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75章:NO:12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75章NO:12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忆街灯里你一个

缓走夜半街头

你的影子如在低声的说

无比的伤心漆黑中如像孤单的我

曾经关心我你一个

曾问问你因何

眼中闪出情泪紧拥抱

明白你心深爱着我

曾经痴心的我

何以始终跟你心开

曾经留下快乐给我

盲目爱盲目爱着你深

明天街灯里再经过

回望夜半街头

记否当天谁在痴痴等你

长夜问你可有想着我

火车上,播放着哥哥张国荣的歌,《痴心的我》,那么优美动听的乐曲,那么悲伤惆怅的歌词,虚无缥缈,扣人心弦,在小小的火车车厢内,弥漫着压抑的情yù气息。

苏菲亚想不到,半年后,她自小便喜欢的偶像哥哥张国荣,在二00三年四月一日愚人节那天,在二十三楼坠下,一了百了。看到新闻的那一天,苏菲亚就怔在房间内,呆呆的听着张国荣的歌。那个时候,她和张子言经过多次的分了又合,合了又分后,真真正正的彻底的分了手,刚刚还不够一个星期,当这首《痴心的我》再次在耳边响起来的时间,苏菲亚就想起在哈尔滨火车上的那一刻,禁不住的泪流满面起来。

在火车徐徐的离开哈尔滨时,苏菲亚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到张子言在远处,笑容可掬的向她挥手,告别。想着自此,便与张子言天隔一方,永不想见,忽然间的,苏菲亚就伤心欲绝。

回到了家,苏菲亚给张子言发了条短信:已到家,勿念。

尔后,苏菲亚打开了电脑,上了网,发觉张子言的QQ里正亮着,她对他说:“我们分手吧。”

张子言着急,问:“为什么?我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我还要回广西的呀,要回南宁的呀,真的。”

苏菲亚说:“长痛不如短痛。”说完,苏菲亚便不待张子言说话,她便把他的QQ拉到了黑名单,再后来,她把他删除了。

这个QQ,她也不要了。

是,长痛不如短痛。苏菲亚发觉,她一点一滴的,深深地爱上了张子言;一点一滴的,深深地迷恋着张子言;张子言的,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透到她的骨髓里,令她不能自拔。但,这又如何?她还是不能嫁给他,做他的妻;他也不能娶她,做他的夫。苏菲亚觉得,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她不变成了疯子,也变成了白痴。

原本,苏菲亚认为,经张明辉后,她不会相信爱情了,爱情这东西,只是一个念头,一瞬生,一瞬灭,经历过了,就像春雨过后的满树繁花,坠落得不知去向。所以,她甘愿颓废,甘愿堕落,甘愿游戏人生。却不料,另一段爱情,在她措手不及的时候,迎面而来。

她得快刀斩乱麻。

不为别的,只为了她自己。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总得人散时。

苏菲亚想:我和张子言,缘分尽了。

此时,苏菲亚的电话响,是张子言打来的,响了又响,响了又响,声音晌彻云霄。苏菲亚呆呆地听着,紧紧抿着嘴唇,硬着心肠。不接!不接!不接!那边的张子言逼急了,实在没有办法,拚命的给她发短信,语气充满了怨恨: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你好狠心肠?

苏菲亚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一颗心,细碎地疼痛。

通常,一男一女,无缘结合,便是分手,这也十分平常。谁叫她和他,有缘无分,相差了这么多的岁月?相遇在不对的时间里?终于,手机不响了,没电了。苏菲亚跑到了卫生间,把里面的手机卡取了出来,扔到厕所里,然后她打开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手机卡便给水冲走了,不知飘零到哪一个角落里去。

——像苏菲亚和张子言的往事。

自此,她和他,终于擦身而去。

一切,都擦身而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NO: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