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江明月碧琉璃 [目录] > 第67章:伤逝

《一江明月碧琉璃》

第67章伤逝

绾云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深吸了一口气,侧过身子,手臂环在刘璃的腰上,静置了片刻,手指顺着髋骨慢慢下滑,指尖落在腹部的那道伤疤上,轻轻抚摩了片刻,又以那道疤为圆心慢慢画着圆圈,就像石子落在湖中,涟漪一圈圈扩大。当他的指尖逐渐移动到刘璃的大腿根部时,刘璃抓住他的手,羞怯地仰起脸望着他。

静谧空气中荡漾着旖旎的春光,夜风拂过,丝绸的床单透出一抹凉意,转瞬便被他们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温度烘热了。

两个人正默然对视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急切的呼唤声:“阿月,我是江越,你在里面吗?”

“哦,什么事?”江月明皱了皱眉,转头问道。

“老爷子……老爷子怕是……”外面的人声音哽咽了。

“爷爷,爷爷怎么了?”江月明一腾身跳下床,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刘璃也紧张地坐直了身子。

“等着我。”江月明三步并做两步奔到门口,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刘璃。

刘璃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门关上了。房间里一下子变得空旷而寂寞。刘璃重新躺倒在紫色丝绸床单上,抚摸着江月明留下的身体痕迹,呼吸间,仍能嗅到江月明兰蕊吐芬般的气息。

阿月。

刘璃默念着这个让他心海沸腾的名字,回想刚才两个人相拥狎昵时的快乐,不禁又红了脸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还依稀可见江月明的吻痕,而渗透在身体深处的炽热欲念此时虽在减弱仍然让他感到心神凌乱。

外面开始有急促而杂沓的脚步声在往返奔走,隐约还有哭泣声时断时续。

刘璃起身穿好衣服,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往下看,庭院里不时有车辆停下来,或者疾驶而去。而更多的是穿着黑衣素服的人脚步匆忙地进进出出。

刘璃的心不由自主地揪紧了。

天边露出熹微的光,夜逐渐褪去黑暗的幕布。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个佣人端了牛奶面包和火腿煎蛋走进来,放在桌上便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

刘璃一点食欲都没有,只把牛奶喝了。他很想帮江月明做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内心满是焦急和忧虑。

门开了,江月明脚步沉重地走进来。刘璃迎上去,握住他的手。那只手冰冷得像在冰水里浸过似的,令刘璃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爷爷去世了。”江月明低声说。

刘璃的心头一沉,张开手臂把江月明拥在怀里。江月明无力地偎在刘璃的肩头,随即一滴凉丝丝的液体沾在刘璃的脖颈上。

“阿月,阿月……”刘璃轻轻摩娑着江月明的后背。他能真切地感受到江月明的孤苦与哀伤,而他此刻能够给予的,只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江先生,我是吴清,有个文件你得签一下。”外面有人在敲门。

“知道了。”

江月明直起身,取出手帕擦了擦眼角。蓦然,他伸手捧住刘璃的脸,嘴唇十分有力地吻在刘璃的唇上,他的力道很大,令刘璃感到一种将要窒息的痛楚。少顷,他抬起头,声音沙哑地说:“等一下会有人送你回去,这几天我会很忙,一空下来,我就去看你。”说着,他又使劲吻了吻刘璃的唇,“刘璃,等着我。”

刘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兀自凝着眉毛点头,再点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葛莎怎么会知道刘璃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