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1章: 剑神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1章 剑神西门吹雪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剑寒天,一剑漂雪,一剑荡平川岭,一剑破开山河!拥有这样惊天一剑的人,赫然是剑神西门吹雪,他在与剑圣叶孤城一战之后,闭关自悟,终于堪破壁障,突破了最后一道枷锁。

早已经是先天巅峰多年的西门吹雪,在作出最后一步突破之后,必然能问鼎天道,达到无数武林中人都向往的仙者行列,但是,令西门吹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突破,却引来了天劫!

西门吹雪达到仙者行列,是无数年来的第一个,在他之前,没人知道突破先天之后,居然还会引来天劫,这令西门吹雪有些无奈,他可是一点准备也没有,但是,面对灭世一般的天劫,西门吹雪依然是无动于衷,对于他这种级数的绝世强者来说,已经没什么能令他感到震惊的了,如此恐怖的天劫,也只是能令他感到一丝无奈,仅此而已,再无一丝他意!

这,就是西门吹雪,一代剑神的绝世风姿!

天劫,天劫,所谓天劫,即为上天发下的劫难!万分难渡!面对恐怖无比的天劫,西门吹雪傲然而立,丝毫不惧。

“既然如此,那我西门吹雪就来领略一下,看这天劫是何等神威!”

西门吹雪长发随风而动,虽然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写下痕迹,但是他的脸庞依然俊美若仙,且略带一丝刚毅,他的白衣,永远似漂雪,在天劫恐怖的气息下,浑身衣物乱舞不止。

剑神西门吹雪,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逢敌手。

其中,他在练剑时的辛酸与血泪,困苦与艰难,无从得知,西门吹雪从不离剑,甚至吃饭、睡觉都不例外。在西门吹雪踏入江湖前,他便以痴迷而步入剑道。

他的剑法,锋锐犀利,从不给敌人留后路,在他的剑下,葬的全是世间顶级高手。因为,他的剑,或者说值得他出剑的人,着实是太少太少,少到整个天下,自从败叶孤城之后,居然再也难以找出一位值得他出剑的人!他的心底,该是何种寂寞?

他的心底,是那种似寒山巅上、万年不化的冰雪般,寒冷的寂寞;似冬夜里,瞬间划过的流星一般,孤独的寂寞。能代替西门吹雪心底的,唯有‘寒冷’与‘孤独’两种寂寞……

而他的韵,也不在于他闪电般的拔剑,出剑;而在于收回长剑时,剑锋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

西门吹雪带动的,不是雪,而是血……

那些总想追上他脚步的人,之所以永远也达不到他的境界,那是因为,当他们看到剑上的血花时,只是感到了胜利的喜悦与兴奋。但西门吹雪不会,他的眼中,闪过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无奈与哀伤,他早已经隐于这个俗世,况且,他本就不是一个轻视生命的人,只是天下间,真正值得他为之拔剑的人,实在太少了!少到了虚无……

寂寞,他与剑魔独孤求败一样,也希望求得一败,求得一位知己,一位对手!在他的心中,似乎只能用‘寂寞’两个字来‘装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早已把寂寞重新装扮,它把寂寞交给你的时候,寂寞就成了那附骨之蛆,挥之不去。

而西门吹雪,偏偏就能忍受这种寂寞,这种高处不胜寒,这种绝世的孤独,也只有真正等同于西门吹雪这种级数的人,也许才能真正体会的到吧!

这正是,自古英雄多寂寞……

曾经有人感叹:“假如人的品德能像雪那样洁白无暇,而心,却不像白雪那般冰冷,该多好……”

可是世间,有些洁白,却正是要用冰冷才能表现的。人们总是责怪雪的冰冷,但是雪却从不解释,它只用那洁白,来答复一切。这就是他,剑神西门吹雪……

他初年练剑之时,进入忘我之境,诚于剑,剑道方有成。

而心诚,则非一昔之力,斗转星移,日月交替,数年甚至十年未曾一变,此诚方为心诚。

而后,西门吹雪步入江湖,杀人之前需斋戒沐浴,是为诚于剑;所杀之人皆为该杀之人,他决不滥杀无辜,此举是为诚于人。独诚于剑,不过能入剑道门栏而已;诚于人,方能得证大道。这就是西门吹雪的道!剑到、意到,最后为心到!心,能力人所不能,悟人所不悟!

昔年,上官飞燕以剑偷袭阎铁珊,为西门吹雪极为不耻,他愤怒相喝:“从今以后,你若再敢用剑,我就要你死!”西门吹雪傲视苍穹,浑身白衣如雪,在他的脸上写满寂寞:“

剑不是用来在背后偷袭杀人的,若在背后偷袭,就不配用剑!”

西门吹雪此举,亦是诚于剑,而当时并未杀死上官飞燕,亦是诚于人。

这就是他,一代剑神,西门吹雪!

……

面对气息恐怖,强烈浑然的天劫,西门吹雪迎风而立,自从战败叶孤城之后,已过去了近七十年,七十年的世间,万物变迁,故人相继离去,他早已是孤身一人,孤独,也许是西门吹雪最怕,却又是最不怕的!很矛盾,但事实却就是如此!

“呵呵呵,今日,终于让我再度体会到威胁的滋味……”面对恐怖的天劫,西门吹雪露出一丝微笑:“这天劫的威势,可比叶孤城强大了几倍不止!”

从西门吹雪的话中,不难得知天劫的恐怖程度!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实力在两可之间,比叶孤城强了几倍,也就是比他自己也足足强了几倍以上!但即使如此,西门吹雪脸上写满的,依然没有丝毫惧色,反而是浓浓的兴奋!

此时的西门吹雪,已经是一位百岁之人。虽然年逾百岁,可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只有四十多岁一般,除却他那一头如雪般的白发,实在看不出他已经是一位百岁老人……

这一点,其实不难解释,西门吹雪进入先天巅峰之境多年,而武林中人,只要达到先天,便可轻易长命百岁,而西门吹雪更是先天高手中的魁首,依然是巅峰之境的绝世之人,距离仙道之境,也只是相隔一线,所以,西门吹雪才会如此年轻。

面对气息不断飙升的天劫,西门吹雪轻抚手中长剑,这把剑,是他近年在大雪山之巅无意所得。他将此剑取名为‘寒霜’,寒霜剑,是一把洁白如雪的剑,是一把冰冷如霜的剑,是一把形似流星般充满寒意的剑!

西门吹雪当年的佩剑,已经被他长埋在地下,与叶孤城的剑封在一起。在他看来,叶孤城已逝,天下,再没自己的对手,自己是孤独的,但是,剑,不能孤独!即如此,那么,便让自己的剑,陪伴叶孤城的剑,长埋地下吧!两柄绝世神兵,无论有没有主人,都一样要相对于世,否则的话,未免太过于孤独……

就在这时,天劫终于蓄势完毕,降下了第一道雷电!

这是一道西门吹雪从未体会过的恐怖力量,光从气息上看,这一道雷电之力,已经无限接近他当年的最强一击!若不是已经突破枷锁,这一道雷电,自己要接下的话,有点难!

望着当头砸下的雷电,西门吹雪轻轻抽出长剑,长剑一出,寒意四起,清脆的剑鸣嗡嗡作响……而他的周身空间,似乎有片片雪花落下一般!不但充满寒意,且又无限美丽……

‘唰!’一剑斩出,没有太过华丽,没有多余的动作,甚至连动都没动一步!

到了西门吹雪这种‘神’一般的级别,动作,招式,已经没有太多的作用,况且天劫的雷电,只是平平劈下,并没有多余的动作,既没有多余的动作,那自己又何必去做出多余的动作而多此一举呢?

所以,西门吹雪运足功力,一剑劈出……

‘轰……’

这一剑,虽然将雷电之力破去,但是,令西门吹雪没有想到的是,雷电的力量,他还是小看了,这恐怖的雷电,不但气息恐怖,就连力量也是极为狂暴的!不但如此,雷电具有传导之性,一股雷电之力,已经顺着西门吹雪的剑锋,传到他的掌中,没入了他的身体!从他嘴角那一丝淡淡的鲜红中,就可看出,他,已经受了内伤……

但是,西门吹雪依然没有丝毫惧色,迎风而立,孤傲苍穹!

他周身的空间,已经如同禁锢一般,使得他举步为艰,他不知道,天上的天劫还会降下几道雷电?也许,今日必死无疑,但是,明知必死,那又何妨?西门吹雪是从不会退却的!没人能让他退却,即使是天劫也不行!如果他今日选择了退却,那他就不配用剑!

作为一个用剑之人,不但要光明磊落,还要有一颗敢于斗天的心!这,才是一名合格的剑者!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五行大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