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90章:NO:30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90章NO:30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菲亚和张子言,自深圳的火车到广州,又自广州的火车到柳州。

张子言睡上铺,苏菲亚在中铺。

晚饭的时间早已过,苏菲亚辗转反侧睡不着,终于肚子饿了,于是便起来,踏着梯子下去的时候,她看到张子言蒙头在睡觉。张子言睡觉,总是喜欢蒙着头的。她轻声问:“去吃饭不?”张子言一动也不动,大概是睡着了,没有答。

苏菲亚只好独自一个人去餐馆。

走了两节车箱,才发觉走错了方向,又折了回来。

张子言在他的睡铺上,伸头望她。

张子言奇怪地问:“你去哪儿?”

苏菲亚说:“去吃饭,走错了地方。”

张子言面无表情:“你先去,我一会儿就到。”

苏菲亚在餐厅上点了菜,刚坐一会儿,张子言便来了。张子言的屁股刚落到椅子上,就数落她:“我刚才睡得好好的,你一句去吃饭吗就吵醒了我,我最不高兴别人这样。”苏菲亚白他一眼,火气上升,她怕他肚子饿,好心关心他,谁知好心遇雷劈,仿佛六月飞雪一样冤。苏菲亚沉着脸,说:“我又没有问你,我问对面的帅哥去吃饭吗,谁知你那么自作多情,给听了去,关我什么事?”

张子言拉下脸孔,气得不能再气。

苏菲亚看着窗外,忽然轻轻地说:“有什么关系?反正没有下次了。”

她已累,也倦,也失望透顶,真的想分手了。

张子言的脸更阴沉,眼睛里冒火:“你说什么?”

苏菲亚看着他:“我没有说什么。”

张子言咄咄逼人:“你说,没有下次了。我告诉你,这话,你已说了好几次。你说,是什么意思?”

苏菲亚噤声。

她不想吵。有这个必要吵么?

火车,在飞快地行驶着,车窗外,夜色像寂寞的深海,绵延不断。

苏菲亚呆呆地望着张子言。

张子言是那么的眉清目朗,那么的英气逼人。

但是,苏菲亚要离开他了,真正的下决心要离开他了,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他。苏菲亚伤感,无法克制想着他和她的往事,那快乐的过去。她疯狂地想,疯狂地压抑。而此刻,苏菲亚只想留下张子言的影子,收到记忆里。于是,苏菲亚取出了她的数码相机,“咔嚓”,她便给张子言拍了照。

张子言抬头,双目如炬,额头上暴出青筋,伸手便要抢相机。苏菲亚忙躲闪,因隔了餐桌,他抢不到相机。张子言抑眉倒立,急怒攻心,吼道:“不要挑战我的个性!我说过,不要乱给我拍照,要不,我一定要把你相机我所有的照片全删掉。”

苏菲亚怔怔地看着他,觉得心被冰水浇过一样,凉了下来。

苏菲亚记得他说过,没有征求他同意,不能乱给他拍照。他不喜欢被动,不喜欢给人牵着鼻子走,哪怕那个人,是她。但,这只不过是拍照而已。苏菲亚偏要拍,偏要挑战他的个性,那又怎么样?

终于,苏菲亚咬了咬牙,不顾他火冒三丈,还是举起了相机,“咔嚓”,“咔嚓”。

拍了又拍。

张子言站了起来,不顾一切,狠狠夺过相机。

他咬牙切齿:“我把里面我的相片全删掉。”

苏菲亚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说:“删呀,你删呀。”

然后,再也不看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餐厅门口。

火车到达了柳州。上车回南宁的那瞬间,苏菲亚还是忍不住地回头,她看到张子言站在远处,一动也不动,目光追随着她背影,表情复杂,眼睛里,有忽明忽暗的火光,飘泊不定,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苏菲亚向他点点头,想努力挤出笑容,哪怕是一点点。可笑容,像挤空了的牙膏壳,怎么挤也挤不了,一种凄清的凛然,自心底而过。她抬起了手,轻轻说:“拜拜”。

张子言还是呆立着,一动也不动。

“拜拜”是不是永远不再见的意思?

上了车,苏菲亚打开她的相机,张子言真的把他的相片,自她的相机里删除了,包括在深圳游玩时的那些相片。有泪,悄悄的自她眼角淌下。然后,苏菲亚又笑了。心里,苏菲亚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我不再喜欢他,我不再喜欢他了。

张子言不知道,他不但把他的相片自她相机里删除,也把他,自她心里删除了。

苏菲亚决定,她做回一个正常人,过正常人生活,不再爱他,不再喜欢他了。

君生我末生,

我生君已老,

但愿有来生,

与君同时生,

日日与君好。

苏菲亚叹了一口气,三月的南方城市,烟雨迷离,昨日的春光明媚,像是在旧年。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部:曲终必是人散时 NO: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