明辉做妻子。”五岁的他和五岁的她,互相勾着手指头: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反悔。

但到底,还是反悔了。

第一次,张明辉哭了,泪水汹涌而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呀。此时此刻,对于苏菲亚的怨,苏菲亚的恨,张明辉无可奈何,无能为力,只有一种绝望至死的悲壮,还是一种万念俱灰的悲凉,从后跟窜到脑后,一辈子也挥之不去。

十八岁那年,她问了他:“我和你,会不会成为现代版的梁山泊与祝英台?”

不不不,他和她,尽管分了手,变成了分飞燕,但还是成不了现代版的梁山泊与祝英台,因为,不够格。人家梁山泊与祝英台两心相悦,心心相印,没有生出怨恨,所以他们能幸福地化为蝴蝶,脱离苦海,双双共赴篷莱。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漫不经心地向后延续,复印机一样,昨天和今天,还有明天,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行尸走肉一样捱日子。然而,再痛彻心痱的伤和痛,还是敌不过岁月的消逝,再伤人的折磨,还是渐渐的钝了。当初流泪,流血的心,一日一日结了痂,虽然那伤痕还在,隐隐的,偶尔在那里“突突”地跳。

但一切都过去了。

也许,在某年,某月,某一天,最刻骨铭心的往事,最痛彻心痱的伤痛,最咬牙切齿的仇恨,会像了一颗细小的尘埃般,自己轻轻的落下,无声,无息,无影。

因为,生命还得继续下去。

一个月后,终有一天早晨,苏菲亚清醒了过来,她跑到镜子里,认真地端详着镜中的她,面如土色,蓬头垢面,颓废而邋遢,仿佛一个木乃伊。她对自己说:苏菲亚,你不能这样的下去,你一定要活着,活得光鲜亮丽,一定要张明辉后悔,后悔没有娶你,后悔错过了你,就错过了一生的爱情。

是,她要活给张明辉看,离开了张明辉,她不会枯死。

她把自己从头到脚清洗了一番,然后涂脂抹粉,打扮得漂漂亮亮,走到阳台里呼吸新鲜的空气。已经是深秋了吧,呼啸而过的风声透着微微寒意,树叶开始零落,马路上,一地的梧桐叶,风一吹,便一小堆一小堆跑起来,如妖精般舞蹈。

苏菲亚想,明天,又是另外一天。

对,明天,又是另外一天!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部:事如春梦了无痕 NO: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