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江明月碧琉璃 [目录] > 第146章:并不安神的安神汤

《一江明月碧琉璃》

第146章并不安神的安神汤

绾云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存心跟刘璃作对,天气忽然变得异常的闷热,又不痛快地下一场大雨,凝滞的空气仿佛要把人生生定住似的,只要稍微一活动便会出汗,而汗水一渗出皮肤,就令那处烫伤分外的刺痛难耐。

于是,刘璃不得不每天呆在江家四季恒定保持在人体最舒适温度的房间里,端着胳膊坐着看书或是发呆,哪里都不能去。

江月明怕他闷,每天尽量早些从办公室赶回来,和他一起听歌,玩电脑游戏,或是在楼下那间设备精良的放映室看投幕电影。玩得累了,看得乏了,刘璃会靠在江月明的臂弯里打盹,江月明也会枕着刘璃的腿打瞌睡,就这样相偎相依的度过了很多闲适美好的时光。

这倒成了一份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一天,刘璃托起手臂看着尚未平复的伤痕感慨,感谢欧家兄弟那一闹,让自己有了更多与江月明单独相处的时间。他很欢喜,也很满足。江月明听了也禁不住跟着点头,把先前对欧家兄弟满腔的愤恨都疏解掉了,只说今后大家相安无事最好,不想再跟他们计较了。

而葛莎在听说了欧家发生的事情之后,特意煲了一锅养心安神汤送到江月明的办公室。江月明刚好开过会从会议室里出来,两个人迎头碰到。

“阿月!”有段日子没听到葛莎那甜糯的声音了,冷不丁听到江月明竟感到几分亲切。他微笑着迎上去,仔细看了看葛莎那张妆容精致的脸。

“最近在忙什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还说呢,你也不关心我,没事从来都不给我打个电话。”

江月明听出她是揶揄自己那天央求她去跟顾家说情的事,深眸暗敛,笑意里柔软的部分迅即抽离,只剩下唇边一道僵硬的弧线。

这些微变化葛莎怎么会看不出,只是心里话不说出来实在憋得慌,说了又悄悄咬自己的舌头,拧着肠子懊悔。

她伸手挽住江月明的胳膊,将娇柔的身体尽力贴附在他的身上,抬起水润的大眼睛,目光恳切而又柔媚。

“阿月,我听说你在欧家让他们三兄弟欺负的事情了,真是可恨,那天我不在场,我要是在场,一定……”

江月明轻轻推开她的手臂,眸光星闪,凝神看着她,“一定怎么样?一定把灵堂砸了?别忘了,那可是欧伯海的丧礼。”

“是,是,我只是说气话。我爸爸听说了那天的事也气得火冒三丈呢,说欧伯海不知道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亏心事,生下那三个孽种。他还一个劲夸你,说你当时的表现实在是太沉稳太有气度了,喜欢得不得了呢。”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葛伯父谬赞了。”

江月明淡淡一笑,又瞥了一眼葛莎手里提着的保温筒,问:“这是什么?”

葛莎的脸倏然染上一抹娇羞的红霞,“是我煲的养心安神汤。”

“你煲的?”江月明诧异地挑了一下眉梢。

“恩,我跟我妈要的秘方,整整煲了五个钟头呢,我什么都没做,就搬个凳子坐在那儿,盯着炉子里那个小蓝火苗,盯到最后我看什么眼前都是蓝汪汪的。”

葛莎的眉心皱起一道好看的纹路,长而卷曲的睫毛呼扇着,只拿眼尾觑着江月明,那副撩人的神态不知道让多少多金又帅气的公子哥骨头酥软,甘心拜倒在她的脚边.可江月明看了却只是浅浅一笑,伸手在她的颊上若有若无地捏了一下,而这个动作在葛莎心里已经是莫大的安慰,她的眼底一湿,差点掉下泪来。

那五个小时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她暗暗感激父亲。他说得没错,阿月的心是最软的,他只是打小过得太过孤苦,才会变得性子冷硬而已。想感动他,就要像水一样,至柔至软,却无坚不摧。

……本章完结,下一章“葛莎的唇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