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17章: 幽厉门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17章 幽厉门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场中,李岳是个根本不懂剑的人,压根没明白是什么情况,不过他知道,是雪少爷胜了!

而西门雄则是双目呆直,望着还保持出剑姿势呆呆不动的李宗道,心中说不出的震撼:“这……吹雪、胜了么?怎么、怎么我什么也没感觉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刚才的一切,西门雄压根就无法解释,太快了,快到他的肉眼、根本无从辨别西门吹雪出剑的速度!

除去西门吹雪之外,场中唯一可能有些明白的,那就只有李宗道本人了,因为他此刻,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颈部的一丝凉意,一丝隐痛。

只见李宗道的颈部,有一道浅浅的、不足寸许的剑痕。这道剑痕,正是被锋锐的剑气划破护体罡气,擦破外皮,而带起的一丝鲜血……

他知道,他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若不是西门吹雪剑下留情,恐怕此时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怕!太可怕了!自己足足高出他两段修为,却硬是被他生生一剑击败!这是真的么?”

李宗道的心,已经完全被震慑住:“不光如此,他控制剑气的精准程度,绝对堪称恐怖!不但要用剑气刺破我的护体罡气,又要伤到我取得胜利,还要确保我的生命安全,他对元力以及对剑的操控程度,绝对已经堪称一代宗师了……”

良久,李宗道的心中方有一丝明悟:“也许,我并不是输在实力上,而是输在了剑术上,输在了意境上,输在了他的出剑速度上。”

沉思许久,李宗道心中才渐渐明白一些,西门吹雪的剑术,绝对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西门吹雪的意境,已经到了一定的范围,他出剑的速度,已经到了自己也有些无法理解的地步。

“可怕,雪少爷,李某甘拜下风……”

说完,李宗道朝西门吹雪鞠了一躬,随后接着道:“雪少,冒昧地问一句,刚才你击败我的那一剑,可有名字?如果日后人家问起我,是败在什么招式下,而我却答不出,这未免也太过丢人了。”

“你可以称那一剑为——‘一剑西来。’”西门吹雪淡淡开口。

如今,西门吹雪的绝强一剑‘一剑西来’,正式被五行大陆的人所知晓,虽然此时知道这一剑的人,只有区区数人,但是,这样的一剑,迟早会再度名扬天下。

更何况,西门吹雪对功名而言,根本就不在乎,甚至是不削。

“一剑西来,一剑西来……”李宗道口中默默念着‘一剑西来’四个字,缓步朝梅花阁外走去。

李宗道此时已经不报任何幻想,这样的强者,这样精绝的天才,如何是区区云宗能容纳的?今日,与西门吹雪虽然一战,却也结下了善缘,日后只盼望,在云宗危难之际,西门吹雪能出手相助便可,哪儿还敢奢望其他的。

就在李宗道迈步转身之际,身后传来西门吹雪那淡然如霜的声音:“李宗主,远来是客,不进来喝杯茶么?”

说完,西门吹雪回身走进梅花阁,老仆人李岳也立马反应过来,跑去沏茶。

听了西门吹雪的话,李宗道先是一愣,随后则是和颜一笑,大步跟着西门吹雪走进梅花阁内。

“这,我不是做梦吧?”

西门雄猛地揉了揉眼睛,喃喃嘀咕道:“平日里如霜如雪的西门吹雪,今日竟会邀请别人喝茶?”

尽管西门雄无比震惊,可他的脚步却不慢,急忙跟着走进梅花阁。

*******

“坐……”

西门吹雪望了一眼李宗道,漠然说道:“我这人,不喜欢拖泥带水,李宗主此来,意欲何为?”

听了西门吹雪的话,李宗道心中也明白,跟这样似乎能看透自己的、身怀傲骨的绝世之才说话,确实没必要拖泥带水。

再者说,李宗道也不抱任何能请动西门吹雪的希望,所以很坦然开口:“不瞒雪少,此次李某前来,是想请雪少加入我云宗的……”无奈地望了一眼西门吹雪,李宗道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叹道:“奈何,李某虽然求才迫切,但见识了雪少的惊世一剑之后,却也不敢再抱任何希望。”

“哦?原来如此。”

西门吹雪拿起身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说道:“说实话,我还从未走出过这玉兰城,对于天下武者的划分,也只是粗略地懂一些,对于飘渺如传说般的剑皇级,也是只听过传闻,所以,正要请教李宗主。”

“什么?从未出过玉兰城?”

李宗道心下大惊:“从未出过玉兰城,那他这一身惊绝剑法是从哪儿来的?打死我都不相信,西门家能有如此绝世的剑法,要是有的话,西门雄这个家主怎么会如此不堪?”

不过,即便李宗道心中充满疑惑,却也不敢多问。而且,他已经决定,一定要与西门家交好,准确地说,是与西门吹雪交好,现在听到西门吹雪这个妖孽般的天才,居然向自己请教问题,李宗道也小小地满足了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那个,雪少,对于剑皇的传说,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也只是传闻…”李宗道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雪少想知道,那我就卖弄一二……”

“说到剑皇,那就得先说一下五行大陆上武者们的修为划分。首先呢,就是剑者,剑者分九品,一品为低,九品为高,剑者九品中,每一品,都是一道壁障。”

说到这,李宗道脸色露出一丝得意:“当年我从剑者一品突破到剑者九品的时候,也只用了五年不到,呵呵呵。”

五行大陆上,如果从一品剑者修炼到九品剑者只用五年的话,确实算是不错的速度了,勉强可以称为‘卓越’二字,当然,离‘天才’还差得远。

李宗道身侧的西门雄一听,开口道:“李宗主五年从剑者一品晋升九品,这个速度,确实不错。”沉沉地叹了口气之后,西门雄继续道:“我那犬子烈儿(西门烈),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只是在数日前突破到区区剑者七品……”

言罢,西门雄举杯喝了口茶,看向西门吹雪,问道:“对了吹雪,我记得你前月修为还不到三级剑师,不知道吹雪你从剑者一品到九品,用了多久?”

一说到这个问题,西门雄确实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两个月前他还是饱受欺凌的软弱少年,一转眼,却成了傲视整个玉兰城的超级剑者。

“我也不知道具体用了多久,如果非要定个时间的话,从剑者一品到九品,我应该用了足足一个月吧……”对于五行大陆的划分,西门吹雪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相对于自己的内力修为,西门吹雪大致地估计出了修炼的时间。

“噗……”

听了西门吹雪的话,西门雄与李宗道二人,齐刷刷地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溅了一桌子!

西门吹雪打击人也就罢了,还‘足足一个月’,用‘足足’两个字来衬托,显然这是西门吹雪因为突破到剑者九品而花掉一个月的时间而不满啊!

对于一般人来说,别说一个月突破到剑者九品,就是一年,也足够他们炫耀一生的了。就算五行大陆上那些大型一流宗门中,恐怕也没有能在一年内从剑者一品晋升到剑者九品的吧?

他们俩,确实是被震惊到了。

西门雄还好点,毕竟西门吹雪的进境他已经领教过了,但李宗道不一样,他可是从来没听过谁能如此妖孽般的修炼速度,况且,刚才他还‘吹嘘’了一下自己只用‘五年’就从剑者一品晋入九品的,与西门吹雪比起来,真够丢人的,简直是马车与奔驰比速度!

李岳用一块白色的抹布将桌子仔细擦拭了一遍,退到一旁去。

“雪少,那个、刚才失态了……”

埋头苦笑了一下,李宗道有些红着脸道:“剑者九品之上,就称作剑师,这个级别的划分,雪少已经很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了,剑师之上,就是雪少你现在的境界——剑灵。”

“不错,剑师级,我不用多作分析,就算剑灵亦是如此。”西门吹雪看了李宗道一眼,说道:“直接说更高的等级吧,关于剑灵的三段,不必在作解释。”

西门吹雪拥有前世无数经验,对于内力控制早已登峰造极,对于剑法,更是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区区剑灵层次,甚至无数武者的第二大坎儿剑候级,都丝毫不能阻挡西门吹雪的脚步。所以对于剑灵的划分层次,确实没必要再听了。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说剑候级吧。”

提到剑候,李宗道脸上露出一丝向往之色,如今的李宗道,实力已经达到剑灵三段峰层次,离剑候也只是一线之隔,李宗道说道:“雪少,剑候层次的壁障瓶颈,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五行大陆上,无数的武者们都被生生卡在剑候阶段,终生不得寸进。而且,剑候级,根本不做等级划分,甚至不分前期、中期、后期,对于剑候而言,就只有这么一个层次,但就是这一个层次,就能将无数人生生卡死。”

“不错,吹雪,当年你父亲西门傲,就是剑候级。”

西门雄长叹一声:“当年,你父亲的天赋,虽不及你、却也差的不算太多。无数人认为,在他而立之年,便可踏足宗级,哪知道……”

下面的话,西门雄没有说下去,死者已矣,只能空自呜呼吧。

“对,当年令尊确实是这方圆几千里内的第一强者!”李宗道开口:“我与令尊西门傲也有数面之缘,可惜啊,现在想起令尊,李某心中还是感到惋惜。”

对于西门傲,怎么说也是自己这具躯体的生身之父,关于他的死,自己确实要帮身体的原主人报了仇,一则诚于心,二则诚于剑。于心于剑,自己都该去灭了杀死西门傲的那个宗门,毕竟自己现在就是西门吹雪,就是西门家的少爷,这个事实,是不可争议的。

“不知道,当年杀我父亲的,是何人?是什么势力?”西门吹雪望向西门雄,目中露出一抹绝然。

“这……”

听到这个问题,西门雄一脸为难。

西门家老家主西门绝临终前吩咐过,若是西门吹雪问起,他不到剑宗不可告之,就算到了剑宗级,也不可急于报仇。因为仇人对于西门家来说,实在是太强大了!

望着一脸坚毅的西门吹雪,西门雄无奈地一叹,旋即说道:“好吧,吹雪你天赋超绝,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帮你父亲报仇雪恨,不过吹雪你要答应我,在你实力未到剑宗之前,万不可急于报仇!”

“剑宗?!”

李宗道也被震住了,剑宗强者,对于李宗道来说,确实够强大了,人家一根指头,就可以轻易捏死自己。

西门吹雪扫了西门雄一眼,淡漠道:“说吧……”

望了李宗道一眼,西门雄略微迟疑了刹那,方才说道:“现在李宗主也不是外人,那我就告诉吹雪你,杀你父亲的凶手,乃是——幽!厉!门!”

(有没有喜欢这本书的朋友,怎么连收藏都没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阳之体”↓↓↓更精彩哦!