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目录] > 第97章:NO:14 NO:15

《谁,给了我爱情的错觉》

第97章NO:14 NO:15

九月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NO:14

“踏实”在网上,加了苏菲亚为QQ好友,有空了,便进入了她的空间,看了她写的文字,苏菲亚偶尔,也在她的空间里写一些心情日记。

“踏实”发觉,原来,在苏菲亚冷漠的外表下,包裹着她那一颗不为人知世界,那个世界里,五光十色,多姿多彩,——拿笔写字的人,总给人一种伟大,高尚,令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当然,并不是每个拿笔写字的人都可以写出流芳百世的好文章,但在凡人的眼光中,他们是与众不同的。

苏菲亚和“踏实”,也真的真的纯属的是QQ好友,他们常常在网上聊天,聊生活,聊天气,聊喜怒,聊哀乐,也聊人生,“得快乐且快乐”,这是他们共同的爱好。

聊天,聊地,聊人,聊鬼,独独没有聊男女关系,聊性。

苏菲亚喜欢和这种男子做朋友,没有情yù,没有暧昧,单纯是朋友的朋友。

苏菲亚讨厌和异性赤luo裸的说性,哪怕是在QQ里。她一向固执的认为,性可以做,可以写,甚至还可以画,但不可以说出来,你一句,我一句,你来我往的讨论着床上的种种细节,种种动作,就变成无聊,下流,黄色了。陈子墨就曾不只一次抱怨她:“你从来不肯在这方面评价我的,说我好还是不好。”苏菲亚只是笑,也不分辨,心里想,这种事情,并不是一句“好”或“不好”可以评价的。古人不是说了吗,子非鱼,焉知鱼乐乎?她又不是他,她又怎知道,他好还是不好?她不能这么肤浅,以她的目光来衡量他。再说了,床上的事,并不是以时间的长短,器官的大小,动作的生猛或不生猛,来决定“好”或“不好”,最主要的是感觉,感觉对了,就是什么也不做,只是拥抱,那也是幸福。

陈子墨和“踏实”,是苏菲亚不一样的网友。

苏菲亚心血来潮了,偶尔也喜欢在公共场所开着“踏实”玩笑,一本正经地说,喜欢“踏实”,爱“踏实”,甚至,还常常当了众人面前,亲热地拥抱着“踏实”。群里的网友看到了,也跟着起哄,说她和他很相配,就像是戏剧中的金童玉女,天设地造的一对可人儿。“踏实”听了,“嘿嘿”地干笑着,也没有多想,如果她真的是喜欢他,爱他,那她就不会这样毫无诚意,这样肆无忌惮的了。

他是花花公子,经历女人无数,自然了解女人。

一个女人如果真的喜欢一个男人,那么她看他的目光,就会多了柔情蜜意。

而苏菲亚对他,是没有这种感觉。

“踏实”的女朋友,还是一个一个地换,一个一个地带到群里来参加活动。那天,他带来了“意梅”。一个脸色苍白,头发乌黑,身材单薄削瘦,有着庸懒的单眼皮,小而微翘的唇,文文弱弱的并不是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长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眼睛里有一种看不透世事的迷惘。但,她有着性感的眼,和性感的唇。

清朝花花公子李渔说过:女子一有媚态,三四分姿色,便可抵过七八分。

“意梅”是一个非常媚惑的女孩子,有一股独有的媚态从骨子里流露出来,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仿佛行走在一团浓雾里,一直想辨清前面的路,可是兜兜转转却让人愈发糊涂。这样的女人,是有毒的,像罂粟。

苏菲亚像往常一样,远远看到“踏实”,不管三七二十一,笑嘻嘻的冲了上前,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

“意梅”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地看着。

“紫色玫瑰”知道“意梅”这个人,和她有过几次接触,她知道“意梅”不久之前还搬到了“踏实”家中,和“踏实”同居着。“紫色玫瑰”望着苏菲亚,无事生非的想看热闹,她笑逐颜开地挑衅着:“‘蔷薇泡沫’,你敢不敢当着‘意梅’的面,对‘踏实’说你爱‘踏实’?”苏菲亚一时兴起,有什么敢和不敢的?她跑到吧台上面,居然拿起了唱歌的话筒,大声说:“亲爱的‘踏实’,我爱你,你是我今生今世的唯一。”——仿佛在舞台上对着观众念对白的演员,虽然表情认真,内心却少了那份真挚的感情。

众人哄笑,“劈里叭拉”拍起掌来,甚至还有人吹起口哨,尖叫,气氛轻快又热闹。

“踏实”也笑,旁边的“意梅”抿了抿嘴,也一脸的灿烂。

“紫色玫瑰”不甘心,追问了“意梅”:“你不吃醋?”

“意梅”摇头:“又不是真的。”

“紫色玫瑰”摇头了摇头,叹息了声:“看来,他们两个,就嘴巴说说而已,真的是没戏可唱。”

尽管“踏实”花心,见一个爱一个,尽管苏菲亚美丽,风情万种,可谁都看得出来,他和她,无关风与月。苏菲亚的眼光,无意中接触到不远处的陈子墨,陈子墨在黑暗中望向她,笑容满面,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里,有着蓝色的火焰在热烈地燃烧。苏菲亚心中一暖,有快乐幸福窜过身体,她忽然调皮起来,又拿起了话筒,朝了陈子墨表白:“亲爱的‘黑色yòu惑’,我爱你,很爱,很爱。”

“切!又是狼来了的故事。”众人翻白眼说。

苏菲亚“哈哈”大笑。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则虚之,实则实之,虚虚实实,莫辨真伪。这是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的第几计?

第二天一大早,苏菲亚打开电脑,她没有想到,“意梅”当晚回来后便请求加她为QQ好友,“意梅”说:“‘蔷薇泡沫’,我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

意梅不过是寂寞,自从离开何伟后,她就感到寂寞。

意梅和何伟上初中的时候便认识,他们是同一间学校同一个年级,但在不同的一个班级,到了高中,才是同班同学,开学不久后便对上了,开始了眉来眼去,渐渐发展到郎有情妾有意,说不上是谁追谁,反正很快就卿卿我我,出入成双成对。

何伟的家人一直不喜欢意梅,一直反对他们来往,他们说,意梅长得一脸的狐媚相,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是潘金莲陈圆圆之类的风流人物。后来意梅想,他们何家人看人的目光真准,还会未卜先知。尽管那个时候的意梅,清汤挂面,眼睛纯净,笑容可爱,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干净得像个芭芘娃娃,不染一点点的风与尘。

后来高考,两个都名落孙山。何家的人更是讨厌意梅,咬牙切齿地说,都是拜那个狐狸精所托,如果她不勾引他,如果不是早恋,如果不荒废了学业,那么原来前程大好的一个人,就不会这样轻易的给毁了。最后何伟和意梅去了技校,何伟学修理手机,意梅学美容。毕业后,各自找到了工作。

那段在一起的日子,是清苦的,也是快乐的,他们租着一间小小的简陋的屋子,除了一张床,什么家具也没有,有时候穷得只能泡方便面,冬天只能洗冷水澡,最浪漫的事是两个人坐在草地里,数着天上的星星,一起憧憬着未来。

那一年的情人节,何伟用他卖血的钱,买了一只小小的白金戒指,然后单脚跪在地上,对意梅情款深深地说:“亲爱的,嫁给我吧,做我的妻,我会一辈子的对你好。”

意梅幸福地流下了眼泪。

但到最后,她还是没嫁给他。

因为,意梅认识了程小阳。

NO:15

意梅对苏菲亚说:“程小阳便是‘踏实’。”

意梅说,别看程小阳西装革履,出手阔绰,大方,其实,程小阳的钱不是他挣来的,是父母给的,他原先在一间小小的公司里做小职员,后来嫌钱少工作辛苦便辞职了,如今没有工作,他也不需要工作,他当务之急就是学好英语,准备出国去,——程小阳的姐姐嫁到了加拿大,父母申请出去了,准备下一个便轮到他。

意梅认识程小阳,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里,程小阳对她一见钟情。

比起憨厚老实的何伟,程小阳就浪漫有趣得多。他带她到高级的西餐店里吃西餐;教她品尝着各种的鸡尾酒;开着车子到郊外看日落;下雨了,两人撑着小小的雨伞相拥在大街头;他还送她玫瑰花,九十九朵,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卡片,写着Iloveyou。

后来终于有一天,程小阳把意梅带到家里,在他房间内,他抱了她,她也抱了他,就这样的投怀送抱。

房间的空气,有暧昧和情yù在汹涌。程小阳的吻,轻轻的像七月里的风,一缕缕地将意梅干涸了的皮肤吹醒。程小阳一遍遍地唤着,我的心肝,我的宝贝。甜蜜而温柔,如春天里的阳光。硕大的双人床上,程小阳的身体下,意梅便变成一条滑润的鱼,随着程小阳泛起的涟漪,畅快而自在的游动。欲仙欲死。

意梅听到自己叹息了,在心里。

她对何伟的爱情,在程小阳的怀抱中,终于倾斜,倒塌了。

城市,很寂寞。城市里的人,也同样的寂寞。

意梅想不透,寂寞,是否就是出轨和背叛的理由?寂寞,贫困,乏味的生活,将青春和激情一点点吞噬,每天都拖着疲劳的躯体,为着柴米油盐而奔波,看不到明天,没有未来,今天重复着昨天的日子,何时才走到尽头?

意梅不甘心。

她这么年轻,年轻到不顾后果。人,只能活一回,她希望她可以活得精彩点,不能一辈子的这么无望,这么死气沉沉,过了今天没有明天的日子。她对何伟说:“我们分手吧。”她拿了她的行李,义无反顾地走了,不敢回头,不敢看何伟的眼睛,他的影子总是在她的跟前晃,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痛楚,突然间的她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在她背后清晰的一字一句地说:“如果外面的风景不如想像的好,如果倦了,就回来吧,我会在原地等着你。”

意梅的泪水落了下来。

她希望何伟骂她,打她,甚至扯了她的头发,踢她,骂她是“贱人”,这样她可以走得坚决些,绝情些。但何伟,什么也没说,待她一如既往的好,好到使她那样恋恋不舍,欲走还留,仿佛蝴蝶,翩翩起舞,却回旋不前。

终于,她还是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NO:20 NO:2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