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江明月碧琉璃 [目录] > 第134章:终生难愈的沉疴

《一江明月碧琉璃》

第134章终生难愈的沉疴

绾云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刘璃催了好几次,江月明才磨磨蹭蹭地出门去上班,刘璃把他送到大门口,挥手和他告别。

“我给你办了张金卡,出去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别怕花钱。”江月明从皮夹里取出一张信用卡放进刘璃的口袋,见刘璃皱眉,又补了一句,“记得给我买礼物哦!”

“你缺什么东西吗?”刘璃依旧皱着眉斜睨他。

江月明把脸凑过去,指着嘴唇说,“这里,缺个吻。”

刘璃嘟起嘴巴在那嘴唇上轻轻一啄,“给你,免费。”

江月明嘻嘻一笑,正要上车,又直起腰来,朝远处正在洗车的江越喊道:“刘璃就交给你了,少一根汗毛我就杀了你!”

江越不说话,扬手朝他摆了摆。

“快走吧,说这么多废话。”刘璃推着江月明的肩膀,唇角的笑意丝丝散开。

江月明一把扯住他的手,放在脸颊上贴着,低低呢喃,“真不想去上班,真想搂着你,一刻不停地做……”

“去,越说越不像话了。”刘璃抽回手,退回到台阶上,他的额头被阳光照着,莹润得像一块透明的玉。

江月明深深叹气,坐进汽车,跟司机说:“走吧,去总部。”

汽车驶远,刘璃走过去,伸手接过江越手里的抹布,说:“我帮你擦吧。”

江越瞟了他一眼,“我都后悔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说好了带你去逛逛,可一不留神就可能把命丢了。”

刘璃哧地一笑,“你怕什么,阿月又不知道我身上到底有几根汗毛。”

江越的眼底倏忽一闪,脸色暖和了许多。

刘璃是打小做惯家事的孩子,动手能力很强,拿过抹布便动作麻利地伸长手臂将车身上下擦拭得闪闪放光。

江越站在汽车的另一侧,冷眼觑着他。这个大男孩的确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他的谦卑有礼和平静温柔,都是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所不具备的。何况他的眼神中,还有江老爷子所说的干净,更是为他平添了一种超然物外的淡泊。

汽车擦好了,江越把抹布和水桶等物收拾起来,打开车门问:“刘璃,今天想去什么地方,看风景还是逛名品店,香港可是购物天堂,可以买到所有你想得到的东西。”

刘璃摇了摇头,“你平常都去哪里健身?我想打篮球,好久没打篮球了,胳膊腿都僵了。”

江越有些意外,歪着头看了他半晌,答道:“好,我找几个小兄弟陪你打一场痛快的。”

说罢,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招呼刘璃上车,“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汽车驶出江家大宅沿着林荫路一直前行,刘璃拿过放在搁板上的香烟点燃一枝,送到江越的嘴边,又给自己点燃一枝,深吸一口,斜依在车窗边,望向窗外。

江越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发觉在他那俊美的侧影中,有种隐忍的孤寂与迷惘。他是不快乐的。即使有江月明无微不至的照顾,终究无法治愈他的哀伤。也许那伤,这辈子都刻在他的心上,再难愈合。再难有真正的快乐,能让他彻底释怀。

我,何尝有过真正的快乐呢?那份心伤,何尝不是终生难愈的沉疴?

江越黯然叹息。

两个同样背负着刻骨伤痛的男人,也许更容易步调一致吧。至少现在,一枝烟,一句话,一个眼神,都透着某种默契,也让江越更加深信,刘璃具有与自己走上同一条路的潜质。

只是那条路上坎坷崎岖荆棘丛生,他有足够的坚强去面对吗?

“只要能帮到阿月,让我做什么都行。”

也许这句话能让他鼓起勇气,坚持到底。

自己又何尝不是为了那个九泉之下的人,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呢?

江越从鼻孔里喷出一股浓烟,眼底漫生出一层酸涩的液体,他用力眨了几眨,才令那层水汽飞散开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痛快地打一场篮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