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91章:第四部:曲终必是人散时 NO:1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91章第四部:曲终必是人散时 NO:1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部:曲终必是人散时

苏菲亚突然的翻过身子,把陈子墨压在身下,然后自顾自的,加大了力度,用了很大的力气,很激烈很疯狂的动作,一种莫明其妙的,极致的快感,就从苏菲亚心底奔腾而出。刺痛,终于,变成了一种药引,让苏菲亚陷入一种不可言说的快乐和癫狂之中。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忽然间,苏菲亚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也是这么一个秋意袭人的季节,她也同样的,把一个男子压在身下,也用了这样激烈的动作,那么疯狂,那么不顾一切。苏菲亚记得,当时那个男子,也和如今的陈子墨一样,微微闭着双眼,嘴里发出一阵阵短促的喘息声,而自己呢,则是歇斯底里的呻吟,肆无忌惮。

那个负心的男子,五岁的时候说要娶她为妻的。

但最后,并没有。

NO:1

陈子墨并不知道,他认识苏菲亚之前,苏菲亚已经无意之中见过他一次。

那是一个炎炎的夏日,盛夏的光线特别的耀眼,四周林立的高楼大厦,阳光穿过空隙,光芒万丈地落了下来,飘落在地面里,人的身上,无处不在。

苏菲亚迎着太阳,一个人行走在南宁市的大街头,一边想着无足轻重的心事,——她的头脑总是没空,有着太多太多的心事要想。有时候,是为民一篇文章的构思,为着找插画里的题材;有时候,是为了生活中的烦琐事情,芝麻绿豆般的小事;有时候,为着男人,那些爱她和不爱她的男人。苏菲亚常常自嘲地想,说不定那一天她会变成了第二个姜子牙,一夜之间白了头;或者,问题想多了,会神经错乱,进精神病院。

如今,苏菲亚在想:明天是她那个比她小了十七个春秋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十三岁生日,继母周离离打电话来叫她过去一起吃晚饭庆生,她在考虑,应该送什么礼物呢?还有,苏菲亚自己写的小说,第一篇长篇小说,男女主人公的结局,是花好月圆还是劳燕分飞?苏菲亚是喜欢花好月圆的结局的,因为有情人嘛,还是终成眷属的好,人间多一点点欢笑声,少一点点痛苦和愦憾,世界便变得美好起来。但编辑说,大团圆的结局很俗,不够回肠荡气,不如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悲剧爱情来得刻骨铭心。

苏菲亚仰起头,想:为什么得到的不如没得到有好?

爱情,真的如此么?

这个时候有人朝她过来,手里拿了一份招聘传单,笑容可掬地问了她:“大姐,找工作吗?我们这儿招工。”

苏菲亚停下脚步,顺口问:“招什么工?”

那个二十岁还没有出头的男孩子苏菲亚注意他了,顿时来了精神,连忙走到苏菲亚身边,睁着一双无邪的眼睛,指着旁边的职业介绍所热心地说:“大姐,我们这儿的工作可多了,有仓库保管员,有大公司的电话接线员,有超市的导购员,还有很多很多,大姐,你的形象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有很多工作由你挑呢,要不要进来看看?让我们的经理给你介绍一下。”

苏菲亚笑,眯起一双眼睛,说:“我不需要找工作。”

男孩子急了:“大姐,进来看看呀,了解一下嘛。”

正说着,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吵闹声,两个十几二十来岁的男孩子从职业介绍所里面冲了出来,一脸的怒气冲天,其中一个横眉怒目大声地说:“什么中介公司?什么职业介绍所?全是骗人的,不退钱给我们,我们报警,打110。”另一个男孩子二话没说马上拿起了手机,瞧了瞧职业介绍所的门牌,又看了看四周的地理位置,真的拨打了110,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紧跟随他们走出来的一个中年男子,伸了手想阻挡,但已来不及了,他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女孩子,小声说:“打电话给老板,叫老板过来处理。”

苏菲亚站在旁边,定眼望去,本来她一向是不爱管闲事的,也不爱凑热闹,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存心的,就想看看事情的结局。对于这种街头的职业介绍所,遍地开花,满街都是,苏菲亚一直抱着不信任怀疑的态度,但人家堂而皇之的挂了个合法的营业执照,肆无忌惮的拉客做生意,也自有一定的过人之处。

中年男子轻声细气地对那两个男孩子说:“有什么事好商量嘛,别这样好不好?”

较高的那个一脸青春痘的男孩子忿忿然:“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想要回钱,你们又不肯退回给我们,安排的工作,又不是我们想做的。”

中年男子问:“那你们想做什么工作?”

男孩子说:“原先不是说好了么,我们做押运,可带我们到公司,却要交一千元押金,我们没钱交,便把我们安排到那个破工厂做搬运工,原本说好是一千二百元工资的,如今刚给七百,只包食宿又不包吃,这不是骗人是什么?”

正闹得不可交关,老板来到了。这老板,后来苏菲亚和他认识了,在一起后,无意之中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道他真名叫陈子墨。这陈子墨,三十多岁的年龄,皮肤黝黑,结实,高高的个,平头,薄唇,眼神锐利。——苏菲亚从没见过一个男人的眼睛,是可以这样剔透,而且犀利的,仿佛前生今世,万古洪荒,都能够一眼洞穿。陈子墨看一个人,可以看到骨子里。

陈子墨当下一脸的笑容,和蔼可亲问那两个男孩子:“年轻人,怎么回事?”

那个较高的一脸青春痘的男孩子说:“我们不想在这儿找工作了,我们想要回那二百元钱见工费。”

陈子墨还是一脸的笑容:“年轻人,好好的,为什么又不想在这儿找工作了呢?”

男孩子说:“因为工种不好。”

陈子墨问:“怎么不好啦?”

男孩子说:“太辛苦,太累,工资又低。”

陈子墨说:“工种不好,可以重新安排呀。”

男孩子坚持:“我们不想做了,想退回钱。”

陈子墨仍然笑容满面:“但小伙子,你们这么大了,总得找工作做吧?总得养活自己吧?”

男孩子说:“那工作,又累又辛苦,不是我们想做的。”

陈子墨说:“但你们想做些什么呢?一来你们没有文凭,二来没有专长,三没有工作经验,你们说,你们能些做什么呢?”

男孩子又说:“我们不做了,我们要退回我们的钱。”

陈子墨说:“钱是不可能退的了。小伙子,你想想,假如你去一间饭店吃饭,吃下肚后,你说饭菜不合你口味,能退吗?”

男孩子生气:“我不管,反正我就想要回那二百元钱,我报110了。”

陈子墨轻轻松松地说:“哦,是吗?”

然后,陈子墨不再理会那两个男孩子,自己搬了张椅子坐在大门口旁边,跷起二郎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这陈子墨,不但若无其事,还气定神闲地笑眯眯的嚼着口香糖,甚至兴致来了,歪头和旁边的一个年轻女孩子也是他的员工开玩笑:“小东呀,你打扮漂亮一点好不好?穿得这样土里土气,怎样找男朋友呀?”

那个叫小东的女孩子说:“我没钱买衣服啊。”

陈子墨说:“没钱买衣服,那工作努力点呀。”

话音刚落,110便风驰电掣的来到了。陈子墨只看了一眼,一脸的笑容可掬,仿佛不关己事,还坐在椅子上,还跷着二郎脚,二郎脚不停的摇呀摇。这类事,在陈子墨眼内,仿若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苏菲亚不禁嫣然一笑,想:老奸巨滑,便是他了吧。

苏菲亚心里,不是不佩服那陈子墨的,临危不惧,极有大将之风,是那种崩于泰山前而不露声色的人。苏菲亚不禁想起了汉高祖刘邦的故事来。刘邦和项羽对阵,项羽把刘邦的父亲和妻子子押到阵前。项羽大声高呼要刘邦投降,否则烹了他的父亲。刘邦面不改色,说我们是结拜兄弟,我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你要是将他烹了,别忘记分给我一碗肉羹。项羽又说要杀刘邦的妻子,刘邦居然笑嘻嘻地说,你爱杀就杀吧,悉听尊便。

陈子墨,便是这样的人吧?

以前,苏菲亚的父亲苏建华,也有这种从容不迫崩于泰山前而不露声色的气质。

这,已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此时,很多好事者围了上前,一圈又一圈,人头汹涌,一边兴奋莫名地交头接耳,指指点点,仿佛,看着一出精彩绝伦的戏剧,而每个人都等待着看事情的结局。苏菲亚不屑挤近去,只是远远的站着,听不清楚他们争论些什么。但心里明白,赢的一方肯定是陈子墨,人家那么胸有成竹,八面玲珑,平庸一点地说,他吃的米比那两个小屁孩吃的盐还要多,走过的路比两个小屁孩过的桥还要多,他们凭什么和他斗?简直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嘛。

果然,不一会儿,围观的人笑着说着,事不关己的渐渐散去。苏菲亚不知道陈子墨用了什么的办法,说了什么理直气壮的话,反正,那两个穿着警服拿了警棍的110人员,也没多说什么话,很快便上了车,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那两个大男孩,垂头丧气,一脸的铁青,像斗败的公鸡,却也无可奈何。

陈子墨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拍拍他们的肩膀:“年轻人,如果你们有心要找工作,就服从我们的安排,如果不呢,请你们走人,不要打扰我们的工作,好吗?要不,也轮到我们不客气,打110了。”

苏菲亚歪过头,“扑哧”一声笑。

靠,杀人不眨眼,逢商必奸!

……本章完结,下一章“NO:2 NO: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