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10章: 释怀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10章 释怀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父亲,我总觉得,西门吹雪在望向我的眼神中,蕴含着一丝杀意,虽然很淡,但我却能清楚地感觉出来……”

回去之后的西门烈,只要一想起西门吹雪那蕴含杀意的眼神,就会有一股胆战心惊的感觉,无奈之下,终于是对父亲西门雄开了口。

西门雄听后,双眉紧锁,长长地叹道:“烈儿,平日里,你总是娇惯跋扈、仗势欺人。现在,你终于尝到后果了……”说到这里,西门雄再读一叹:“西门吹雪虽不是我的孩子,可他身上却流着我们西门家的血,在他一剑败我之时,我就已经意识到,我的确是老了……”

话至此处,西门雄凝神片刻,随后继续道:“烈儿,别说他还没杀你,就算他真的杀了你,于情,我是该为你报仇。但是于忠、于家之大业,为父却只能舍弃你。因为,西门吹雪是整个西门家的希望……”

一听父亲西门雄说要舍弃自己,西门烈顿时吓得泪眼汪汪,带着哭腔道:“父亲……我、我可是你亲儿啊……我、我……”

西门烈本就已经吓得胆寒,再加上西门雄的一番话,就更是连一句完整的也说不出。

看着儿子的窘样,西门雄连连摇头,无奈道:“哎……我西门雄虽然不才,可以算的上一枭雄,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骨气的儿子?”

沉默少许,西门雄长叹一声,道:“也罢,谁让你是我儿子,看你的造化吧,我是该带你去见见西门吹雪了。”无奈地望了西门烈一眼之后,西门吹雪呢喃道:“我想,西门吹雪虽然恨你,但他还不至于杀你,若他真要杀你,也决计无人能挡,且看你的造化吧……”

说完,西门雄命人拿来一根绳索,在西门烈身上左三圈、右三环地一绕,将之捆了起来。

“父亲,你这是?”

见自己被缚,西门烈大惊:“父亲,你把我捆起来做什么?”

“既然是认错、既然是低头,那就拿出诚意来吧……”

西门雄仰头一叹,道:“男子汉大丈夫,知错,就要敢于承认。既然承认、就要低头。记住,对强者低头,没什么好羞耻的。走吧……”

*******

“少爷,家主西门雄带着西门烈少爷在门外求见。”李岳躬着身,对正在品茶的西门吹雪说道。

“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他们会再等两天……”说完,西门吹雪扬步走出阁内。

与西门雄对视了一眼,接着又瞟了瞟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西门烈,西门吹雪微微有些惊讶,他确实想到西门雄会来找自己,却没想到他会将自己的儿子绑来见自己。

看来,这份诚意是够了。

见西门吹雪出来,西门雄当先开口:“吹雪,同是男人,我也不拐弯抹角。我这个做大伯的,的确是不称职,烈儿这个做兄长的,更是该死……”

说到‘该死’二字的时候,西门雄狠狠地瞪了西门烈一眼,无奈地晃了晃头,随后接着道:“吹雪,今天我是来认错的,同时也将烈儿这畜生带来,任你发落。是杀是剐,一切由你定夺……”

说完,西门雄扭过头去,眼中含泪、静静而立,不再说一句话。

一听西门雄的话,西门烈顿时吓的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父亲,我是你的亲儿啊……父亲,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哭吼了好一阵儿,见西门雄不理睬,只是一个劲叹气、一个劲摇头,西门烈便半跪办爬到西门吹雪面前,哭求道:“雪弟,我们是堂兄弟、堂兄弟啊……你别杀我,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吹雪我知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吹雪,求你别杀我……”

直到此时,西门烈才想起,平日被他欺辱的西门吹雪,乃是他的堂兄弟,直到此刻死到临头,他才算是真心的悔过……

西门吹雪半闭双目,心中也在盘算着,如果自己杀了西门烈,确实是为曾经的西门吹雪报了仇。可是,这样的话,就不是诚于人,一旦不杀,有愧于心。

“我该怎么做?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我即诚于人、又不愧于心?”西门吹雪心中也是很无奈:“难道,这一世,我还要像前世那样过一生么?孤独,寂寞……”

当年,西门吹雪七岁习剑,七年有成,一生沉迷于剑道。步入先天之后,故人亲人相继离去,他一生孤独,难道,我今生依旧如此吗?我还从未仔细体会过,何谓亲情……

沉思许久,西门吹雪的心中,终是有了一丝明悟,他瞬间抽出寒霜剑,以电闪雷音般的速度,直斩西门烈,所有人,包括西门雄这位五级剑师在内,均没反应过来西门吹雪是如何出剑的,而当他反应过来之际,却也只得将双目猛然一闭!

因为他实在不忍看到,不忍看到自己的儿子溅血而亡的场景……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空间似乎被禁锢。就在西门吹雪的剑,距离西门烈的咽喉不足一丝、甚至不足一毫之际,他的剑,停住了……

是的,西门吹雪的剑,没有斩下去,那锋锐的剑气,只是将他的一缕发丝斩落。

随着自己发丝的断落,西门烈已经完全呆滞,没有丝毫反应,就如同一个植物人一般愣在原地,且双目无神,神情呆滞……

“我已经杀你一次了,现在,你不欠我任何。”西门吹雪收剑入鞘,漠然开口:“你们走吧,既为西门家人,西门家,我会守护……”

说完,西门吹雪转身踏入梅花阁。

西门雄本以为爱子已亡,却突然听到西门吹雪说出这么一番话,顿时心中大喜,猛地睁开双眼,冲到儿子身前,将绳索松去,一会儿摸摸儿子的脸、一会儿看看儿子的头,他要仔细地看看,儿子有没有伤着哪儿……

谁说西门雄不担心西门烈,从他心急如焚这一点上,就足以证明,他西门雄,绝对是极度在意自己儿子的一位好父亲。

哪个父母不爱儿,哪个父母不疼儿?

西门雄‘舍弃’西门烈,只是为了家族大业、为了兴旺西门家,哪个家主不希望自己的家族兴旺?不希望自己的家族能跻身于大陆强者之林?若是能代替,他西门雄宁愿自己为西门烈去死。不管一个人有多自私,作为父亲而言,永远都是深爱着自己儿子的,这点毋庸置疑。

呆滞良久,西门烈终于清醒:“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望见眼前仿佛苍老几十岁的父亲,重获新生的西门烈终于明白,一个人,狂、不要紧;傲、也不要紧。但是,做人不能不给自己留余地,莫欺少年穷、莫欺人落魄。

这一点,在西门吹雪的身上,就是最好的验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剑斩李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