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94章:、NO:8 NO:9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94章、NO:8 NO:9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NO:8

苏菲亚不知道,陈子墨迷恋她,是因为她拥有修长白净有腿,一双迷人近乎完美的玉足。

很多很多年前,陈子墨还青春年少时,就曾疯狂的爱上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像苏菲亚一样,也拥有修长白净有腿,一双迷人近乎完美的脚踝。

青春年少的陈子墨,不满父母的貌合神离,装模作样,虚伪,——至少,年少的陈子墨是这样认为的。在外人面前,父母总是秀出一副恩恩爱爱举案齐眉的样子,但背了人,却是三天一大吵,小吵天天有,把一个好好的家,闹得乌烟瘴气,硝烟弥漫。

那个时候,陈子墨并不知道,原来世上有一种爱情,真真切切的打是爱骂是亲,因为争吵,也是一种乐趣,一种沟通方式,通过争吵,吵出了彼此的想法,发泄了心头上的怒气,这样反而了解了对方,感情会越来越深厚。后来过了很多年,母亲去世了,父亲整日的郁郁寡欢,两年后,父亲也跟随着去了,临终前,父亲一脸的笑容一脸的憧憬一脸的盼望,父亲说:“这下好了,我终于可以去见老太婆了,我们在九泉之下,又可以痛痛快快的吵架啦。”

父亲去世那年,陈子墨已结了婚,双胞胎儿子已出世,但他和他的妻,却很少争吵,一般是他的妻唠叨,他不答话,有什么事,都藏匿在他的心里,他不说。因此,在外人眼中,他和他的妻,是相敬如宾的一对儿。但实际上,他和她,生疏而又冷漠,按如今流行术语,是熟悉的陌生人。

但青春年少的陈子墨,并不了解他的父母。——这也难怪,陈子墨上面有七个兄姐,他排第八,是最小的那个,他父母生他的时候,已快年过半百,代沟很大,无法交通。那个时候的陈子墨,虽然聪明,学习成绩不错,外形出色,但骄傲,张扬,反叛,不羁,是令老师头痛的问题学生。

高二那年,陈子墨忽然心血来潮,居然跑去发廊剃了个大光头,明晃晃,亮晶晶的,若无其事的晃荡来晃荡去。班里一位同学陈子墨关系最铁的一位男生苏定军戏谑地形容:晚上不用点灯了,那光头,就像100光的电灯泡。陈子墨就这样的仰着头,高视阔步的走校园内来来去去,惹来了旁人一片侧目,和哗然声一阵阵。

班主任气急败坏,把陈子墨叫到办公室。

班主任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的,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吼:“陈子墨,你这是什么行为?”

陈子墨若无其事:“没什么行为呀,只不过是天热了,剃了个光头,图凉快。”

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刚开放不久,港台风还有西方风,吹得极欢,极浓,社会上,到处游行嬉皮士,喇叭裤,长头发,颓丧,躁动的青少年男女。那个时候,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开展以“讲文明,讲礼貌,讲秩序,讲道德”和“语言美,心灵美,行为美”主要内容的“五讲”“四美”文明礼貌活动,特别在学校,更加深入广泛的开展起来。

嘿嘿。陈子墨想:“五讲”“四美”中,又没有讲到不准剃光头。

年轻的班主任,亦无可奈何。

因为这光头,陈子墨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一下子便成为无人不晓的名人,——至少,在班级里是。“光头墨”这外号便是在那个时候叫开的,而且叫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光头,吸引了夏小雪的目光,她在那一刻,便身不由己的爱上了陈子墨,那个高高的个子,神态眉目笑容有点像正热播着的香港连续电视剧《上海滩》里的许文强的男生。夏小雪喜欢他的一意孤行,喜欢他飞扬跋扈的样子,还喜欢他不可一世的骄傲。夏小雪觉得,她每一次看到陈子墨,那微微翘起的嘴角流露出一种仿佛**气的样子,她总感到头脑空白一片,有一股电流流过全身,牵扯并诱惑着她的思想。

夏小雪品学兼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清清瘦瘦,柔柔弱弱,像水面偶尔起的涟漪,仿佛是从《红楼梦》里走出来的林黛玉,文静,不多话,多愁善感。

那一个夏日,夏小雪不知何来的勇气,把一首元朝词人徐再思的词《折桂令.春情》抄了,悄悄的夹在陈子墨的语文书中: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正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NO:9

严格来说,夏小雪算不得漂亮,皮肤有点苍白,长脸孔,单眼皮,厚嘴唇,还带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但夏小雪很安静,笑容温柔,不大多话,一身白裙子,很瘦,空灵,缥缈,像不食人间烟火气。陈子墨并不是很喜欢她,觉得她很闷,当然,陈子墨也不讨厌她,他没有讨厌她的理由。但,有一个女孩子喜欢着,爱着,在少年时期陈子墨的强大虚荣心中,有着很大的满足和成就感,何况,夏小雪还是品学兼优的学习委员呢。

陈子墨和夏小雪慢慢的便走近起来,说不上是谈恋爱,因为两人在一起,他从来没有对她说他喜欢她,她也从来没对他说她爱他,甚至连手,也不曾拉过一下,但在别的同学眼中,他和她,就是关系特别的一对。陈子墨便是从那个时候,从夏小雪嘴里听到刘佳茹的名字的。

刘佳茹是夏小雪的表妹,只比夏小雪小了一个月零三天。

夏小雪对陈子墨说:“刘佳茹像个男孩子,也像你一样,很反叛。”

夏小雪还说,自小到大,她经常被刘佳茹气得七窍生烟,然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跑到她姨妈也是刘佳茹妈妈那儿告状,结果姨妈总是像老鹰护小鹰般护着她而责骂刘佳茹:你再欺负你表姐,小心我揍你!因此刘佳茹老是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她妈妈生的?还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夏小雪,从出生以来一直便是刘佳茹的榜样,刘佳茹的父母还有所有的亲戚总爱用夏小雪来衬托着刘佳茹的种种劣迹。比如说,夏小雪听大人的话,温柔,可爱,文静,大方,不像刘佳茹一样,常常逃课去看电影,和男孩子打架,被大人责骂了离家出走,有反叛精神,还有早恋倾向。

说到早恋倾向的时候,夏小雪红了脸,不由得瞟了陈子墨一眼。

她对陈子墨,属不属于早恋倾向?

但陈子墨,已深深的给刘佳茹吸引了过去,这样的淘气,这样的调皮,这样无所顾忌,这样有性格的女子,真的是凤毛麟角,与众不同。虽然,陈子墨没有见过刘佳茹,不知道刘佳茹是胖或是瘦,是俊还是丑,但刘佳茹的影子,无处不在。到最后,刘佳茹不知不觉的,就像了一棵大树,深深地盘踞扎根在陈子墨脑海里,成为了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

啊,刘佳茹,可爱的刘佳茹,与众不同的刘佳茹。

后来高考时填志愿,陈子墨听夏小雪说刘佳茹报了武汉大学,他也毫不犹豫的,填上了武汉大学。

第一次见到刘佳茹,是高考后不久,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刘佳茹,刘佳茹。”远远的,便听到夏小雪的声音。

真是无巧不成书。

陈子墨睁大眼睛,寻着声音追随了过去。

陈子墨没有想到,刘佳茹长得这样漂亮,一张凝脂般的小脸孔,配着一双大眼睛,面颊上不知涂了些什么东西,闪闪发光,煞是好看。她把头发剪得极短,男孩子般,手里拿了雪糕,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塞,身上是白色T恤衫,牛仔短裤,白色高跟凉鞋,一双修长白净的大腿和小巧玲珑的脚在阳光下耀武扬威地张扬着。

陈子墨不禁呆住,他的视线就落在了刘佳茹的大腿上和脚踝上,久久不愿挪开。怎么会有这么美丽大腿?怎么会有这么性感的脚踝?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妖娆。大概,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陈子墨便开始喜欢上女人有美丽白净细腻的大腿和性感的脚踝吧?

刘佳茹和夏小雪走在一起,两人像在讨论着什么问题,刘佳茹一边手舞足蹈说着话,一边吃着雪糕,说到开心处,她还仰起了头,一边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笑声一串串的流窜到四周,朗朗的。那一刻,灿烂的阳光落到了刘佳茹身上,光环里她的背景很修长,腰肢柔软,微微侧过的脸庞透着诱人的青春气息。

后来的后来,陈子墨还常常作梦,梦中的女子,五官渐渐模糊了,看不清楚面容,但那明晃晃的阳光,修长的背影,雪白美丽的大腿,小巧玲珑的脚踝,还是那样的清晰的出现在梦里,牵扯着他的心,令他不可抑止地入迷,疯狂。

那一年的夏天,陈子墨如愿以偿的和刘佳茹考上了武汉大学,而夏小雪却意外的落榜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NO:10 NO:1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