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6章:NO:6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6章NO:6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学的生活,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美好,更不像电影电视里的情节,蓝天,白云,美女,俊男,风花雪月,而是枯燥,无味,平淡,空荡,不冷也不热,不尴也不尬,像一杯隔夜的白开水,散发出一种倦怠的气息。

苏菲亚,一直没有学会如何的与人相处。

大学宿舍的一间寝室共住了八个女孩子,苏菲亚除了和来自湖南的刘青和来自云南的黄家琪偶尔说些话,像今天的天气怎么样,课上得如何,吃饭了没有外,和其他的几个女孩子,刚开始的时候还抬一下眼皮,点点头,打个招呼,后来渐渐发展到视若无睹,她们都觉得苏菲亚太清高,骄傲,而且不大多话,冰冷得仿佛来自冰川世界,有一种令人不可接近的凛然气息。

苏菲亚和来自本土南宁市的许丽云,更是水火不溶,形同陌路。

缘起张明辉。

有空了,张明辉常常跑来艺术学院找苏菲亚。一来张明辉实在是想见苏菲亚,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二来呢,他也放心不下苏菲亚,想想平日里那么一个气焰嚣张,心比天高的女孩子,忽然间整个世界在她眼前崩塌了,父亲出了事,母亲惨烈地离世,家破人又亡,自小娇生惯养娇滴滴的苏菲亚,如何能承受得起?而他,张明辉,是苏菲亚唯一能依靠和给她安慰的人了,他不能抛下她,撒手不管。

何况,他是那么的爱她,为她,愿意付出一切。

张明辉去艺术学院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苏菲亚所在寝室里的人全认识了张明辉。

许丽云第一次见到张明辉,顿时有惊艳的感觉,这个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高瘦的男孩子,立在初秋里,在明净的天气中透出清纯的淡淡的阳光气息,许丽云的身体在瞬间,像被抽走了魂魄。

啊,秀色可餐。

原来,男人亦可形容作秀色可餐的。

明明知道张明辉是苏菲亚的男朋友,明明知道张明辉只有面对着苏菲亚的时候,眼内便充满了温柔与爱怜。但许丽云,对张明辉的爱慕,就像一朵吸吮了足够养分而饱满盛开的牡丹花,那样的阳光明媚。

不是有句话说么,男人,永远都是好色的。

——当然,苏菲亚也算得上是个漂亮的女子:肤色雪白,如瓷如玉,而且,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可是,苏菲亚身高只有一米五六,她只不过是林黛玉式的美女,清清瘦瘦,柔柔弱弱,清高,冷漠,自以为是,一点也不风情万种,更说不上妩媚妖娆。

而许丽云,许丽云是不同的,许丽云还要比苏菲亚高出大半个头,有一米七0的个子,明星般的脸蛋,纤腰肥臀,一举手,一投足,是那样的性感,娇媚,像毒药一样,令男人销魂蚀骨。许丽云想:张明辉当初看上苏菲亚,只不过是他没有遇到更好的。仅仅,如此而已。

而她,便是更好的。

许丽云对自己,还有对男人,是信心十足的。

周日,许丽云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特地穿得很性感,一件黑色的紧身露脐衫,一条牛仔超短热裤,然后一摇三摆的跑去西大找张明辉。

张明辉刚打完篮球回来,头发湿湿的,那一刻,碰巧傍晚的光线洒在他身上,他湿湿的头发就被镀上了一层金边,他的脸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边,他的耳朵上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边,而张明辉整个人,就有了金属雕像一般的容颜。

许丽云不禁看呆了。

哇,这简直,像中世纪的一个绝色美男子嘛。许丽云像钓线上的鱼,一路水滑地走过去。她微微地冲张明辉一笑,媚眼如丝,眼角眼梢都充满了风情,真的是勾人心魄,仿佛千年修炼的狐狸精,——这姿势,这笑容,许丽云就曾对着镜子,训练了好多次,她要张明辉,对她欲罢不能。

谁知张明辉只是抬眼望了她一下,冷漠地问:“有事吗?”

许丽云眉梢挑一挑,嗔道:“没事,便不能来看你么?”

张明辉皱眉:“我有什么好看?”

张明辉目光如炬,自然一眼看穿许丽云的心思。——自青春期开始,张明辉一直受着狂蜂野蝶的追逐,是女孩子包围的对象。但自始到终,他心里,只装着苏亚菲一个人,容不下别的女子。

张明辉冷冷地说:“你回去吧,我不喜欢你。”

对于这样作风大胆不知羞耻的女子,唯一的办法就是直话直说,不留余地,以免后患。

然后,张明辉拿了桶,一套干净的衣服,头也不回冲出宿舍门口。张明辉要洗澡去,一身的臭汗,别说别人,自己嗅着,也不觉得舒服。

许丽云立在原地,无容自在。

原来,她在他眼里,连尘埃也不及。

空气,仿佛冻结了。许丽云的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她觉得,张明辉寝室里几个男生看着她的嘲笑眼神,就像一支一支利箭,刺得她的自尊,支离破碎。震惊,羞辱,颓丧,痛苦,一齐涌上了心头,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下去,永生永世,不再见人。

许丽云为自己的出丑和难堪,耿耿于怀。

女人,住住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失败了,跌倒了,溃不成军,一塌糊涂,但归根到底,她不会从自己身上找过失,而是拿了放大镜,夸大了别人的不是,甚至不由分说的迁怒别人,把原本不相干的人怪罪上。许丽云自欺欺人地想:如果不是苏菲亚死乞白赖的缠住张明辉不放,那么说不定张明辉会爱上我,也这难说!

她把她的怨恨,全转移到了苏菲亚身上。

本来,苏菲亚和张明辉,就是同一个鼻孔里出气。

对于苏菲亚,许丽云是有点不屑的。毕竟许丽云生长在南宁市,是地地道道的南宁市人,在她的眼中,一切来自广西之内南宁市以外的其它地方的人,都属于乡巴佬,像某些上海人,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小看中国之内上海以外的其它地方的人一样。当然,张明辉也不是南宁市人,可她喜欢他,所以她忽略了这一点。许丽云一脸的酸味,醋意十足地想:苏菲亚这乡下妹,虽然极会穿着打扮,还常常的一身的名牌衣服,但充其量,不过是绣花枕头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真真正正的没见识,反应迟钝,木头人一个。

因为苏菲亚对于许丽云的热讽冷刺,含沙射影,一点反应也没有。

素不知,从小到大,苏菲亚一直是别人非议的对象,流言蜚语对她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虽然,苏菲亚自问自己,还没有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但到底还是久经沙场,历经风雨,而许丽云对她而言,是小巫风大巫,不关痛痒。

谁知许丽云得寸进尺,越来越过份。

那天许丽云在寝室里说着闲话,说着上午上课时画的那个luó体女模特儿,自她那细小的眼睛一直说起,说到她扁平的胸,粗大的腰,还有屁股无肉,连她那9码鞋的大脚也评论得体无完肤,许丽云嘎嘎地笑着:“最滑稽的还在后面呢,我们画着画着,居然发觉有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嘻嘻,原来她的例假来了。”正说得兴起,忽然间就想起了开学的那天,苏菲亚平白无故的发高烧,床单上那大片大片的光彩夺目的血迹,还有张明辉紧张关注的神态,一个奇怪的念头就从许丽云心头闪过,她越想越神似,不禁兴奋起来。

她故意放高声线,与上铺的梧州女孩子吴丽丽说:“人家那红色的液体,还是真真切切的例假呢,不比某些人,开学的第一天,那红色的液体,说不定就是刚自医院回来,那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东西呢。”

言下之意,是苏菲亚做了人工流产。

吴丽丽掩了嘴巴,“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样说话,倒也合情合理,谁叫人家,有这么英俊帅气的男友呢。

不想那天苏菲亚的心情特别不爽,与张明辉闹别扭了。苏菲亚到西大找张明辉,却无意之中看到张明辉和一个女孩子搂着肩膀,说说笑笑,态度亲热。明知道张明辉和那个女孩子没什么,明知道张明辉不会移情别恋,但苏菲亚还是忍不住的醋意大发,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当时,苏菲亚手中正好拿着一袋葡萄,本来想和张明辉一起分享的,结果葡萄全摔到了张明辉脸上,然后苏菲亚拉长着脸,一言不发,扬长而去。

第一次,张明辉没有追上来;第一次,张明辉没有为他做过的事而解释。

张明辉也生气了。

张明辉不知道,苏菲亚的例假来了。书上说,女人生理期,心情特别烦乱,脾气特别暴躁,容易上火,生气。而许丽云更不知道,祸从口出,她撞到虎口上了,她那轻挑而蓄意的挑衅,一下子激怒了苏菲亚。苏菲亚冷冷地想:老虎不发挥,别当作病猫。苏菲亚,惹火了她,便是不折不扣的母老虎。

苏菲亚走到许丽云跟前,抬起了手,狠狠地往许丽云的脸孔上,掴了一记。

苏菲亚冷冷地说:“你信不信我会控告你诽谤?”

许丽云惶惑地捂着热辣辣的脸孔,用梦游般不知所措的眼神瞪着苏菲亚,她想不到,苏菲亚竟然会动手打她。第一次,许丽云看到苏菲亚脸色铁青,双目如炬,两只乌黑的大眼睛变成了两板可怕的枪口,直直地向她射来。许丽云退后了一步,忍不住地打了个颤抖,不敢再作声,更不敢上前和她撕打。真正撕打了,她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因为许丽云看到,苏菲亚的左手手腕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疤,新长出来的粉红色的肉翻滚了出来,那样的光彩夺目,那样的惊心动魄。

一个连生命都想放弃的人,她有什么是害怕的?

后来,过了很多很多年,许丽云没有想到,终有这么一天,苏菲亚给她那巴掌,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还到了苏菲亚的脸上,——但那巴掌,许丽云还得并不春风得意,因为,苏菲亚和她深爱着的丈夫,居然有染。

……本章完结,下一章“NO: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